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九评》使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女弟子,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一个大都市,因为母亲(同修)修炼大法,一直对大法有正面的认识,九九年前看过《转法轮》,但没看完,因为爸爸反对我修炼,当时我只是个高中生,由于没有坚定的正念,也放不下对常人生活的执著,一直没有走入修炼。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我从网上下载了《九评》的MP3,这时正好我也新买了一个MP3,平时上下班在坐车的时候,闲来无事就听。由于当时已经有了破网软件,我和同修可以经常上网看到外面的消息,于是我把通过破网软件下载的《九评》及讲真相资料放到MP3里,上下班就拿来听,渐渐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在于返本归真,千万年来我们都在等待着大法洪传的这一刻,终于我决定不管任何困难我都要修炼(之前一直因为邪党的迫害和父亲的反对,所以没有走入大法,说来还是怕心和人心作怪,自己也没有正念,对修炼的概念不清)。

我通过听《九评》,真正认清了邪党的本质,并在大纪元上发表了退团、队的声明。我觉的当时也可能是《九评》清除我身上共产邪灵的毒素,使我能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在此之前我一直思考人生的意义,人到底为什么活着,生命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只是赚钱、享受?可是当一个欲望被满足后,又会有新的欲望产生,然后人就在不断的满足自己无限扩大的欲望,就象师尊在《精進要旨》〈悟〉中说的“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而大法使我真正认识了生命的意义和希望。

现在已经是二零零九年了,一晃我也修炼了有四年多了,几年来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的,多靠师尊的慈悲苦度与同修们的无私帮助,特别是母亲(同修),她在我身边会不断的督促我。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的明慧交流文章对我帮助很大,就象和同修们开法会一样,大陆因为邪党的迫害,一般没有机会和其他同修接触,我能接触的就是家人同修,而且只有母亲一人,这样对学法提高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每日上明慧网看交流对大法弟子来说就显的更为重要了!

我一般是这么做的,下载每日的明慧文章,然后保存成一篇文章,是一个TXT文件,放到一个目录里,目录的名字就是当天的日期,比如:mh091010,再复制到MP4里。(我的MP4可以看电子书,现在大陆的MP3和MP4都很便宜,而且大多数型号的MP4都可以看电子书,这里也建议只要有条件的同修都去买一个,现在我们这一片同修基本都有MP3或者MP4,可以听法、看新经文,尤其《明慧周刊》和最新的交流文章,这样也节约资源。)同修会将这个目录也复制到其它的MP4中,这样只要想看,大家都可以共享。电脑里存个备份,在MP4上看完一篇交流文章可以删除,好的文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保存到其它目录中,我和同修都觉的这样的方法很好,借此也推荐给其他同修。

讲真相我虽然做的不怎么好,但在这其中遇到过许多明白真相觉醒的生命,对此我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但也有一些似讲明白而又不明白的生命(讲的时候表示理解,但之后一些问题上又不明白,说明没有完全讲清楚,所以讲真相需要我们不断的坚持讲下去),或者一些不明白的生命,这些需求我们继续努力,师尊在经文中一再要求我们要多救人抢人,可是有时自己不精進,思想中就会被不好的因素干扰,有时脑子会闪过:就这样吧,反正我也明白大法好了,也三退了,反正也能留到未来。总是不时会被这些私心干扰。写到这里我明白了,这些思想不是我的,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因素在干扰大法弟子救人,使大法弟子不能兑现自己的誓约,以后我会主动的去清除这些不好思想和观念,在写出来之前我一直把它当成自己的想法了。

记的一次和同事讲真相,这个同事家人是邪党机关里的,对利益的事也看的很重,对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是很理解,我一再的和他讲真相。当时争斗心也很重,不过当时我要离职了,以后可能没机会遇到他,觉的这个生命要是不了解真相就太可怜,于是我不断的和他讲,最后他同意三退,并说如果路上有人这么告诉他,他一定不相信,但自己的同事说,他就觉的可以听听,他还说当时迫害时,他想这个功法有这么多人炼,一定有他好的地方。

还记的一次我终于突破自己给新认识的同事看《风雨天地行》等真相资料,(顺便说一下《风雨天地行》对讲真相真的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一次我到同学家去,在同学家放,结果当时他们就明白了真相,并说邪党迫害大法实在太坏了),同事明白了真相后,说在不知道真相前,知道法轮功被迫害,但觉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明白真相后,就觉的蛮同情的。还有同事成了神韵的忠实观众,并说如果让邪党中迫害大法的人员都看看神韵,估计它们就不敢迫害大法弟子了。这时我真觉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讲真相中,师父就把这些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让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救他们。

还有一次我和一对情侣讲真相,一开始他们觉的邪党迫害大法是不对,但无能为力,还觉的退出中共没有意义,但表示他们不会入党,于是我针对他们提出的问题,给他们看了《解体党文化》和《斯特哥尔摩综合症》的视频,下午我们一起去吃饭,我就不停对他们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这两个生命能得救,因为我马上要离开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机会见到他们了。下午我又和他们继续讲,因为发正念,我的心态比较稳,当我和那个男孩说到苏家屯活摘器官,他很受触动,当时就表示要退出邪党,然后他的女朋友也一起退了,让我马上在大纪元上发表声明。之后我的眼眶就湿润了,为这些生命的得救而高兴呀。

但讲真相中也遇到说不好听的,不理解的,这时我会有争斗心和不耐烦的心,我知道我要修掉这些不好的思想,因为只有纯净、祥和的心态才能真正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