人心不去咋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半月前同修对我说我写的《严正声明》不好,没有帮我发出去。

我听了一愣,但深入一想,知道肯定是自己对写“三书”这个根本问题认识的不到位的缘故。想当初,自己认为当时被强行送進“洗脑班”时,并没有被“转化”,没动心,没有说任何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邪恶强迫大法弟子观看攻击大法的欺世谎言和歪理邪说的录相时,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心没有被其搅乱,而是一直在背《论语》、背《道法》,发正念。即使在逼迫下写“三书”,认为也“不过是表面做做文章而已”,自己绝不会背叛大法、背叛师父,言下之意,自己也算“过了关”。同修的这一句话,才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对向邪恶写了“保证”,这意味着什么?自己根本没有深刻认识。其实自己个人的修炼状态、心性的位置在这里不一下都表现出来了吗?交了“三书”不就是在配合邪恶吗?不就是承认了迫害吗?一个大法修炼者怎么能被邪恶吓住呢?修炼十四年了,在那么多的魔难中都走过来了,已经非常清楚在任何时候都要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可为什么那时就忘了呢?还是正念不足,是人心,是怕被迫害的心在起作用,有为过关而过关的心。关键时刻想事做事还是在“人”的圈圈里打转转,魔难中对师对法的信念就没有那么坚定不移了,才被邪恶钻了空子,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称号。

这让我看到了,修炼就是去人心,人心不去就不是修炼,在关、难面前也就无法过去。

至今,我为自己未能做到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一直感到羞愧。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邪恶的黑窝里,没有主动去铲除邪恶 ,解体邪恶,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维护师父,而是让那颗为私为我的人心占了上风。在常人这个假现实中,几十年在官场形成的各种观念和处事的思维逻辑在阻碍我做正做好这一切,把“假我”当成真我,骨子里党文化的东西还没有清理干净,影响了自己证实大法。

此时当我在写这篇稿子时,我的心仍在痛。那是一种强烈的自责和负罪感,本以为自己修的还可以,没有多少人心了,谁知由这一事使我不得不向内一找,才发现原来我还有那么多的人心:怕被迫害的心、妒嫉心、忌恨心、急躁心、“我”字当头,而不是唯法为大。同修的提醒,声明的重写,犹如一记重锤,真的敲醒了我。千万年的等待,生命的几经轮回多么不容易,在最后的历史时期,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与师父同在,助师正法是多么荣幸的事。而我却夹着人心在过关。好在师父慈悲,让我能有一个上网声明从新做好的机会。但毕竟走了弯路,在生命中留下了污点。

以后,我要加强学法,用心学法,时时提醒自己是大法弟子,真正的从内心深处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把魔难当成好事,用强大的正念对待修炼,一点一滴的实修自己,把实修视为根本,以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的不同要求,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正做好,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