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众生 助师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二零零六年我流离失所来到某县,在同修的帮助下在一个工厂找到工作安顿下来。之后,我迅速溶入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建小资料点

不久我发现,这个县一直是以大资料点的模式在运行,一个资料点担负着大半个县的资料供应。主要原因是缺乏技术人员,没有与明慧的沟通,以至于消息闭塞。当地的消息明慧网上几乎没有反映。正好在流离失所之前我积累了一些建资料点的经验,我想帮助该县同修建资料点也许就是我的使命吧!

正当我与县协调人商量建点的时候,这里发生了一件恶性迫害事件:我工作的工厂中的一位同修家属(也是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工厂被封厂一天。一时恐怖笼罩了该县,我也失去了工作和修炼的环境。为我的生活和安全考虑,同修将我送到别处。在外面待了一个月,我的心却一直放不下县里的同修。我知道,自同修被迫害致死后,县北部唯一的资料点也受到影响,致使同修们看不到周刊。一时大家感觉象断了线的风筝无着无落。大资料点的弊端暴露无遗。大量的众生等待救度,我不能一走了之,于是我又毅然回到县里。安顿好住处,找好了工作,立即找同修切磋建小资料点的事。

一次与同修甲切磋,甲说早有此意,只是对电脑一窍不通,感觉两眼一抹黑,不知从何下手。几天后,我买来电脑、打印机,甲又找来了早有建点之意的同修乙,我们三人避着甲的家里人,在她家的地下室开始了资料的制作工作。

我从电脑的开关机、鼠标的使用开始教起,再教加密盘的使用,周刊、周报的打印等。甲、乙两位都是六十来岁的大姐,她俩坚信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信心十足。在师父的加持下,也就是教了两、三次,她俩就能打印周刊、周报了。我们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次的制作。可是,几天后,再做资料时,乙姐一上电脑,大脑却一片空白,什么都忘了,又不知从何处下手了。我没着急,与她切磋,我说:邪恶想要打击你的正信正念,让你觉得自己不行,灰心丧气,做不下去。咱们就否定它。我又耐心的教了乙一遍。我边教,边与她在法理上切磋,边发正念。就这样,甲县的第一个“小”资料点正式开始运转了。这个“小”资料点担负着打印周刊的重任,制作的真相资料供不上需求。后来我们三人商量后又购来一套设备,将这个点一分为二,甲、乙两位大姐各负担一半。

两个小点建起来了,我开始想建下一个点的事。正好县里的协调人已闯过了病业关,和我一起投入建点工作。我一下摆脱了孤立无援的困境,更加有了信心。协调人说原先给某同修买过一台复印、打印一体机,但机器不大好使,总是感觉顶不住劲儿。我建议上网、下载、打印一步到位,真正的独立。协调人找来这位同修一商量,此同修爽快的答应了。协调人托人买了电脑,我从家乡同修处要来一个闲置的打印机,设备基本齐全之后就教上网、下载、打印。这是一位年轻同修,上网、下载学的很快,可打印机总出问题。我就与之切磋:这是修炼,打印机在你的空间场内,你心态祥和,它就平稳工作,你一急躁,它就出问题。还要多发正念排除邪恶干扰。一段时间后,这个点儿也开始了平稳运行。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不认识的同修与丁同修说起想自己做资料,却不知怎么办。丁同修马上告诉我,于是我买来了电脑、打印机,又开始教技术。这个点儿有两位同修,一位同修因为上班,时间有限,就出钱买设备;另一位同修长年在家,于是就把设备放到自己家。上班的同修负责采买耗材等跑腿的事情,在家的同修则学习技术,负责制作真相资料。这位同修真是灵通,上网、下载、打印所有的技术几乎是一点即通。我送他一本《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此同修从这本书上又自学了许多技术,迅速成熟起来,速度之快令人惊叹。不是威德无量的主佛,又有谁能造就出这般神奇的大法徒?

值得一提的是我初到该县时在工厂上班时教过两位同修打印技术,这两位同修现在顺理成章各自也在家里开起了小花。

几个小点儿都已经能够独立运作,基本上满足了同修们的资料需求,我的后续工作就是给予技术上的帮助。我的日常工作是三班倒,有时上完夜班回家,刚躺下睡着了,同修来了电话,说遇到技术问题需要帮助。我揉着睁不开的双眼,强迫自己必须精神起来。我知道同修的时间也很紧,特别是乙大姐,需要照顾几岁的外孙,需要给家里几口人做饭,每天还得到几里地外照顾孤身一人的八旬老父,她也许就只有这时才有时间呢。我对自己说你必须要服从别人的时间安排,我就二话不说赶过去给以帮助。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修去自我的过程。在教技术的过程中有时遇到同修反应比较慢,一个问题反复多次也记不住,我就提醒自己:别急别躁,放大心的容量,包容同修。竟也做到了对同修从没有急过,要知道自己没修炼前可是点火就着的火爆脾气呢。是大法这炉钢水熔化了我身上这种不正的东西。

让神韵光盘传遍千家万户

二零零九年农历新年前明慧网出了一本《广传神韵救度世人》的小册子。我意识到正法已進入新的阶段,下一步必是大力推广神韵来救度众生。于是我找协调人交流,也在学法点儿上交流,与见到的每一位同修交流广传神韵之事。我希望大家都重视此事。好多同修也同时意识到广传神韵的重要。很快该县同修达成共识,个个摩拳擦掌,急盼神韵的到来。

该县原先有一台刻录机,供应着大半个县所需的光盘。但刻光盘的同修二零零六年被抓过一次后就起了怕心,从此一杆子下去,再不与同修接触。协调人几次给他捎信都不见踪影。一年多过去了,该县没有人制作真相光盘。同修们急的没有办法,有的同修就用电脑上带的刻录机刻录,但同修是上班族,时间有限,一次只能刻录一、两张,远远供不上需求。万般无奈,我们于二零零七年底又买了一台光盘拷贝机,算是解燃眉之急。

面临神韵的大力推广,我决心要把闲置的那台刻录机找回来,让它发挥作用。于是我与另一同修利用一上午的时间,骑自行车往返八十里,终于找回了我们的那个法器。与此同时我们又购進两千张光盘,做好了迎接神韵到来的一切准备。

正月初九,我们接到了神韵晚会的母盘,立即着手大量的刻录。刻录机拿回来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同修来做,我没有任何考虑就担负起了这项工作。每天下班后学法,其余时间就是刻录神韵光盘。有时赶上上夜班,下班回到家另一同修就赶过来,我睡觉,她刻盘、试盘。人讲白天睡觉不踏实,我却在神韵那优美的音乐中很快進入梦乡。醒来后,同修回去,我接着刻。我们为神韵光盘贴上漂亮的盘贴,又装上正规的光盘袋,这样一张张、一套套的神韵光盘就从同修们的手里飞到各家去履行她们救度众生的使命。

我们另一台刻录机也是夜以继日的在刻,神韵光盘很快传遍全县。迄今为止,我们刻了多少神韵光盘我们没有统计过,只记得开始的三、四个月内,每隔十天、八天就要购進一批空白盘,少则一千张,多则三千张。

同修们对神韵光盘都很珍惜,几乎都是面对面将他送到众生手里。我知道的一位同修,每次外出都会背上满满一书包神韵光盘,大白天在街上一个店铺一个店铺的送,或到集市上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发放。现在再去送神韵,经常听到的话就是:“神韵,我有啊,挺好看的。”“有人给过我了。”

发放真相资料

我发真相资料或光盘基本都是面对面的送。每次出去,我随身带的包里总要装上小册子、神韵光盘。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们做了一批真相扇子。一天我背上一包扇子到集市上发。人们都抢着要,发到一排鞋摊时发完了,可人们还围着我要,我说没有了,有人就不相信,以为我舍不得给他们,就说“给我们一个吧!”边说边翻我的包,看到包里有几份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就说:“你这不是有吗,怎么不给我们?”说着把几份真相资料拿出来分了。我一时很感慨,刚才我脑子里还滑过一念:这些人真是见小利就想贪。现在看来我完全错了,人们渴望知道大法真相啊。

二零零九年的神韵光盘出来后,我就以发放神韵为主。因为现在人们家里基本都有DVD机,VCD机已淘汰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多拿DVD光盘,再配着带几套VCD盘。遇到家里什么机都没有的,我就给他(她)一份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大多数人都很乐意接受。

神韵光盘发出去后,只要再见到接受过光盘的人,我都会问他们看了神韵的感受。记得二零零九年刚开始发神韵光盘时,我问卖菜的小伙子:“送你一套很好看的晚会光盘,你要吗?”小伙子迫不及待的说:“要!”第二天我下班路过他的菜摊问他看了吗?小伙子说:“看了,昨天晚上看到十一点,真是,好看的没法说了。”我又给他讲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他说我知道,我婶儿就是炼法轮功的,告诉我要常念“法轮大法好”。我说“光盘你看完了还还给我吧,我还要给别人看呢。”小伙子歉意的说:“哎呀,现在是给不了你了,我给那个卖水果的看了,都在一块儿挺好的,给人家也看看吧。”我高兴的说“那就不用还我了,让你的亲朋好友都传看传看吧,这是功德无量的事。”小伙子一个劲儿的点头说“好!好!”

一次修鞋,我问修鞋老大爷见过今年的神韵晚会光盘吗?很好看的。老大爷说:“没有啊,也没人往我家放啊。我闺女也说,别人家都有一种晚会盘,怎么没人给咱家?”我说我给您。老人高兴的说那好。几天后我问老人看了吗?老人说:“看了,是挺好看,就是看不太懂。”我跟他讲:“这是佛在用这种方式救人,你看济公告诉人山要塌了,人们谁也不信,最后还得使计才把人都救了。现在炼法轮功的人告诉人们共产党无恶不做,迫害修佛的好人,天要灭它,好多人也不信。佛就用这种方式唤醒人们。你看那歌词不就是告诉人们这些事吗?”老人说:“嗯,是这个意思。炼法轮功在行好,共产党非得迫害人家干吗。”我又顺势告诉他因为共产党迫害好人、做恶多端,所以天要灭他。如果您入过党、团、队,赶紧退出来,才能保平安。老人说什么也没入过。我说:“那还省得退了。我再告诉您能救人命的几个字吧,平时没活儿的时候你就在心里念,会有福报的。这几个字就是‘法轮大法好’。神韵晚会光盘回头您多看几遍,再传给您的亲朋好友看,您会有福报的。”老人说记住了,你真是一个好人。临走时老人一再对我说谢谢!谢谢!

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和光盘时人们几乎都会高兴的接收,从来还没遇到过要诬告我的。我想我们是顶天立地的神,思想中不存任何人的念头,你往众生面前一站,不等你开口,你那正念之场就已经将一切邪恶因素熔化。我的体会是:不动(人)念就是最强的正念。

在写此稿的过程中,我时时在被师尊的洪大慈悲感动着。是的,不是威德无量的师尊,又有谁能造就出这上亿正念正行的大法徒?同修们,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让我们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在大戏结束演员谢幕之时,我们都能自豪的说:“我兑现了誓约,完成了使命,我是师尊的大法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