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

一、实修,提高心性

1、学法

我从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一位同修去我单位办完业务后,给我介绍了修炼大法强身健体的奇效,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那时,我眼睛正患严重的结膜炎,已经一年多,看字体不超过二十分钟就疼痛难忍。走遍市里各大医院都没治好,还有严重的胃溃疡、神经衰弱等多种病症,自己又是做财务工作的,可想而知,真是苦不堪言,心理压力太大了。

当我看到《转法轮》时,很高兴,同修走后,我捧起《转法轮》就从头开始连续看了起来,并出现了奇迹,眼睛不但不疼了,而且越看越舒服,心也越看越豁亮,仅用一天时间我就将《转法轮》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

得法之初,师父就给我开启了智慧,让我明白了很多修炼的法理,進入了修炼状态,自从第一天学法开始,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飞,感激师父的心情难以言表。

那时,学习师父的讲法就象同修在歌中唱到的那样:“春风化甘露,点点润心田。今生幸遇‘真、善、忍’,一方净土在身边。”真是无限的荣幸。

得法的前几个月,我并没急于出去炼功,先把师父当时出版的全部讲法都学习了一遍,九九年三月才找到炼功点学习五套功法,并参加每天晚上集体学法。有时来不及吃饭,下班就去学法了。

开始,学法与家务安排不当,家庭中出现了矛盾(只想自己修炼,没有为他人着想),自己也感觉很忙乱。通过集体学法切磋,在法理上提高了认识,找到了不足,就努力的去做好。在家里,安排好学法和做家务的时间;在单位,安排好学法和工作任务。化解了矛盾,深刻体会到多学法、学好法是多么的重要。后来,外出时,带上电子书,无特殊情况,自己每天至少学习一讲《转法轮》,再学习其他讲法。

为了让自己时时刻刻溶于法中,我从九八年也开始背法了,这样,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利用一切时间随时背法。以前也曾经背过,但没有坚持下来。虽然背的很慢,但我有决心坚持下去。现在,一般情况下,基本上一至两天将会背的法都背一遍,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心比以前纯净了,学法精力集中,效率高了,执著心少了。

2、炼功

从得法至今,始终坚持每天早晨炼功,几乎没间断过,外出时,带上MP3,也能炼功,如果耽误了,过后也能及时补上。九九年“七·二零”前,早晨四点三十分参加集体炼功,“七·二零”后,没有了集体炼功的环境,在家里也一直坚持着早晨炼功,后来,三点五十分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晨练。但有时,正念不强,也出现惰性,闹铃响过不起床,心想等白天再炼,结果没时间耽误了,过后很懊悔。出现几次这样的情况后,我就警觉了,决心加强主意识,告诫自己再也不能懈怠了,这样下去很危险。后来,早晨一有不起床的念头就背法:“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洪吟二》<正神>),或发正念,清除干扰。从开始修炼至今,基本上坚持早晨炼完五套功法,如中午有时间再炼,或发正念,保持下午良好的精神状态。

3、发正念

开始发正念时,法理不清,不够重视,精力不集中,还经常错过发正念时间。通过认真学习师父的讲法:《正念的作用》、《正念除黑手》等,逐渐认识到了发正念的重要。为了准确及时的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及本地区的发正念,我先后买了能报时的手表、钟表,连同手机并用,设定好所有发正念的时间,就连电脑同修也给设定了钟声,这样,无论做什么,都能及时准确的发正念。重视发正念后,干扰也少了。

3、向内找

(1)、发生矛盾向内找。师父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在各种环境中,发生的所有矛盾,遇到的一切事情,都要对照自己向内找:在这件事情上我哪儿做的不好,应该修去哪些执著,经常回顾所发生的事,找出不足,吸取经验和教训,力求做的更好。如同修切磋的话语,听了心里不舒服时,可能是触动了自己的执著,就要向内找了,找出这颗心的背后是什么?根子上的东西是什么?找到后,把执著心修掉。从法中得知,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要悟一悟,用师父讲的法衡量对错,所有的人心都得在艰苦的魔炼中修掉,要求自己“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时时修心性”(《洪吟》<真修>), 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和层次。

(2)、发现对方的执著向内找。如果看到别人有执著,特别是同修,也一定有自己要修的东西,在善意的指出对方的执著时,要找一找自己也可能有这方面的执著,找到后修掉。

(3)、身体出现消业状态向内找。如果身体出现消业状态(不影响正常做“三件事”),感觉到哪里不舒服了,疼痛了,都要悟一悟,向内找。如咳嗽了,可能是没注意修口,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么说这话的执著是什么?找到后,把不好的东西修掉。

(4)、出现干扰和迫害向内找。如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身体、工作、经济等方面的干扰和迫害,一定要向内找,并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不让邪恶钻空子。

(5)、做真相资料中向内找。开始,做资料总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意愿去做,和同修协调不好,整体配合差。通过学法和与同修切磋,找到了总想自己说了算,指挥别人,不让人说的执著,提高心性后,认识到,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应主动听取同修的反馈建议,众生需要什么做什么,整体协调配合好才是我们应有的状态。当自己出现做事心、急躁心、完成任务等执著心时,打印机就出现故障,开始我并没有悟到,总是用人的观念想:可能是零件老化了。其它用具也是一样,不好用就处理掉买新的,不知道珍惜有限的大法资源,通过学习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看同修写的有关体会后,再出现故障时就先向内找自己、发正念清除干扰,并与它们沟通,让它们好好工作,和大法弟子一起完成救度众生的历史责任。后来我体会到,每当我对利益有执著时,打印机就卡纸;出现惰性时,蓝色墨水就堵头,当我悟到自己的执著时,打印机就正常工作了。

(6)、生活用品出现故障向内找。如管道漏水,饮水机或其它电器不能正常工作,自行车经常掉链子等等,可能都是自己在修炼中有漏造成的。

二、坚信大法,开创修炼环境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造谣的宣传,自己和家人讲真相不到位,丈夫和孩子不明真相,不让我学法炼功,丈夫撕碎了《瑞士法会讲法》,孩子扯断了一盘炼功带,由于自己没尽到责任,才导致这样的结果,致使他们对大法犯罪,我的内心深处感到对师父、对家人都非常的愧疚。尽管我没做好,但我知道,按 “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强身健体没有错,大法是正的。我坚定一念:一定要修炼下去,谁也阻挡不了我。丈夫对我说:“如果你再炼,咱们就离婚”。那时,我想到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背诵着。我和丈夫说:“家里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第二天上班时,我就把所有的大法书、炼功音乐带到了单位的办公室,准备不回家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做的很差劲,没有善心,没做到忍)。来自家庭的阻力,丝毫没有动摇我修炼的决心,反而使我更坚定了。到了下午,丈夫让孩子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说不和你离婚了,回家吧”。

我回到家里以后,仍一如既往的学法炼功,丈夫和孩子虽然不说什么了,但是,他们没有了以往的笑容,家庭中那种欢乐气氛也不见了。我看到了他们内心的压力很大。丈夫看到我出去发资料,还是接受不了,我想,他不修炼,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我应该为他考虑,站在他的角度想想。后来,我很理解他,做有关大法的事我就尽量不让他知道,时间长了,真相知道的多了,也就好了。通过学法,自己渐渐的提高了心性,一边将事情不断的做好,证实大法,一边和家人深入的讲真相,并逐渐的添置了新设备做起了真相资料。

因为丈夫是高校教师,学历很高,比较固执,又受邪党无神论影响不信神,所以和他讲真相有一定难度。孩子也曾经受他的影响,为了让他们更進一步明白真相,我就经常选择下载一些丈夫能接受的神传文化故事给他和孩子看,也从做的资料里边选择比较有说服力的内容给他们看,给他讲我所了解的国内、国外好多高级知识份子修炼大法的情况,逐渐的他们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认识,并做了三退。

二零零七年,我在同修家里了解到“新唐人电视台”和明慧广播电台转播的内容和情况后,既能及时看到有关大法的内容和神韵晚会,又能与全球大法弟子一起集体炼功,太好了,很激动,准备安装。到家就和丈夫说安装天线的事,他听后就急了,因我们住在高校院内的家属楼,他怕学校发现了找麻烦,并生气的说:“你要敢安上,我就把线拽断。”事后,我找同修切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的自己的执著:开始的基点是为我为私的,想自己方便;提高心性后,基点是为了救度家人和众生,让他们了解大法洪传世界的形势,明白真相;我的思想转变后,站对了基点。过了一段时间,在他外出时,我就联系人去家里安装天线,一边安装一边发正念,排除黑手烂鬼的干扰。正在调试时,丈夫回来了,当时,我正念很强,心态比较平稳,什么也没想,他看到工作人员调试,主动打招呼,还上前帮忙,不但没生气,还乐呵呵的。使我真正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有一段时间,丈夫还和我一起炼起了动功,但没坚持多久,又不炼了,我想,时机可能还不成熟,顺其自然吧。现在,丈夫和孩子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他们很认同大法,他们也在尽量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时,丈夫还能帮我做一些大法的事,他还向和他一起开公司的合伙人介绍学法轮功的好处,并让他的妻子修炼法轮功,我把《转法轮》和炼功音乐送给了她。从零八年开始,有两位同修来家里学法,他和孩子也很理解,比较支持。开创了较好的修炼环境。

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在修炼大法之前,我的性格急躁,不能容忍,争强好胜,妒嫉心、争斗心很强,名利心很重。修炼后,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修去了争强好胜的心态,把名利看淡了,好事让给别人,能容忍了,说话温和了,不和别人发脾气了,结膜炎、胃溃疡、神经衰弱等疾病全好了,和我经常接触的领导和同事,看到我的性格和身体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并为单位节约了很多医疗费,都很赞同大法,有的走入了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后,我一边证实大法,一边讲真相,虽然当时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担负的历史责任,但是知道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也不能沉默,记得九九年“七·二零”刚刚过去几天,集团组织召开所谓的揭批大会,在会上我说:“据我所知,炼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而且炼法轮功的人身体都很好;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我很不理解。”当时主持会的邪党书记说:“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让炼就不能炼。”会后,自己越想越懊悔,是因为当时有顾虑心、怕心、保护自己的心,没有把真相讲到位,我要把自己的亲身体会讲出来就好了。那是我第一次在人多的场合讲真相。

后来,我就和熟悉的一些人讲法轮功真相,自己修炼后身心的变化,有时,也利用单位的便利条件,自己买纸打印一些真相资料(当时家里还没有打印机),给熟悉的领导和同事看。随着心性的提高,并利用同学聚会、参加婚礼、外出办事等机会讲真相、劝三退。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我自己逐渐的购买了打印机、专用电脑、刻录机和一切所需的设备,利用工作之余上网下载、做资料,供给其他同修发放。

通过不断学习师父的讲法,使我认识到:讲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历史责任,力争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有新的突破。现在,无论是上班还是外出,都带上一些真相资料,遇到熟人和有缘人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或给他们资料看。

我还存在着不足,例如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差,不是见一个讲一个,只是选择自己认为比较善良的人讲;和丈夫一起工作的教师讲真相有顾虑,怕矛盾。今后,我要尽自己的努力,不断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