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做个上士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

学法得法

我今年八十岁了,我没上过学,不识字,我口述自己的修炼经历,请同修帮我整理出来与各位同修交流,向师尊汇报。

我一九九六年四月喜得大法,修炼十四年了,得法一个月左右师尊就给我清理身体,当时消业的症状就是连拉带吐,拉粉红色的水,连续二十多天,天天如此,孩子们都害怕了,但是我知道这是好事,不往心里去,平时干什么活还是照干不误。师尊看我做的好,就鼓励我,学法两个月的时候,我打坐时就能看到自己两个眼角外边有法轮旋转,象拳头那么大,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很漂亮,我更有信心了。

刚开始得法时,我还没有大法书,就是跟着看师尊讲法录像,不长时间就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可是我不识字,所以每天晚上让孩子给我读几页,但是孩子有时不耐烦,我又觉的太慢了,自己看又看不懂,所以心里很着急。可能师尊看到我有难处,又有坚定修炼的心,就帮助了我,所以在我打坐或睡觉时,《转法轮》书里边的字象手指头那么大,很清楚,一行行的往我脑子里打,睡觉做梦时,一行行的字都会浮现在眼前。从那时起,我就学着抄《论语》,一个字一个字的照着划。再以后我就对照师尊讲法录音自己看大法书了,不确切认识的字,就做标记,随时向别人请教,走路也想着刚学会的字怎么念,三个月时,我基本上就能通读宝书《转法轮》了。一年后就能背《论语》了。后来我基本上是一星期读一遍,现在已经比较熟练了,但有时也丢字、加字,我现在正在改正这个坏习惯。

虽然我读法不如大学生那么流利,但是同修说我修炼的不比本学法小组的大学生差,当然我知道不能生欢喜心。我现在所有的师尊讲法和明慧周刊全能看懂,但是其它的文字看不懂,当然我也不去看、也没时间看那些,把有限的时间用来学法。

证实大法

自修大法以来在我身上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有一次我给别人开门,手放在门框边上,一阵狂风吹来,铁门猛的关上,把我的食指和中指夹在门框缝中间,手指头肉皮被挤破了,裂开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来人不敢看,我告诉她没事、没事。我想:师尊说好坏出自一念。就这样我捏住伤口,用自来水冲洗了手上的血,也没包扎,结果一会儿不流血了,当天我做饭、洗衣,该干啥还干啥,几天后好了,连伤疤都没留下。

还有一次是夏天,我不小心打翻了锅,一锅开水从头浇到脚,当时觉的全身火辣辣的,我心里说:没事,我有师有法。结果第二天好好的,也没起泡。

还有一次发资料,我不小心把老年卡投到报箱里了,回家乘车发现老年卡不见了,心里很难过。回到家对着师尊的法像说:弟子不小心做错事了。然后把心一横,反正已经这样了,把自己一切交给师尊了,师尊说了算。结果第二天早上我打开窗帘的时候,发现老年卡就在窗台里边(我家住三楼),我又惊又喜,跪在师尊像前连声道谢。

用心做好三件事

我自得法以来,在敬师敬法方面很注意,只要能想到、有条件就做好;学法尽量坚持双盘,因为自己知道看书慢,就抓紧时间学,时间少就背《洪吟》,困了就干点家务活,擦擦桌子、洗洗毛巾,清醒了再学。炼功、发正念和集体晨炼从不间断,一次不落。而且我现在还带新学员一起学法,目前她也很精進。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就开始发资料、挂横幅、贴不干胶讲真相,后来就发神韵光盘,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一星期两次去取资料,回来分给九个同修往外发放,几乎把我们城市发了个遍。那时我都七十岁的人了,在师尊的加持下一点都不觉的累。

我讲真相劝三退,三言两语即成。我走到什么地方碰到有缘人,开口就问:你好,你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是团员或少先队。我说为保平安你三退了吗?三尺头上有神灵,你说退了神就能听见。有时候碰到年轻的就问:你是党员吧?一次对方说:我是党员,大娘你怎么知道?我又说:我会看,都说三退保平安,你快退了吧,我给你起个名叫某某。然后告诉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挺高兴的三退了。我碰到不同的人换个称呼,不管走到哪里都讲真相,他们都三退了,大约有二百多人,其中有公安的,有村支书。

我每次劝退回家都让孩子重写一遍,然后交给同修。有一次我劝退了一个姓潘的,我不会写他的姓,就画了个盘子,回家让孩子写上。

我知道做的还不够,比做的好的同修差的远,以后我会努力做好,在修炼中要勤而行之,做个上士。

最后我还想说几句:明慧网的文章对我帮助很大,谢谢所有参与的同修;也希望所有同修大家共同精進,修炼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师尊回家。

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