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清念正 关键时才能否定邪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那天,我正在乡下办事,突然家人打来电话说:“有人找你,让你马上回来!”我说:“是谁?”“好象是警察。”说着,电话那头一个粗暴蛮横的声音传来:“你是某某吗?我是某某某,你现在马上回来!”我一听他的名字,立即想到这不是曾经被大法弟子曝光的“六一零”(中共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的某某吗?我立即回答:“我现在忙,不能回去!”坚持正念否定这种安排

谁知,对方口气十分强硬:“你现在必须马上回来!我有急事。”我说:“什么事?”他说:“签个字。”我说:“签什么字?”“回来你就知道了。”当时我口气十分坚定:“不行!我现在忙呢。”后来我悟到,他当时那种火爆的话语和硬的口气,不过是邪恶吓唬人的假相。如果你正念不足的话,还真能被他吓住。你念一正它就垮。

通完电话,我心里略有紧张:这不是迫害我的邪恶找上门来了吗?肯定是这阵子我修炼中有了大漏,究竟哪里有漏呢?这时,和我在一起的一个同修说:“你不应该先找漏,应该彻底否定这种安排。有什么漏我们回头在大法中归正。我们做的好坏与他们有什么关系?而这种安排必须彻底否定铲除。”于是,我们两人开始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邪恶因素利用有坏思想的人,对大法弟子進行骚扰和迫害,从而将这些人淘汰掉!并求师父做主。”发的过程中,我们感觉能量很强,正念力可劈山。同时也在解体自己空间场内一些怕的因素和人心。就在我要回家时,脑子里又闪出一念:现在回去他们肯定在家等我,还是先到别的地方躲一躲吧。这念头一出时,我立即悟到:“这不是正念,不是我想的,是邪恶要钻空子,不能顺着它去想。必须灭尽!我自己的家,我说了算。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去。”

回去后,家人说:“那人走了,说明天再来。”我问:“何事?”“说让你填个什么表,签个什么字。”我心想:“决不允许明天他再来,任何安排都不承认。”于是,我又开始了发正念。当时,我心里略有紧张,怕他第二天再来。同时,想告诉周围几个同修帮我发正念。可又一想,正法到现在,邪恶一天比一天在急剧的减少,真是到了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的程度了。我一个人的能力就足以灭尽你们。当晚,我边找自己,边不断的发正念。

发着发着,我的认识又有了提高: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那就是听真相得救来了。不要光是灭灭灭!恶报恶报!于是,我心生慈悲,对找我的人无半点怨恨。心想:“明天你来,我一定要救度你!凭我强大的正念,也一定能救度你!”当生出这一念时,我感觉自己十分有信心十足的救度把握。此时,反而对找我的人,心里倒生出了几分想要见他和急于救他的想法。可是马上我又悟到,这是此一层境界的体现,不要刻意的去求结果,要随其自然。

当晚,我又对此发了几次正念。过程中,感觉邪恶不堪一击。发正念时,觉得自己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似乎感觉到邪恶的残渣在惊慌逃窜中瞬间化为无。快天亮时,我做了个梦:我在两块秋天的豆角(都缴)地里干活,那豆角叶和藤蔓已是枯黄。我想:这两块地里这么多豆角架,我什么时候才能干完呀?虽然这样想,我还是自己干了起来。可是,只片刻间,一块豆角地全拔光了。我愕然,又去拔第二块地的豆角架。这时,突然间来了许多人帮忙。很快就拔光了。而且把地里几棵树根全拔出来了。大家高兴的在往回走。我悟到,干扰我的邪恶因素,全部被我发正念灭尽(都缴)了,连根都拔出来了。这是师尊对我遇事有正念的鼓励,也是师父化解了一切!

第二天,我照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倒觉得自己通过这件事心性得到升华后的轻松和愉悦感。

近期,当看到各地一些邪恶因素还不时的在迫害同修时,有的人由于怕心不敢出来了;有的人讲真相救人的事也不敢做了;有的人猫在家里避避风头……这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得突破啊。正法走到今天,师尊和满天的众神在给我们撑腰。当事情来临时,只要我们法理清晰,念必须正,一个人的威力足可以摧毁干扰自己的一切邪恶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