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最后的机缘

写给尚未写严正声明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但是他们安排的最后审判不只是审判那些个起反面作用、负面作用的和做了坏事的,起正面作用的也将面对这个问题。怎么面对?比如正法中你在正面起作用中尽职尽责了吗?再如有来当大法弟子的,你发的愿是什么?你兑现了自己的愿没有?创世主要求的是什么?你按照创世主要求的做了没有?你当初发的愿没有兑现,你没有按照创世主要求的去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应该做的,你欺骗了主,因为你使当时的局部环境、使正法的進程与没得救的众生造成的损失、使宇宙的不同层次的损毁,这得负责任的。”“不管最后怎么面对正法、面对自己,做不好真的是有责任哪。”(《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读这一段师尊严肃的教诲,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我不得不回忆那段在省洗脑班被强迫“转化”的屈辱,再次揭开心灵的伤疤,揭开那怕痛怕碰的烙印。但我今天鼓足勇气,我还是要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我知道本地相当一部份被洗脑班迫害过的同修没写“严正声明”,大部份同修觉的很痛苦很耻辱,不愿再谈起那段历史,揭露洗脑班的文章也比较少,很多迫害内幕外面的同修并不知道。

一、珍惜师尊的慈悲救度,珍惜万古不遇的正法机缘

无论曾经做的怎么好,无论付出多大,被迫害“转化”的同修啊,想想我们在省洗脑班造的是一般的业力吗?不要继续用“高压”、“邪恶”、“迫害”这些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执着了,其实总有弟子堂堂正正的闯出了洗脑班,是我们自己在关键时刻对法理认识不清,正信不足,执着太多,怕心又重,顺水推舟的有意接受邪悟,写了“决裂书”、“保证书”,写了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想想这是什么罪?我们当时的表现确实连“人”字都不配啊!

师尊将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为我们承受业力,为我们善解冤怨,看护着我们,时时点悟,操碎了心,而我们在洗脑班的高压面前,为了保住一点点人的东西,却干了出卖主佛的勾当。想想如果不是师尊宏大的慈悲,宇宙中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我们还有修炼的机缘吗?

师尊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的经文《建议》中讲: “那些旧的势力认为,一个大法学员,由于执著,在这期间一旦写了书面保证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从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师父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

从二零零一年等到二零零九年,师尊承受了多少?真修的弟子付出了多少?众生淘汰了多少?赶快发自内心的写“严正声明”吧,请求师尊原谅,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啊!第一次被迫害时,我绝水绝食抗议,坚决不写“决裂书”,堂堂正正闯出看守所,单位领导要扣我奖金,我的同事、朋友都去说情,最后没扣;我第二次被迫害,在洗脑班违心的转化,回来两年都没同事理我,连孩子都瞧不起我。因为我的被迫害,很多世人不理解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为了营救我有两位同修在贴不干胶时被绑架,给当地正法形势造成巨大损失,给同修带来困惑,我知道我辜负了众生的嘱托。我严正声明从新开始修炼,万分感谢师尊给了我再次修炼的机缘!

二、不要怕,师尊就在你身边

即使在黑窝,师尊也在梦中点化我摔跤的原因是情太重,还安排了一位老年同修帮助我,以免我在罪恶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出来后,我在省城,人生地不熟的,我居然碰到了两位大法弟子,她带给我《明慧周刊》,还带我参加集体晨炼。

我知道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下决心赶快爬起来,弥补损失。好几个早晨,我的眼睛被柔和的金光照着,我醒来一看,我的头顶有一圈淡淡的光晕,一看表,三点四十分,我马上起床炼功。有时是电话铃声把我叫醒,而我家电话已经拆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叫我参加集体晨炼。我抄经文,学法,向内找,发正念解体邪恶。我悟到邪恶就是想方设法逼学员写“决裂书”,不让你修。我很快写了“严正声明”,并暗下决心:我再也不能签字了,也不能口头向邪恶保证什么。

因为坚持学法向内找,那一段时间我终于突破了思想业的束缚,执着放了不少。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我一走上一条宽阔的土路,路就竖起来了,我怕掉下来就使劲往前(即往上)跑,我心中知道只要跑到头就一定是个好的场景,当时我手里没有任何东西,所以跑的飞快,跑上去之后,果然是一片美好景象:青山绿水,楼台亭阁。我向后一翻飞起来,看到底下有一个劳教所,有许多乱鬼在把守,门上有一个很大的“色”字,我扔了一枚炸弹把门炸开了。第二天,单位就叫我去一趟。我看到单位院子停了好几辆小车,原来是地区“六一零”和各地“六一零”来“回访”。在这一瞬间师尊的话打進我的脑海:“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

我发正念坚决不配合邪恶,并请师尊加持。会议室里坐了十几个“六一零”的,有地区的,也有各县市的,还有我单位的几个领导。我想到昨晚做的梦,我下决心冲过这一关。我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就是发正念。邪恶让我谈感想,我就讲了我以前炼功身体好、修养好,现在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想活了,生不如死。

会议室静的出奇,邪恶之徒还在追问我对法轮功的认识,它当时真象一个妖怪呀,眼睛鼓鼓的,伪善的笑容僵在肥胖的脸上。我不说话,就盯着它的眼睛发着正念,心里喊着师尊。它连着接了几个电话,看看表,称没时间了,然后就走了,这次“回访”就这么草草收场,谁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当你真正在法上,谁又能动的了你呢?

没写严正声明的同修啊,不要怕,这么多年的血雨腥风都走过来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师尊是慈悲的,可是我们不能拿师尊的慈悲当儿戏啊!正法是有标准的,大法威严与慈悲同在!尽管在迷中修我们不知道当初在天上立下的具体誓约是什么,但我们知道在邪恶的迫害中、在众神的注视下我们走过的屈辱的一步!想想你曾经给邪恶保证了什么,尽管你还躲在家里看书炼功,也告诉别人真相,但你的身份已经不是大法弟子了,你修来修去修到哪儿去呢?

也许有的人说:那算了,我就不修了。同修!这句话绝不是你说的,这是那些你思想中残存的观念业力在说,它们就是要把你往地狱里拖!就是要害死你!害死你的众生!同修啊,赶快振奋精神,严正声明从新修炼,勇猛精進!“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

三、多学法,学好法,法能破一切邪恶

迫害中一切可能发生的魔难,怎么破解,其实师尊早就写在大法里了,只要静心学法,就足以破除邪恶。向内找找自己是不是在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下对神佛道似信非信?还是不敢舍去常人心,害怕自己的声名利益受到损失?还是不以法为师、学人不学法……。

走过那最黑暗的一段经历,看看当地还没写严正声明的同修,我暗暗庆幸:幸亏我背过一遍《转法轮》,抄了六本大法书,背熟了《洪吟》。看了八遍《九评》和一遍《解体党文化》。

尽管在洗脑班里我自认为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不听犹大的邪悟,也没有出卖同修,但是出来后干扰还是非常大。读一遍《转法轮》用了近两个月时间。单位领导把我安排在办公室“严管”, 邪恶国安又找借口骚扰,家里的魔难也挺大,我的怕心很大,每天早晨起来就求师尊不要让邪恶找我。我知道要下决心背《转法轮》了,不然我过不去这魔难。

我开始背第一讲,“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才背了十几页,怕心荡然无存,心想:管它怎么样,我也要把《转法轮》背完,师尊讲的太好了。师尊的法把我带出了黑暗,带到很高很高的境界,我根本忘记了邪恶的迫害,后来这场迫害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用四个月的时间背完第二遍《转法轮》,其中的殊胜无以言表。当地有一个在奥运期间被迫害严重的学员也是背完一遍《转法轮》,写了严正声明,其余的几个都没写,有的被病业折磨的很厉害。每次我见到他们,就劝他们背法。只有法才能破除魔难。

四、对照大法,先“审判”一下自己

不止是犯了严重错误的同修,我们每个人都要用大法来检查自己:每天是否坚持静心学法?平时个人的修炼是否严格要求?讲真相救众生是否真心诚意全力以赴?炼功是否偷懒、动作是否到位、是否静心?是否善意帮助同修配合整体?

请问一问你身边的同修,看他们是否写过“保证书”或类似的东西,九九年时很多人写过。如果写过就要赶快写严正声明,这是走回来的第一步!不要不好意思,这关系到多少生命的未来呀!二零零三年,我鼓起勇气跟一名老学员谈严正声明的问题,他比我得法早四年。他那次写了严正声明并被明慧网发表,现在他一直走的很稳,三件事做的很稳。

我们所有曾经走过弯路的同修都发严正声明,解体邪恶,让邪恶毁人的阴谋破产。抓住这万古不遇的最后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