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市历下区“六一零”恶人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山东省省会济南再次发生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警察绑架并抢劫家庭财产的迫害,济南市历下区“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李东方、孙辉是这次绑架、抄家迫害的主谋。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济南市历下区“六一零”李东方、孙辉等指使历下区姚家派出所和甸柳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到位于天桥区太平洋小区附近的一家家电专营店,强行绑架在场的孙全东、姜彩风、杜泽洲、刘晓慧、栾学武以及两位不知姓名者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已知姜彩风和孙全东遭到非法抄家。同一天晚上,位于解放桥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贺训明、刘亚宁、董尚白等也被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

李东方所在的历下区公安局“六一零”,即所谓的反×教支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李东方本人曾经是公安内部一名普通司机,但他在一九九六年用十万元买到了一个派出所所长的职位。二零零三年,他从正觉寺派出所的所长被任命为历下区公安“六一零”头目,借中共淫威,迫害好人,并从中敲诈勒索钱财无数。

如:

科学院下属某研究所就有至少四位修炼法轮功的老太太被他敲诈了十万有余。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天桥区王凤珍老人被恶警绑架。李东方和天桥“六一零”的恶人李梅合谋,把王凤珍老人的老伴也骗到洗脑班去,然后又跑到老人的儿子家去威胁、诱骗,先后敲诈了三万多元。

李东方迫害好人,但他惯用的手法是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一面暗地里指使孙辉或别的警察暴力行恶,一面却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伪善地充当一个庇护者,他与孙辉一个白脸,一个红脸,为了眼前的一点点利益,不惜充当中共践踏人权与宪法的工具,孙辉则甘心被其利用。尤其是对于年轻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李东方此种手段屡屡施展。但对于年岁大的,李东方有时就会表现其面目狰狞的一面。

法轮功学员张琳,就曾被李东方打得脑子疼痛很长时间不能自理。二零零七年张琳被迫害那次,李东方打了张琳三次。一次是五指抓头顶,第二次是用手指按眉心,第三次是手掌打头,还恶狠狠地边打边污言秽语地辱骂,直至张琳被打得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精神失常后才被送医院。

历下区公安局“六一零”的另一个头目就是孙辉,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矮胖男人,曾在历下区东关派出所、解放路派出所工作过,后调到济南市历下区反×教办公室任副队长,与李东方两人狼狈为奸,但又为了名利互相勾心斗角。孙在私下里称李为“李拐子”,即坑蒙拐骗之意。孙的贪婪不亚于李,抓住法轮功学员家属怕亲人被迫害的心理,无耻地勒索钱财,几千至数万不等,中饱私囊,几年前他就用这些黑心钱在济南南部山区房价极高的地段置下房产。孙辉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心狠手辣,他曾经一拳把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脸打得严重变形,颜色黑紫,肿起老高,这个时候他甘心充当李东方的打手,而任由李当面做唱“白脸”假扮“好人”来迷惑炼功人。

这些年来,历下区公安局“六一零”在李东方、孙辉之流的主使下不仅仅在历下区行恶,更是把黑手伸向济南市的各个角落,在济南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违法事件中,很多我们都可以看到背后的黑手正是他们。

二人恶事做得太多,其恶行殃及家人遭恶报。据说几年前李东方的妻子就得了肾病,需要几十万的巨额资金做换肾手术。而孙的母亲患糖尿病,眼睛都快瞎了。孙辉的妻子是市立医院的护士,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

曝光恶人恶行是为制止迫害,同时,希望恶人遭受的恶报能够给那些仍然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以警示,只有停止作恶,保护善良,才可能挽回损失,为自己和家人赎回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