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实践自己来在这里的意义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回顾十年风风雨雨的助师正法历程,真是感慨万千!总是想走好每一步,却总是在走过一段路程之后,又发现太多的遗憾和对师尊的深深愧疚!

写真相标语证实法

我的包里常年带着记号笔和裁纸刀,记号笔用来书写真相短语;裁纸刀用来清除邪恶标语。走到哪里写到哪里、清除邪恶就到哪里。

我经常去居民楼、大街小巷、公用电话亭、桥头栏杆等处书写真相标语,只要一有时机我便随时随处书写。一日,我正专心的在楼道里写真相标语,刚写一半儿,就听有人上楼,我便快速上一层楼后再缓慢的下楼,当与上楼的人相遇时见他正停在那里认真的看标语,我便故意问:“写的什么呀?哎呀,共产党连活人器官都卖可真吓人哪!听说炼法轮功的都说真话,看来他们是真够冤的。”待他上楼后我便将另一半儿标语写完。一天我去朋友家,见楼道里有一邪恶标语,包里的笔又不出水,用手擦也擦不掉,无奈将口红拿出,将坏字改为大大的好字,标语变为“法轮功真好”,“好”字又大又夺目。多日后再去朋友家看到“法轮功真好”依然醒目。

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真相短语,我一般都在楼道一楼至二楼缓台墙面的两侧用诗的格式分别写上:“法轮大法;洪传九州;普世赞誉;真善忍好!”“中共暴政六十年,杀害人民八千万,苍天惩恶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平安”“世界需要真善忍;不要中共假恶暴”“法轮大法好!”“天下奇书──《九评共产党》”。

除邪恶宣品清邪毒

当我从法中知道邪灵物品对世人的危害,我便积极清除邪灵物品:恶首塑像、像章、书集、集邮册、恶党小旗子、街头邪恶标语、街头恶首巨幅照片等,只要我看到就尽全力将其清除。

“五一”长假期间我与孩子去一小区的同学家,刚入小区大门便看到大门边宣传板上的两侧用醒目的美术字写的邪恶标语,中间是普通插图。这里是每天小区居民的必经之路,我心想怎样才能将毒害众生的标语除掉呢?因“五一”期间各部门下发文件欲对法轮功实施迫害,气氛很紧张,而宣传板对面是小区物业的收发室,如果有人在那里蹲坑怎么办?我心想,那我就到小区各楼道里写“法轮功好”、“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来抵消毒素,可是心里知道这是借口。既然我看到邪恶标语了,我就有责任将其清除。第二天凌晨三点多,我带上湿抹布,发着正念来到小区。这时天已渐亮,见物业的收发室与宣传板之间有两辆小车,便侧身隐入车后将外侧的邪恶标语擦除,当我向前移动欲擦另一侧邪恶标语时,发现一辆警车横在前方几米处的地方,便想即使车内有人也不许看见,同时快速将另侧邪恶标语擦除,之后悄然撤离。

一小区广场有很高大的弧形建筑,围绕着弧形建筑悬挂着多个巨幅恶首群像,建筑物对面是警卫室。傍晚,我带上裁纸刀来到广场,可是由于照片太高太大,我翘脚也刚刚够着江魔的手,只好将江魔的手用刀划开,撕又撕不下。几日后见江魔的手又被胶带补上了。当晚,我和一大姐再次来到广场,她给我发正念,我便爬到稍高一点的地方用刀将江魔的手割了下来,巨幅照片便出现个大窟窿。待几日后广场的巨幅恶首群像便全部换成了商品广告。我深知这是师父看到弟子这颗心,便将另外空间的邪恶全部清除了。

去年春天,我坐公交车望见两处有邪恶标语,一个是书写在街面墙上的所谓崇尚科学的邪恶标语;一个是某单位大门两侧多年前用水泥浮雕的恶党口号。几日后我买了蓝黑两种油漆,大姐拿来了一些鸡蛋,我们俩将两处的邪恶标语用油漆涂上,再甩上鸡蛋,至今那里的邪恶标语仍黑乎乎的辨别不清。一日买菜时发现附近小区派出所一侧的栏杆上悬挂一布制的邪恶条幅,我便在翌日凌晨用刀将条幅割下后烧掉;可是几日后我发现在派出所门口的正面墙面上,又用钉枪固定一电脑制作的一约两米宽十多米长的邪恶标语。当夜十一点左右我来到派出所,立于条幅一侧用刀边割条幅边朝另一侧走,走到另一侧再用刀边走边割回来,将整个标语割下来撤离后迅速将其烧掉。翌日发现派出所墙上用刀割剩的那个框儿被他们摘下了,只有钉子还钉在那里。

挂真相条幅震慑邪恶

五月十三日,我用板刷书写了“法轮大法好!”、“热烈庆贺‘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条幅。入夜,我与大姐来到几百米长的桥上,边走边将条幅一一悬挂在栏杆上。挂一半儿时,桥的两侧相继有人走来,躲已来不及了,我便迎上前去主动与其打招呼: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七•二零”的前两天,一同修找到我让我书写真相条幅。我挥动扁刷用纯正的美术体书写了 “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反迫害,不屈意志光照天地”、“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犯罪”、“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天良丧尽”、“世界需要真善忍;不要中共假恶暴”、“信仰无罪,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大小几十个条幅。“七•二零”凌晨两点多,我带上相机与四位同修骑上自行车沿街悬挂真相条幅。每挂完一个,我便让同修撤离,待我拍完条幅再追赶她们。翌日我将真相条幅照片发往明慧,又将这些照片编入当地真相小册子,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面对面讲真相

春日,我与女儿在大街上行走,远远望见一老年妇女在看我,当我经过她身边时,我发现她还目不转睛的瞧着我。我忍不住回头笑着问:“你为什么看我?”老大姐非常开朗的笑着说:“我看你好看!”就这样我们越唠心越贴近,象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双手紧紧相握:从中华悠久的传统古风到当今恶党暴政后的世风日下;从古时修炼文化熏陶中的人人敬佛到无神论蛊惑下的人心不古;从恶党历次运动的杀人如麻到摘取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贩卖的天良丧尽;以及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象征法轮圣王普度济世的优昙婆罗花的盛开;以及大法弟子反迫害中光照天地的不屈意志。我们越谈越投机,依依惜别时,老大姐、老伴儿、儿孙、女儿女婿全家十来口全做了“三退”,并说我们全家一定会默念“法轮大法好”。

一次,我与一同修到公园拍照片,一老者向我走来,同时伸出手乞讨。我不急着给他钱而是将他引至一长椅坐下,我和同修便与他谈中共历次运动迫害人民的邪恶本质和当今恶党的腐败,如果您老人家在国外,社会福利会使您颐养天年,而不会这把年纪靠此维持生计。老者很健谈,恶党的运动他都亲身经历过。他还说他在几年前还写过一首讽刺老江的诗发给大家看呢。我们很感兴趣的让他快说给我们听,老者便抑扬顿挫的用山东口音娓娓道来:“难忘二零零三年,神州大地闹‘非典’,只有一人不怕死,江老太太躲大连。”我们连连称好。最后我们给他起了化名退出恶党,老人说:“不用化名,我就真名退,儿孙全都真名退。”临别时我们给了他两张一元的纸币,我将其中的一张印有“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纸币揣到他的上衣兜里,让他时常默念。他说:“我一定会把他珍藏好,他会保护我平安。”

夏天一日,我在家居附近的公园正聚精会神的看手机里的师父讲法。一只小花猫跑到我的脚下,一个男孩儿跑过来将小花猫抱在怀里,他坐在我身边好奇的问:“阿姨,你在看什么呀?”我说:“阿姨在看书啊。”我想这个男孩儿可能是师父送来让我救他的,便将手机收起来。我问:“你喜欢听故事吗?”他说:“喜欢,你讲。”我便将我在明慧网发表的《春天童话集》中的真相童话讲给他听,讲大法弟子为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在十年反迫害中前仆后继,坚忍不屈的精神犹如明月,终会照亮世界!告诉他千万不要听信恶党的谎言宣传,就象小马过河一样,河水的深浅只有自己去分辨。并问他:“你看阿姨能自杀和杀人吗?”他说:“不能,阿姨是好人。”我又用浅显的道理给他讲恶党的邪恶本质,最后我问他:你说“假、恶、斗”好还是“真、善、忍”好呢?他回答:“真、善、忍”好!当我用化名给他退队时他说:“阿姨,我叫王子阳。”当我知道他幼儿时期父母离异,母亲改嫁,他一直与姥姥、姥爷生活时,我禁不住将他搂在怀里,并带他到饭店吃烤肉。当我再次在街上遇见他时,他眼睛一亮喊着“阿姨”向我跑来。我问他:“阿姨让你默念什么你还记得吗?”他说:“记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几天前,我路过车站地下通道时,一乞讨的妇女坐在台阶上满脸沧桑的看着我,我将钱递给她并问:“你入过少先队吗?”她说:“没有。”我又问:“你知道法轮功吗?”她说:“知道。”我说:“我就是修炼法轮功的,你看我像坏人吗?若有人给瓶汽油我能‘自焚’吗?”她笑了:“你很面善,一看就是有知识的人,不会那样。”这时过路行人见我俩的身份悬殊,交谈的又很溶洽,便放慢脚步看我们,有的甚至好奇的停下来听我们在谈论什么。我向她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使其明白那是邪党为栽赃陷害法轮功而导演的丑剧;又讲了邪党历次运动迫害人民的残酷手段。她说:“我就是因为恶党对我不公,多年告状落得如此境地的啊。”我对她说:“大姐呀,人不治天治,你所遭遇的一切上天都知道,邪党恶贯满盈老天就要灭它了。我们师父就是在末劫乱世拯救世人来了,我们都是师父的孩子,在师父的眼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虽暂时落魄,但是只要你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师父就会在大难中保护你,你就会有好的未来;而那些不可一世跟其恶党做恶的腐败官员却会被历史淘汰。从这一点来看,你是不是幸福之人呢?”这时她双眼闪着泪光,紧紧握住我的手说:“妹子啊,谢谢你呀!我相信你说的话,我一定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我走出很远回头看她时,她还在远远的望着我呢。

给“六一零”人员讲真相

因大法遭迫害,多年来经常与区“六一零”人员打交道,过程中也常告知他们真相。每每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被“请”到“六一零”办公室时,我从不進入被迫害的角色,而是自然而然、不卑不亢、谈笑风生。

一次我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说:“国家下发文件,法轮功已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了,你还炼哪?”我说:“法轮功还是当年的法轮功,性质没变;只是你们对我们的说辞在变、在不断升级。回首历次运动哪次不是血腥的敌我矛盾?哪次真相大白于天下时不平反昭雪?哪次运动后那些被利用的政治工具下场不惨?”他说:“你们和那些运动不是一回事,不能相提并论。”我说:“不是有一句话叫‘以史为鉴’吗?历史就是一面镜子,从古至今没有新故事。”

“六一零”主任见各种方法不见效,便暗中指使那些洗脑帮凶人员与我“亲近”,被我一一回绝后,一日“六一零”主任又往单位给我打电话:“我这里有你认识的几个朋友,她们挺想你的,你们见见面呗。”我严正的对他说:“我选择朋友是有标准的,她们不是我的朋友,如果你以后再给我引荐她们的话,我就把她们都‘转化’过来。”自此那些洗脑帮凶人员不再露面。

一次,“六一零”主任又把我找到“六一零”办公室,似乎终于抓到了我的什么把柄,居高临下的对我说:“你不要以为你的事我都不知道,哪天哪天你背着笔记本电脑到谁谁家,你给他们放《九评》录像了是不是?”我一听便立即义正词严的高声说:“哪家《宪法》规定公民不能有笔记本电脑?哪家法律条文不让公民用电脑播放《九评》?《九评》说的都是事实,《九评》是从九个方面客观公正的评论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有什么不可?”我接着质问:天安门“自焚”事件中警察为什么背着灭火器灭火毯巡逻?为什么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手术还能唱歌?你看哪家医院烧伤病人被包裹的只露眼睛鼻子和嘴?这时政府另一工作人员来此办事,“六一零”主任马上用右手食指对着左手掌心做暂停手势。待那人走后他又说:“你们也是,锻炼身体就在家炼呗,为什么到处乱贴乱画,这不是反党吗?”我说:“其实法轮功从九九年七月至今在干啥?不就是在澄清事实说明真相吗?当年新闻媒体造谣诬陷,我们才履行公民的合法权益去北京上访,结果信访办成了公安局;我们转而去天安门向世界说明真相,结果还是被抓;没办法,我们只能向当地民众讲明真相。想解决到处不贴不画这一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停止迫害、让我们正常的生活、给我们一个合理合法的修炼环境。到那时,你看谁还去贴去画?!至于说反党嘛,其实共产党自己在反党。共产党的所谓宗旨是建立世界大同,实现共产主义;曾经的口号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可是,邓小平南巡一圈后如今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资本家可以入党;这也说明社会主义是行不通的,共产主义也实现不了。”

正念否定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获释不久,由于停留于个人修炼状态、思想里不能否定迫害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一天恶警带着开锁大王到我家砸门、疯狂撬门,无奈我从六楼跳下,手脚划伤,到处是血,被他们抬到医院。医院确诊:脊椎骨折、下身终身瘫痪。我被抬回家。由于法理不清只是一味的“坚定”。每天坚持炼功,心想我炼功就能“好”,其实这句话里已经承认身体“坏了”。那时不断有人“热心”劝说让我接受治疗,也有“好心人”给我送大烟,说喝了就好。我都一一谢绝了,并说我炼功一定能好,也未深查一下自己的什么心招来的干扰。

我每天虽坚持炼功却不炼第四套功法,理由是“我不能哈腰”。一日睡梦中,梦见自己是当年的初中学生,体育老师对大家说:“都过来咱们考试。”我问:“考什么呀?”老师说:“考哈腰。”我笑着说:“真有意思,哈腰还用考?”当轮到我考哈腰时,我哭着说:“我腰疼,不能哈腰啊!”便从梦中醒来。醒来后我连续念叨着“炼功人不能哈腰、炼功人不能哈腰”,这不是观念吗?感谢师父及时点化!我便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来到地中间开始炼第四套功法,由于腰部僵硬挺直、疼痛难忍,随机下走时手只能在膝盖以上划拉,我横下心干脆就炼哈腰。我咬紧牙拼尽全身力气:哈──腰,这时汗水、泪水伴随着腰部难言的剧痛,我终于将腰弯了下去,双手触摸到了地面。自此,我的腰好了,生活能自理了,走出了旧势力对我终身瘫痪的险恶安排。

十年来我一直独自生活。去年冬季的一个夜晚,我象往常一样走到卧室门口将灯关掉,便摸着黑来到床上,刚刚躺下,就听到一个男人压低嗓音在我耳边叫我的小名。暗夜里不经意间突然听到这声音使我顿时心惊胆颤、毛骨悚然。我惊恐万状的坐了起来,内心颤抖着对黑暗中那个魔说:“我师父的法像就在屋里,你胆敢在我师父面前惑乱法、迫害大法弟子,你就是送死来了,自取灭亡!”我瘫软无力的将腿盘上,立掌发正念。几分钟后,我心静如水,好似什么事都未发生一样,平静安然的入睡了。翌日醒来便想,昨夜发生的事也许是久远以前旧势力安排阻碍我正法修炼的,也许是毫无道理强加的迫害。如果我当时没有正念的话,恐怕在怕心的拖拽下难于修炼,更谈不上救人了。我虽然当时心性不到位,但师父念及我还有正念,便将邪魔瞬间解体,也将那个怕的物质给我拿掉了。

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颈椎病,且压迫脑神经致使头晕目眩,不敢看带格带花的图案,夜里睡觉不敢翻身,否则就恶心、呕吐。两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卫生间洗漱时看到呈方格的地砖,思想里冒出一念:“好久不怕看带格的东西了。”也未在意。第二天我感到头晕,不经意的想:“要像以前那样头晕呕吐,我得找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又没在意这一念。第三天我坐在沙发上突然天旋地转,恶心的直想吐,似乎眼珠转动就会晕倒。我直直的盯视两米远衣柜与地毯形成的那条直线。这时,衣柜与地毯形成的那条直线突然摇摆晃动起来,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这是魔在迫害我。我紧紧盯住那个晃动的东西说:“你少来这一套吧,你表演的挺像啊?你给我定住,不许晃动,不许惑乱正法!灭!”顷刻间,那个晃动停止了,那个头晕目眩的症状也瞬间消失。

修掉怨恨心 溶入整体

明慧网发表师父《曼哈顿讲法》那天的凌晨,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在一个很大的车间认真而非常投入的工作着,可是在工作的三个方面,我同时被领导和同事冤枉,我便向那位领导不停的解释着,解释着。当我醒来,深知是师父点化我,是该去掉不能被冤枉的怨恨心的时候了。

去年秋天,当地整体上出现一件事,为了维护整体,我被众同修误解,继而被深深的伤害。内心的不平、委屈、怨恨使我远离整体,不想与任何人往来。其间,我多次流着泪看新年晚会中的舞蹈节目《忍辱济世》,在法理上知道应该宽容大度,可是,我还是不能原谅同修的“错误”行为。

在常人中,我重情重义,视尊严面子为命根子,将“寻求高尚的心灵知己”和“人与人之间相互仁爱、不受伤害”视为自己的人生理想。不知不觉中,我把这种追求带到修炼中来,实质上,我是在同修中寻求一种温情与关爱。旧势力看到了我的这个根本执著,从而利用同修现阶段的各种人心执著加大此难。旧势力的目地是让我脱离整体、脱离正法修炼的环境与机制,想毁掉我的同时進而影响整体。

整整一年之久,我在怨恨与宽恕中沉沉浮浮,不能自拔。其间,旧势力对我在病业、情、气恨、暴躁、争斗等诸方面進行了险恶的安排与干扰,修炼状态明显不如从前。

直到看了师父《曼哈顿讲法》:“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师父重复了三句“一定得去”。我深知必须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个人修为了,不能再因我而影响整体了。从法理上想放,可那个所谓的自尊面子、那个对同修的情派生出的怨恨之心,使我不能迈出那艰难的一步。我哭着给师父敬香:“弟子不能这样下去而误入歧途,请您帮帮弟子吧。”当日下午,两位同修来到我家,邀我一同去交流,就这样,我就象即将干涸的水滴,又重新溶入大海,又重新充满了生机。不忘助师正法的使命,努力实践自己来在这里的意义!

如今,真的感到师父将我那个不能被冤枉的东西拿掉了,体味到了原谅别人的轻松与快慰。当我突破了那一层次的理,也就突破了那一层次的生命与境界。我就象在大法中一下子成熟了的孩子,面对纷繁世相,不再陷入其中,宁和、淡远,却包容一切。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炼途中的点滴体会与教训,不足之处恳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