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中反迫害的六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通过学法炼功,大法的法理改变了我的人生,从精神到身体,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修炼之前,自己性情粗暴,身体多病,修炼后,自己简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性格变好了,身体强壮了,原来身体上的好多病状全部消失了。自己身体上和性格上的变化,我的家人和周围的人有目共睹,这些变化也使我对修大法更加坚定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的迫害,从此,大法弟子也开始了讲真相、反迫害与救度世人的艰苦历程。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到处讲真相、贴标语、发真相材料。因为有漏,在二零零二年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关進了看守所遭受迫害。在看守所,狱警们不让学法,也不许炼功。面对邪恶的环境,当时自己心里想,即使被绑架到这里,也一定要走好自己的路,绝不能配合他们,不能被邪恶吓住,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也决不后退,要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同修们在看守所中提出要学法、炼功,狱警不让,并调来一个班的武警对我们進行毒打。有一位同修年龄很小,狱警们看她年龄小就专门对她下毒手,看到当时的情景,我大声喝道:不许打人!我的声音刚落,狱警们就直冲我来了,他们疯了一样毒打我,电棍触到我身上发出响声,皮管子像雨点般抽在身上,当时我被打的晕了过去。直到狱警们打累了,手中的电棍也没电了,他们才停止作恶。我苏醒后,看到身上都被打成了铁青色,整个头部和脸部到处是伤,多处向外渗着血,很长时间走路都困难。即使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我也绝不屈服,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走的是最正的路。

我每天坚持炼功、发正念,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狱警发现就打,但我仍照样做我该做的事情。狱警郝日峰拿我实在没办法,有一天他气呼呼的对我说:我改变不了你,你也别想改变我。就这样,我在当地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之后,又被送到了沈阳大北监狱進行迫害。

邪党政权一层更比一层邪恶。在大北监狱,狱警每天都强迫大法弟子背监规,强迫做苦役,还让犯人对大法弟子進行包夹,他们不让我们学法炼功,不许同修互相之间说话,不许串房间。我刚到时,没有及时進行反迫害,也跟着干活。几个月后大北监狱搬迁到沈阳监狱城。这时已是二零零三年十月份,监狱每天只让我们睡几个小时的觉,整天干手工活。我与其他同修共同反迫害,不配合狱警做任何事,不参加苦役。当时我想,这里不是劳动场所,我不是来做奴工的,这是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来正法的,绝不服从监狱的一切恶令!

1、狱中坚持学法炼功

监狱不让学法、炼功。我被关的监区有二十六名同修。我想,作为师父的弟子就要走正走好每一步。狱警不让学法不让炼功,那是邪恶害怕,大法弟子就应该堂堂正正,不能被邪恶吓住。

我第一次炼功,狱警把我关入严管队蹲小号,戴手铐脚镣,上背铐,上背铐时,手铐在铐了一段时间后就自己打开了,我真正体会到有多强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在狱中之狱的两个月期间,我每天除了炼功外,就整天背《洪吟》和《转法轮》第一讲,想起哪段背哪段。当时自己满脑子只有法,不想其它的,也想不起来。

我在严管队期间,正是二零零三年腊月,大年也是在严管队里过的,吃饭时不给筷子和勺。一切都用手抓着吃。简直邪恶极了。后来我想,总在这里也不对,要把其他同修都带起来,一起反迫害。想到这些后,真起作用了,没过几天狱警就把我放回了监区。这时,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和经文也陆陆续续地接到了,有法的指导,同修的心性上来了,整个监区有百分之九十的同修都参加反迫害,学法、炼功、发正念,正念都很强。

因为我回去炼功,其他同修也跟着炼,狱警又把我送進严管队,给我上十字架三天三夜及戴脚镣等各种迫害。我想修炼就是修自己,不管怎样,我也要精進。在严管队关了十七个日夜,我又回到监舍。在经过两次性反迫害之后,监区把我转到印刷厂第十监区继续進行迫害。

二、带动同修反迫害,整体提高

无论到什么样的环境都有我要去的心,同时也有我要做的事。到印刷厂,我首先和服刑人员多接触,因为白天没有服刑人员在舍,都出工,所以我跟着出工上车间,我出工只是一段时间,后来就不出去了。我出工不干活,有时间就向犯人讲真相。狱中有很多长刑人员不知道法轮功,通过讲真相和大法弟子的言行,他们才知道大法好,是中共在骗人。

我到十监区第一天,狱警找我谈话说:听说你在监舍炼功,咱们监舍不许炼。我笑着说:学法炼功是我的信仰,这么好的功法怎能不炼呢?你们不能听江泽民的胡言乱语,他是在骗你们,善待大法是你们的福份,不能作恶,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一定要明辨是非。他说:上级不让炼你就不能炼。我说:这是我的自由,任何人都无权限制。就这样,我天天都坚持炼功,但每次都有干扰。说着轻松做起来难,不在地狱不知小鬼啥样。不在那个环境中,体验不到那里的邪恶。通过向犯人讲真相,时间长了,使一些犯人也明白了真相,局面在一点点好转,情况也发生了变化,我再炼功他们也不太管了,我在印刷厂开创了炼功的环境。

关我的监舍五号楼五楼,和原第二监狱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不在一个楼,他们是四号楼五楼。因为前楼的一些同修没能突破各种迫害难关,每天都挤到大厅里干活、听邪党广播,有几名同修因为反迫害被关進严管队。我看到前楼同修的环境心里很不是滋味,就下决心要与大家一同反迫害。因此,我每天晚上故意在灯光下炼抱轮,想让前楼的同修看见。几天后,被前楼狱警看到了,就上报监狱,说我在监舍里炼功没人管。结果监狱直接打电话找了监区长,监区加紧了对我的迫害。监区每班派出两人对我進行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轮班看守不让我炼功。面对邪恶的嚣张气焰,我没有畏惧,而是大胆地找管教讲真相,管教不但不听,反而张口骂人,我一看没有别的办法,就在他们的办公室里公开炼功。心里想:不用犯人看守,我就在你眼皮底下炼。他们害怕极了,急忙找来几名犯人把我往监舍里抬,他们一边抬,我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在监舍里,号长不让炼功,那我就在号长的床上炼。管教一看没办法,就下令,只要有人炼功就打。当时正赶上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放假期间,监区下令看见炼功的就打,犯人如果不管就要扣分,并且不给减刑。一天晚上我因为炼功被打得走不了路,上卫生间连蹲都蹲不下,过了一个多月才好。后来,我给监狱写信告发管教,揭露迫害,管教非常害怕,他们找到我劝我别再告了。就这样,我以后再炼功,他们也不管了,对我说别叫监狱知道就行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前楼的同修也开始了反迫害。他们开始发正念,拒绝苦役,共同走出来证实法。二零零六年年末,前楼法轮功监区解散了,大法弟子们被转到各个监区。于是,大家开始在监狱里全面的讲真相、劝三退,监狱里很多服刑的犯人都退出了邪恶的党团队组织。我们那个监区有一百零几人,在我与另一名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有八十多人先后退出了邪党组织。

监狱每天晚上都要点名,点名时每个服刑人员都要下地站着报数。当时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我没有罪,更不是犯人,是邪恶将我绑架来的,我怎么能随便听他们的呢?所以我不站起来,不承认他们的迫害。

我被非法关押了六年,每次反迫害都是靠坚信大法闯过来的。后来,监狱中的全体大法弟子通过各个方面的努力,坚持集体学法、炼功,坚持以多种形式反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沈阳第二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彻底解散了。这里的大法弟子被转到其他监狱去了。自此,沈阳第二监狱没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了。

在正法当中,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之下做成的。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大法作指导,别说自己在邪恶监狱里经受住了六年的残酷迫害,就是六天也难以承受的。

因写作能力不高,水平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