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果老倒骑驴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张果老的故事可能最早见于《明皇杂录》。新旧《唐书》均在方技类中载有《张果传》。清朝无垢道人所著《八仙全传》,更是仔细讲述了张果老的来历,其中包括其坚定求道、历经漫长岁月和百般艰难的故事。

张果老一心修道,不求世间荣华富贵。唐太宗、唐高宗不时征召他,都被他婉拒了。武则天也召他出山,张果老无奈,就在庙前装死。时值盛夏,不一会他的身体就开始腐烂发臭。武则天听后只好作罢。但不久就有人在恒山的山中再次见到他。唐玄宗数次召见他,求长生不老之法。唐玄宗见到张果老老态龙钟。就问:“先生是得道之人,为何发疏齿落、老态龙钟?”张果老说:“衰朽之岁,也没有什么道术可依凭,所以才变成现在的样子,实在令人羞愧。不过今天如果把这些疏发残齿拔去,不就可以长出新的出来吗?”于是便在殿前拔去自己的鬓发、击落满口的牙齿。玄宗有点害怕,忙叫人扶张果老去休息。一会儿张果老回殿,果然容颜一新,青鬓皓齿。于是当时的达官贵人们都争相拜谒,求教返老还童的秘诀,但都被张果老拒绝了。张果老证明了仙家不同于凡人,但求道并非为了更有本事与凡俗混为一谈。

有一次,唐玄宗去打猎,捕获一头大鹿,此鹿与寻常的鹿相比,稍有差异。厨师刚要宰鹿,张果老连忙阻止说:“这是仙鹿,已经有一千多岁了。当初汉武帝狩猎时,我曾跟随其后,汉武帝虽然捕获了此鹿,但后来把它放生了。”玄宗说:“天下之大,鹿多的是,时迁境异,你怎么知道它就是你说的那头鹿呢?”张果老说:“武帝放生时,用铜牌在它左角下做了标志。”于是玄宗命人查检。果然有一个两寸大小的铜牌,只是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玄宗又问:“汉武帝狩猎是哪年?到现在已经有多少年了?”张果老说:“至今有八百五十二年了。”唐玄宗命人核对,果然无误。可见张果老早已成为修道得道之人。仙家不能对人泄露天机,因此往往借物施教,用一些具体事来启发人们的悟性。也许,张果老想借这八百年前的见证告诉玄宗,人生并非只能空度百年,修道得道就能超越“生老病死”。

据说张果老平时倒骑一头白毛驴,能日行万里。他的毛驴一不吃草料,二不饮水。到夜晚拍一下驴头,那咻咻喘气的驴子就倒在地上变成一张纸驴,张果老将其折迭起来收好。第二天起来,掏出纸驴轻轻吹口气,一头活生生的驴子又站在面前。

中国古代传下来的修炼故事中,往往蕴含着许多天机奥妙。寻常人如果主观妄断,不求甚解,或者只顾忙于眼前,往往就会与之擦肩而过,无意中丢失了五千年神传文化的精髓。回到“倒骑驴”,笔者儿时便听到“张果老骑驴——倒着走”这一歇后语,不解:既然是神仙,做事应该更有意义,为什么倒着走呢?无处问询。那时正值“文革”,中国传统文化被中国的学校一律当作批判和铲除对象。除了大字报,没有参考资料,四处更找不到半纸孔子原著或有关的正面论述。当年全中国批“孔老二”、批“师道尊严”,就象这十年批法轮功、批“真善忍”,大陆的学校绝不敢发给学生一本《论语》原文、《转法轮》原著,让学生自己去研读、思考和判断。

一晃多年过去了,当年被批臭的“孔老二”现在已成了红遍中原的“古代明星”。信息和商业时代,即便是极权政府,对华夏祖宗帝王们的否定、对传统文化的隔绝也已不可能再维持下去,人们又可以读到孔子的《论语》原文了。这好比为笔者寻找“张果老为什么倒骑驴”这类问题的答案,推倒了一道柏林墙,多了一片自由学习、思考的天地。

看到《论语》中有这样一笔记载。一天,孔子的弟子子贡问孔子说:“贫穷而不阿谀奉承、不讨好别人;富有而不骄奢、不狂妄。老师认为怎么样啊?”孔子回答说:“还不错吧,但比不上贫穷而能自得其乐、富有却喜好礼义的人。”

或许孔子时期,人类已不再推崇朴实善良、安分守己的自然本性。孔子看到了社会道德的退步,所以要提倡“克己复礼”,同时也对弟子指出了贫富中各自的不同品德境界。老子说,“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但对孔子来说,尽管礼只是一种外在的约束形式,并非高德之人自然无华的境界体现,但总比连“礼”都不讲的社会好。也就是说,孔子看到了社会道德的下滑,但还想让社会守住“礼”这个底线。而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早已礼不复存。虽然物质和金钱远比“大跃進”时代让人眼花缭乱,但过去讲勤俭是美德,现在讲挥霍是身价;过去讲贪污是罪恶,现在讲腐败是本事;过去讲做人不能昧良心,现在讲有钱能使鬼推磨。更有坑蒙拐骗暴力遍地,电视台每日不停地诲淫诲暴,乱伦乱性,黑帮乱党一家,正邪颠倒,社会道德已下滑到无处可继续下滑的地步。

试想,得道之人是高于圣人的,而且真仙都是求真向善的。如果修炼人在那个时候就看到了今天,张果老的倒骑驴也就不难理解了——那可能既是对人的提示,也是自我言志。《转法轮》中两处提到张果老,“ 他发现向前走就是往后退,人离宇宙特性越来越远。” “他发现往前走就是后退,他就掉过来骑。”是啊,人离道越远、离“真善忍”越远,人心就越恶、社会就越滥,天地间存在的“成住坏灭”规律也就越到了最后一环。“千年轮回有缘由。”但愿更多的今人能看清神仙、圣贤们早就看到的,珍惜这个特殊时代中回荡着的、关于人生终极问题的特殊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