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找到我的师父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我想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不对之处,敬请指正。

找师父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村,祖上三代都是道士。我两岁时父母双亡,是由奶奶抚养长大的。在我六岁的那年春天,吃过晚饭后我就睡着了,这时天还没有黑。有位十二、三岁的少年从我家门口路过,他问我奶奶我是否在家。奶奶告诉他我睡了,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跟奶奶说我是他的徒弟,说我到奶奶家已经有六载,以后不管我在哪里他都能找到我。少年说完就走了。

等我醒后,邻居告诉我说我师父来找过我。他们都很惊奇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六岁孩童怎么会突然间有了一个师父?家附近并没有这个少年,大家也都不知那个少年到底从哪里来的。自那以后我一直念念不忘此事。

长大后,我参军進了部队。途经苏州、杭州、上海甚至到了哈尔滨我都始终没有找到我的师父。一九七六年,我在哈尔滨住了一年,只看到些卖艺的、卖药的术士。后来我就想也许是我的缘份没有到吧。若是缘份到了,师父自会来找我的。

等到我得大法时我终于明白我的师父是谁,我寻了几十年的师父终于找到了。

摔倒了 爬起来

我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喜得大法。我每天早五点与同修们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谈心得体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炼功点,没见到一个同修,于是我就去了学法点,仍然没有见到一个同修,为什么同修们都不来了?后来有同修告诉我说上面不准老百姓炼法轮功了,再炼就要抓了。

当时我弄不明白,为什么不准炼?师父教诲弟子为人处世先为别人着想,遇事先向内找自己,不找别人的麻烦,做一个好人。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准炼?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时我们本地就有很多同修去北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要维护大法,去和政府部门讨个公道。可是去的同修被抓,被劳教,没有去上访的也有被抓的。

我没有去北京证实大法,也没被抓,但是“六一零”、派出所经常来抄家和监控。那段时间我怕心很重,就交了一本《转法轮》,二本各地讲法书,还有几本各地讲法与解法书还被我自己烧掉了。在整整半年里,我没有学法也没炼功,还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对大法和师父犯了罪,摔了个大跟头。

可是,师父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时刻都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我身为大法弟子,没有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心感内疚,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我看了“天安门自焚”的电视新闻时,我就觉得它是假的,是江氏集团不惜用几个老百姓的生命做代价来诬陷法轮功的,他太嫉妒师父了。从那以后,我又从新请了《转法轮》和各地讲法,坚定的学法炼功了。我更信师信法。我文化不高,只读过两年书,《转法轮》中有很多字都不认识,只好一个字一个字的查字典。慢慢的我能通读《转法轮》与各地讲法了。《论语》能背下来,而且《洪吟》也能背一部份了。

助师正法不停步

我从零四下半年开始发资料。那时不知道能从同修那里拿到资料,就是自己用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好心人记住法轮大法好”。后来知道可以从同修那里拿到资料,我就拿上资料在城里发。城里都发完了,就去乡里发。时间长了,越发就越没有怕心,正念就越足。

再后来我就去雪峰山发资料。雪峰山是湖南著名的山脉。山高路险,人烟稀少,离我住的地方约九十公里,要坐三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开始时是晚上去发,资料一发完,我就找个山洞或者草堆、岩屋里面坐到天亮。早晨有车路过时,再坐车返回家。就这样连续坚持了三年。

近三年利用白天的时间去乡下发资料。早上去下午返回。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我边发资料边发正念。有的人接受了,有的不接受我的资料,还有的不明真相的当面骂人,甚至还有人诬告我,追赶我。

零九年过年后,我拿了神韵晚会的光碟回家,看了之后深感救度众生的紧迫。我开始发神韵光碟了。家里有影碟机的,我就送光碟给他们,让他们明白真相;家中没有影碟机的,我就请他们来我家,我用自己的影碟机放给他们看。但是要走街串巷的询问,才能知晓他们的情况。一旦碰上对此感兴趣的,他会找我来要碟子,这样效果很好。

去年有一天我带上自己的影碟机在一位朋友家放神韵光碟,不料却被同事诬告,被抓進了县“六一零”办公室。四月二十八日,我家又来了三个国保恶警,他们不由分说就把我绑架到了拘留所。与此同时,他们还对我進行抄家。他们从我家里非法抢走了我的私人财物,包括两本《转法轮》、几本各地讲法、各种讲真相资料碟子、二个卫星接收器、师父的法像、讲法录像以及我的一部手机等。恶人还扬言,要将我劳改三年。时至今日,被劫走的物品一样都没有归还。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受迫害期间,同修很着急,为了让我能早日走出魔窟,同修发消息到明慧网曝光邪恶,还把恶人迫害我的事实编成小册子发往每家每户,这些都对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海外同修得到消息后给有关部门和警察打真相电话,使他们不敢再加重对我的迫害。在师父的加持下,十五天后我正念闯出魔窟。

在此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们的帮助。我唯有精進实修才能报答师父的恩情。

自那以后,单位也经常派人监控、暗访。师父说过:“修炼人没有敌人”(《向世间转轮》)。那些被单位派来的人一来找我,我就耐心的跟他们讲真相,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告诉他们大法和大法造福于人类、造福于社会,对世人劝善,不说损德的话、不做损德的事,大法弟子要用师尊的法来时时约束自己,促使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归正。可见大法有多么好。可是共产邪党太坏太笨,竟然看不到法轮功对它的社会稳定是有莫大好处的,却因嫉妒心作祟,花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

我知道自己来世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会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感谢师父!
感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