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走好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在这一年的助师正法的实修过程中,我深切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安排与呵护。下面浅谈这一年的修炼心得。

一、修去人心,跛脚也不跛了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的一天中午,我处理了两个店铺的日常事务后,连中午十二点的正念都没来得及发,就被同修邀约匆匆赶往一资料点去修理机器设备,行车途中一不留神,电动车突然失灵,撞上路边的水泥墩子,撞掉了车身的三分之一而熄火。自己从车上摔下来,右腿膝盖处撞出婴儿拳头大小的一个黑洞,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并立即求师父加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即使有漏,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任何生命不配来迫害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一念发出后,我当即感受到右腿发出“咔嚓、咔嚓”的接骨声,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在给我调理伤腿……

第二天早晨,我抬着黄肿如大腿的小腿下床,准备和同修(亲人)一起炼功,受伤的腿稍一用力,钻心的剧痛使我一阵晕厥,心慌的要跳出来,全身虚汗,要呕吐,马上要休克了,赶紧扶着床躺下了,耳边总听见有一个声音: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在利用我的腿部的业力,钻我干事心的空子,从表面迫害我身体,达到不让我做三件事的目地。我坚定的否定它,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躺在床上,不是背法就是听法,经常感受到法轮在受伤的腿上旋转,也几次感受到慈悲的师父还在继续为我调理伤腿,牵直经络。一次午休时,我的伤腿的一条大筋被人用力一拉,痛的我从睡梦中叫醒,醒后发现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最后的一个大经络,怕痛的心使我失去了一个大好机会。以至我能下地走路后,就这一条大筋总象缩着似的伸不直,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一个很强的爱美之心,于是,我求师父:我个人的形像、美丑并不重要,但是好好的一个大法弟子修来修去修成了个跛子,这怎么能证实法呢?我不能怕痛,我一定要恢复正常,我要证实大法。 于是,我就在脑中想象、回忆两条腿正常时的步行姿势,咬着牙,忍着痛……一步一步的纠正自己的过错,一步一步的纠正自己的人心与人的观念……

慢慢的,伤脚不痛了,跛脚也不跛了,路走正了。知道我撞车后没有用药,伤口很快自动愈合的人,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

二、组建学法点,找回昔日的同修

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因做生意的工作之便和热心做大法的事,为当地辅导站负责资料的传递工作。“七•二零”后,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把负责供应大法资料视为己任,刻苦钻研电脑和打印技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我持续稳定的承担着当地做资料和协调工作。由于长期忙于做资料和协调,无意中滋长了自己的干事心和在大法学员中求名求利的人心,让我忽视了学法和发正念的重要性,以至撞车后深挖自己才醒悟,特别是看了大陆网上法会同修的交流文章才发现自己修炼的问题所在,于是我开始重视学法修心。

在接连两个晚上十个小时本该学法的时间,被同修拉去配合做编辑和打印资料,结果全部报废。让我痛下决心:早晨的全球同步晨炼、发正念结束后,雷打不动的学三讲《转法轮》,再去做其它事项。这样坚持了大半年的时间,在长期的静心学法中,师父给了我很多的点悟,让我形成了遇事向内找的思维模式,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养成了向内找的习惯后,生活、工作、修炼、协调、做资料中的麻烦、困难都能迎刃而解,好象没有什么能挡的住自己的!向内找的玄妙、神奇、乐趣让我深切的体会到大法的无边法力……

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看看身边做生意的同修:他们中有跟过师父班的,忙于生计,过于注重家庭,陷入名利情中不能自拔的,有病业关过不去,有怕心重不敢走出来的等诸多人心的表现,处于似修非修的状态。他们是我可贵的同修,我有责任唤醒他们,共同修炼升华,回归真正的家园。我决定在自己家组建一个学法点。

于是,我通过和附近的几位同修切磋后,一个四、五人的学法点建立了。由于都是做生意的,白天忙,所以只能晚上学,开始坚持了半个月,由于他们离开整体的时间太长,人心执着和干扰很大,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了。我开始向内找自己:内心深处有求人多的爱面子心,爱热闹的人心。这么严肃的修炼岂能有丝毫人心的掺杂,我想: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没有错,这个学法点既然建立在我家了,我就有责任继续维护下去。哪怕只剩下一个人,我也要坚持到底。正念坚定的铲除一切干扰建立学法点的邪恶因素。

我和另外一个协调人找附近做生意的同修单独交流、切磋,善意指出:如果不在法上修,就会带来常人的麻烦;要完成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必须走出人来;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必须做好三件事……并谈出自己摔跤后重视学法向内修的真实感悟和师父的慈悲等待……交流后的同修都受到不同成度的触动,新老学员三三俩俩的又都参与到学法小组学法了。

一次,正值两名讲真相的同修被绑架之际,我到省城進货,顺便买点耗材,不料堵车,晚上集体学法的时间恐怕赶不到,就打电话给老同修,让他先招呼一下小组学法,哪料他听常人妻子说:外面风声很紧,不要去参加集体活动了,同修为了学法小组的“安全”,把前来学法的同修都驱散走了。同修们都说:要学法小组继续学法,那得看我怕不怕。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什么好怕的!集体学法是按大法的要求做,在法中,走的正有什么可怕的!同修也没多说什么,一个个的自觉参加小组学法了。

集体学法时,一同修带着十九岁的女儿来了,说她女儿有精神病,请大家帮着发正念。学法结束后,同修的女儿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我要跟师父回家,我要救度众生”。然后又对我们说:“我妈不修口,到处说我有精神病,我没有病,我要修炼,我要跟师父回家……”她们母女二人走后,同修们都说:“有精神病以后不能带到学法点上来学法,不能给法带来负面影响”。我用向内找的思维方式与同修们交流:“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说精神病不是病’‘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识太弱了’。今天我们学法小组遇到这样的事,都是冲我们整体来的,维护大法没有错,据我了解,这孩子自小跟她妈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只是中途读书耽搁了些,没怎么修。由于她妈利益心重,初中毕业后,让她外出打工挣钱,忽视了带好身边的小弟子。现在正法到了最后时期了,时间紧迫,孩子明白的一面要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我们要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对待小弟子,不能嫌弃她,更不能把她拒之门外,我们没这个权利。”我们整体向内找,找到各自主意识不强等方方面面。

第二天,我们几个协调人与她妈一起交流,一致认为:孩子出现不正确状态,做母亲的(老弟子)首先应该向内找,要正念对待,注重修口,要放下利益心,带好身边的小弟子。达到共识后,小弟子也经常来我们小组学法,很快明白了法理,得到了升华,一切都很正常,很精進的做着三件事。一个大法小弟子又回归了。

就这样,我们学法小组基本稳定下来了。我们在师父安排的整体环境中熔炼着、升华着,掀起了一个学法高潮:一字不识的老太太和没上过学的文盲从开始不敢开口读法,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同修的鼓励下,到后来能熟练的通读《转法轮》了,年富力强的就背法,一般对待读法也很严肃,最低要求不掉字和不错字。每当遇到同修有过不去的关时,我就内修自己,然后再与同修分享我向内修后的神奇和乐趣。我还根据同修们的执著不同,就给他们下载制作相应的明慧文章汇编小册子,如:《修掉妒嫉心》、《修心断欲》、《正念正行 除病魔》、《向内找 勇猛精進》等等。同修们通过学法内修后,提高很快。大家都利用着做生意的便利条件讲真相、发《神韵》、传《九评》等各种真相资料和大量使用真相纸币。

因为大家都感到在这个学法小组学法修炼提高很快,都愿意来,人数迅速的增加,由原来的人数增至十人、二十人,最后接近三十人了。一次,我们本地几位协调人和技术人员到另一地去协调资料点的事,他们当地协调人不接受注意安全的意见。我回来后,心里愤愤不平:那个协调人,他为什么那样不接受意见、不顾及做资料同修的安全呢?我向内找自己,原来是师父在点化自己也存在安全隐患:两台电脑和所有移动盘都未做加密,以及学法点人数过多,资料点与学法点没有分开等等。在当地同修整体配合下,将我家这个大学法点分成了三个学法点,既保证了大家集体学法,又符合了明慧网上同修交流的安全原则。分点后,三、四位同修主动承担各学法点的协调工作,资料、真相币的制作等一切周转正常,同修们都在走向成熟。

三、放下利益心,归正自己

自修炼以来,为大法无论付出多少,我都毫不含糊,因此,自以为没有利益心。可与人的关系紧张,深挖都是因为利益的原故。做了十几年生意,总是欠债,不知何故。这次被触动后,通过大量静心学法向内找:发现利益之心是我的根本执着。旧势力就钻了我这个利益心的空子,对我经济迫害。平时的上传、下载、做资料和协调已经够忙的,可我一人还经营着两个店铺,忙起来就挤掉了学法、炼功的时间。当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时,羡慕好脚好手是多么幸福!多么庆幸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给予了我们最好的,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

我决心舍弃一个店铺,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用于学法、做三件事,同时要不欠债。决定转店后,头一天谈好了的市场行情最低价:“六万元”。第二天买主只出“三万元”。这究竟是经济迫害还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呢?我一时难以定夺。“是转还是不转呢?”那种剜心透骨的感受真象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没办法我只好放下手头所有事从书中找答案。我关起门来,一天学了一遍《转法轮》后,一个结论在脑海中很轻松的出来了:“三万元转掉”。三万元转店后,债务虽没还清,但人轻松了,修炼的精力和时间明显充裕了。留下的偏店日后生意如何,虽一时心里还没底,但我信师信法,一切由师父安排!

转让了旺店,留下了偏店后,人气反而马上就旺起来了,销售额达到了原来旺店的双倍,租金只有原先旺店的一半,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还完了所有的债务,多年来第一次有属于自己的流动资金和一店的商品,生平第一次感到不欠债的轻松和舒心,真切的体会到只要你放下那个心,“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的博大法理,只有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才能否定的了旧势力的安排,感谢师父的佛恩浩荡!

在金融风暴的今天,又是偏店,我们这一排的门店别的店铺一天开张都难,有的几天开不了张,而我放下利益心合店后,保证质量,物有所值,不欺不骗,总是站在顾客的角度考虑顾客能接受的价格成交商品。又加上两店的老顾客大多都听过真相,他们明白的一面,都感激大法,所以就出现了门庭若市,大车小车直接开到我店门口,买完就走,一买一大包的生意兴隆景象。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证实法安排的。我悟到:只有放下利益心,才能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只有放下利益心,才能体现大法的神奇!

归正自己,修去疑心、怕心、妒嫉心,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店里盘存老丢失商品,其中有一员工卖了商品揣兜里,或多卖少记和其他员工一起私分。我不经常坐店,可只要她一做错事就被我撞见,因此越看她越不顺眼,经常对她发脾气,这种状态持续了好长时间。有天盘点又差货,我第一念就怀疑是她干的,果不其然,我一逼问,她满脸通红,语无伦次。这使我非常生气,决心要炒掉她。我强压住自己的怒气,回到卧室,给一同修打电话说:我决定要炒某某了,店里又丢东西了。那位同修祥和的叫我要向内找,并说:你的店总是丢东西,你要找你自己的原因,只找表面是找不到的。

同修的话很中肯,我知道向内找没错!可就是心里不服气:东西明明被她偷了,怎么还叫我内找呢?我怎么找呢?我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正见周刊》看起来,一篇文章深深吸引了我,一同修被非法绑架关押在劳教所的原因:居然是平时做“三件事”时“怕有一天遭迫害”的人心促成的。“怕遭迫害”就象“怕得病”一样,病就能压進身体里。我就是师父说的“做梦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损失”的那种人,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失,其实也是求利益受损失。怀疑别人偷东西,就象师父拿掉了那人的附体,由于疑心又招来了一样。这是师父看我找不到自己的执着,借《正见周刊》的交流文章教我向内找自己,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疑心,怕心,其实也是个求心!

“爱生气”就是因为伤害了自己的利益,而产生的怨恨心的表现。“看她不顺眼”,其实也是个“妒嫉心”,就象申公豹似的瞧不起“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我就抓住自己妒嫉心、利益心、怨恨心、疑心、怕心、求心狠下功夫,排斥它们,不受这些人心的左右,通过一番痛苦的割舍,师父帮我拿掉了这些人心执着的物质。慢慢的,我自然的善待所有的员工,无论生意好坏,我都带着一颗感激她们坚守岗位、为店为我付出辛劳的心情,面带真挚的微笑与她们相处、交流,有时间就给她们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讲神传故事、善恶有报的传统故事。回货后也主动和她们一起搬运,这些活以往我是从来不伸手的,认为我花钱雇你,你就应该为我干活。当与他们发生矛盾后,我总是无条件的向内修自己、找自己的原因,从不责怪、埋怨她们。有一天,我和员工们同时发现一个问题:我好久好久都没有发脾气了。放下了人心后,我也觉的没什么好气的。

我们店里的员工,在本地同行中待遇是最高的,她们在我店里欢声笑语、无拘无束,做的十分开心,不知不觉中她们都捧起了《转法轮》拜读,有的已经开始看第二遍了。

我知道距大法的标准还差的很远,但我信师信法的心不可动摇。今后,我会在法中勇猛精進,不断归正自己,走好走稳正法路,在法中不断升华,弥补修炼中的不足,努力在法中走向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