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师父点出了我的执著所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几天前的半夜四点钟,我叫醒睡梦中的丈夫同修,准备起来炼功。他说他正在做梦,梦见我做了节目主持人,由于节目主持的好,观众在台下都叫好,我一激动,身子一下象面条一样软软倒下,台上台下一片哗然,不知所措。他立即上台,背起我就往外走。走呀走,前面有一村子,走近一看,堡门楼上写着“张中堡”,从堡里正走出一男青年,说村里没有医生,前面就有一条通往北京的路可走。那人还说:“你背个人上北京也不行,这样吧,最近我买了一辆箱式轿车,原价4500元,卖给你吧,你好拉人上北京。”这时我在他背上也醒过来了,我说:“买上吧,咱俩好上北京。”梦做到此,我把他叫醒了,他说背上我,累的不行,听了他诉说的梦,我真是吃了一惊。

我马上向内找,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个月前,三十几年没见面的我中学班主任老师,从湖南回来了,我当年在校时是学校团委副书记,班内团支部书记,这次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组织了三十几个当年同班同学与老师聚会。这些同学有在部队当师长、团政委的;有局长、校长、检察官;有教授、工程师、会计师、公务员,还有私人企业家等等。

大家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真不容易,都高兴坏了,最高兴的是老师。我为她演炼了五套功法,为她背了好多《洪吟》中的诗,还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她听后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拽着我的手高兴的说:“有你这样的学生,我这一生没有白活。”我送给了老师一本《转法轮》、炼功光盘和神韵晚会光盘。一个在部队当政委的同学,我给他讲了大法受迫害真相等等,给他做了“三退”,并送他一大法护身符,他高兴的一个劲儿说谢谢,谢谢,谢谢。我们班的同学,我已在电话中为百分之八十的讲了真相,進行了“三退”。大家都为我能组织这么多人的聚会赞不绝口。看到这么多生命都得救了,我高兴,我陶醉,激动之余,欢喜心、显示心、求安逸的心都出来了,心想:这么多年,学法、救人、上班、操持家务等,每天休息四、五个小时,太累了,大家在一起该好好玩玩了,放松放松……这样没了正念,掉下去了,每天吃、喝、游山玩水……

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沉醉在同学和老师聚会的回忆之中,法也学不進去,发正念静不下来,讲真相效果不好。一天和一纪检干部讲真相,他对我说:“周永康在纪检会议上讲,通过镇压法轮功,锻炼了队伍。”我大声说:“住口,不许你胡说。”他笑了,我俩差一点干起仗来。回忆当时一点善念也没有,怎么会救了人?

今天,师父的点化敲醒了我,我是该好好学学法,调整调整自己了,时间不等人!我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大法弟子,我深知自己肩上的重任,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才是来时大愿,天降大任于我们。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不受风吹雨打,上班端着茶杯,拿着文件,谈天说地,享着清福,可谁知这些人被中共邪党把人的观念搞坏了,道德低下,拿着国家最高的薪水,掌握着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笔杆子一动,嘴皮子一碰,付出不多,可造罪最大,利用工作之便,得到多少人间不该得的东西,贪污腐败,行贿受贿,钱多了无恶不做。“改革开放”,江××给他们在各地建立了红灯区,让他们白天祸害老百姓,晚上让他们鬼混。师父在《洪吟》中说:“开放性乱——导向邪恶 黑帮乱党——政匪一家”。旧势力最看不上这些人,所以给他们加罪,就是要淘汰他们。可谁知这些人中许多都是从高层次来的,是神降生成为人,是各个民族,各个时期的王转生到这里来的,他们得救还牵扯到他们背后的无量众生和他们曾经当过王时的其他民族众生和世人。师父慈悲,不计他们的过往之过,只看他们对正法的态度,救度这些人,必须抓紧做,是我们政府部门大法弟子的头等大事,重中之重。这些人长期生活在党文化中,共产邪恶社会一路走来,受无神论毒害最深,百分之七十以上是邪党党员,有时讲真相,十次八次都救不了一个人。师父正法难,我们随师救度众生也很难,人命关天,我们工作在政府部门的大法弟子承包了这个范围,师父把我们众弟子唤醒,我们要把我们承包范围内的众生都唤醒,不然我们愧对师父,愧对迷中等待了亿万年的众生,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师父的点悟,我醒了,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今天我才有了紧迫感,才真正理解了“责任”和“使命”这四个字的份量。随师正法的路我才走了一半,人心重,步子慢,走走停停。今后我要同政府部门的大法弟子一道,保持正念正行,头脑清醒,做好三件事,在这最后不多的时间里,理智、智慧、快速救人,同旧势力抢人,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圆满随师还。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