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修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最近对善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师父说,善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精進要旨》〈浅说善〉)。我以前没有什么感受,也不觉的自己没有善,但最近与同修的交流中和不断出现的家庭矛盾中,我对“修善”有了思考。

我二姨以前学过大法,但现在邪悟了,出于多种原因和我、我母亲(同修)不得不住在一起。种种家庭矛盾也随之而来。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修大法和邪悟这种矛盾。二姨对我和母亲学大法恨之入骨,是那种被魔操纵后的对大法的憎恨。而我和母亲对二姨对大法的背叛也怨恨颇深。再加上生活习惯和观念的不同,我们彼此每日摩擦不断。每次我和母亲谈起二姨时,就觉的深陷家庭矛盾之中难以自拔,怨愤难平而又无可奈何。

在母亲和二姨的又一次大吵后,二姨嚷着要去告发母亲,最后事情在哥姐的劝说下解决了。我当时觉的心中象堵了一块大石头很憋闷,就坐车到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学法前我和同修说起这件事,同修给我讲了她在过家庭矛盾关时修善提高的体会。原本看似几乎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在同修修善的过程中心性容量不断扩大,最后各种怨恨、不平和愤怒都被她的慈悲化解了,现在同修的家庭很和睦。

同修直接给我指出,现在的家庭矛盾大和二姨的邪悟走向反面,都和我与母亲修善不够有直接关系!是因为我们修的不好,才使家庭环境没有改变,邪悟者没有走回来!一句话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冷静的向内找,我发现虽然修炼十多年,但从来没有认真去修善,做事很少考虑别人,考虑的时候也是不情不愿。因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平素被家人娇惯坏了,冷漠、自私、妒嫉、争斗、个性极强,而我却没有在实修中重视它们、去掉它们。对待外人时我能注意形象,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回到家里就肆无忌惮了。

我虽然被二姨从小照顾到大,但却因为二姨身上有很多习惯我看不顺眼,所以我内心里从来没有把她当作长辈去尊敬,对待家中其他亲人也是如此。因为总觉的自己在常人中有很多优点别人都不如我,所以在家里总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对亲人总有种瞧不起。亲人或其他人有什么事做错了不是善意提醒,而是大声指责,出口伤人。在家里我如果稍微做了一点贡献就马上翘尾巴,觉的了不起,希望别人夸奖;要是比别人多干一点活吃亏了就愤愤不平,满腹埋怨。

我还找到,二姨对大法的恨,其实就是我和母亲心中对邪悟者(也包括迫害大法的恶人、恶警)的深入骨髓的恨。这里面有我们被伤害后的私恨,也有对邪恶迫害大法的痛恨,但不论哪一种恨,作为大法弟子都不该有,它们都出自于宇宙中“恶”的势力。

在大法中修炼了十多年还有这么根深蒂固的私心,有这么多的不平和怨愤,实在太差劲!这些都是人骨子里的东西。深挖这私它其实就是旧宇宙生命为私的特性,也是我们尚未归正的那部份旧宇宙生命败坏后的表现。我必须从根本上解体它。

找到了恨的根源,思路好象清晰了很多,回想自己这些年把做事当作了修炼,真正剜心透骨的实修很少。真惭愧。我想到师父最近讲的“相由心生”的法,悟到二姨对我们的态度,就是我们心性的真实反映,自私,不善,向外看,这些都是我们心性真实的体现,我们不正确的修炼状态,导致家庭矛盾重重、邪悟的二姨也一直没有走回来。都是自己的错,怎么能去怨别人呢?

我想起了师父最近的一段讲法:“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 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这是慈悲,他不是有意的表现,不是人的善恶喜好的表现。不是你对我好了我就对你表现善。他是没有代价的,不计报酬,是完全为了众生的。所以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悟到要从内心真正的改变,去掉对二姨的怨恨,把她看作是一个等待救度的众生,真正的慈悲于她。只要正法没结束,师父连特务都给机会,我就不能放开心怀救度我的亲人吗?我相信只要在大法中真正实修,大法无所不能!

现阶段的一点粗浅体悟,盼望同修补充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