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同修向常人片面强调不吃药不打针的看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我想谈一下同修在严重病魔情况下向常人片面强调不打针不吃药造成的负面影响。

我有一个常人朋友,去年到我家里来玩,我给她放神韵光碟看,看后她对神韵的演出评价很高。然后又看了“藏字石”等光碟,她明白真相后也做了三退。前几天又打电话让我去她家玩,在她家闲聊时又谈起了法轮功,她却突然态度大变,什么“痴迷”、“精神不正常”的话都说了,还劝我别炼了。我就想她怎么出现反复了?作为修炼人首先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哪做错了?发现自己有一个很大的执着:听到顺耳的、夸赞大法的话就有欢喜心,听到相反的话就容易被常人的情绪带动,与人争辩,而不是用神念去对待,这样做不但救不了人,还会适得其反。我想这次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就先发出一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使她从新正面认识大法。然后我耐心的问她怎么回事?她给我讲了她娘家邻居的事情。

她娘家邻居俩口都炼功,被派出所片警非法抓走后,男的写了“保证”表示不炼了被放回家,女的(学员甲)坚定的就是不写保证,家里人托关系把她弄回来了(常人是这么说的,也许是同修正念闯出)。丈夫说她太死心眼儿,你就说不炼了回家再炼嘛。后来丈夫受病魔严重干扰,卧床不起,学员甲就给丈夫念《转法轮》。有一次把丈夫扶直背靠墙站着,并用东西固定住,不让他倒下来,依旧对着他念《转法轮》(而且是当着常人的面这样做)。她自己脸上长了皮疹,常人说你抹什么什么药膏会好,她说炼功人不打针、不吃药(其实她完全可以笑而不答的)。

听这位常人朋友讲完后,我总算明白了她的误解大法的原因。我告诉她:那是(学员甲)她个人的想法,不能代表大法。“不打针、不吃药”是因为我们通过炼功身体健康了,用不着打针也用不着吃药,好好的身体吃什么药呀,是药都有三分毒。但是身体健康的先决条件就是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真、善、忍”要求自己,去掉自身不好的思想和各种执着心,才能达到健康的身体。你邻居的丈夫说假话、耍小聪明就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要求,不向内找自己错在哪,还怪妻子死心眼儿,那他就是个常人,常人生老病死都是正常的。你母亲九十岁了也没炼过法轮功,不也去世了(她母亲才去世不久)?同修甲也是从形式上走极端(没有从心性上找原因),没有想她这样当着常人的面做对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会加重病业。听了我的解释,我的朋友态度缓和了许多,劝我注意安全。

另一同修乙在医院照顾母亲(常人)时,在给母亲测血糖时突然心血来潮,给自己也测了一下血糖,没想到结果她的血糖和母亲一样高。她母亲去世后,同修乙本来很好的身体迅速出现“糖尿病”的症状,牙齿脱落、眼睛也看不清了,五十多岁看上去象七十岁,而且昏迷几次,送医院抢救过来,依旧不向内找原因。她测血糖的事不想让同修知道,她的常人朋友把这件事告诉了同修,同修想帮她悟就提到这件事,她不但自己不悟,还让同修自己向内修找自己。渐渐的她昏迷栽倒的次数越来越多,儿子让她吃药打针,她说老师说了炼功人不吃药、不打针,但每次都是儿子把她送医院抢救,连续几年都是这样,她还说自己在过生死关。儿子原来很赞成她炼功,现在却要收她的书,不让她和同修接触,见到大法弟子就赶走。她在自家店里的墙上写标语,她眼睛看不见,她摸着写,儿子在后面擦。起到的都是负面作用。

还有个九八年得法的老同修丙,九九年“七·二零”后回农村老家,不想让片警找她麻烦,片警通过户籍找到农村老家,她有点怕就不敢炼了,但是又觉得以前炼功时身体确实很好,又想炼,又放不下这个怕心。逐渐的修炼前的病又回到她身上,她就又悄悄炼功,又吃农村的偏方药,还一瓶接一瓶的吃她徒弟推销的“完美”食品,同修指出来她这样做法不符合法,她说那不是药是食品,徒弟当她的面说:你们看我师傅吃“完美”身体健康了,她也没反驳,也没做任何解释,后来自己为了给孩子积分,以孩子的名义也推销起这种食品了。最后因糖尿病合并发病住医院了,几家大医院住过来,花光一辈子的积蓄也没治好,就这样去世了。

这类事情在老年同修中比较多,我把这些事写出来也是给老年同修提个醒。师父讲:“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我们有很多很多年龄大的老同修就非常精進,那确实是走路一身轻,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做真相资料、发传单不亚于年轻人(我自己就有深刻体会),那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试想,个人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都舍不得放下,一手抓着佛,一手抓着自己那点私利和肮脏的心不放,还怎么好意思谈放下生死呢?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应该怎么做,师父早已讲得很清楚,做好三件事抓紧时间救人。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怎么能去救世人呢?年龄大的同修时间更珍贵,更应该珍惜。都得法了还有什么舍不下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精進要旨》〈无漏〉)写到这里正好到了正点发正念的时间,我停下来去发正念,发正念时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着,也不知道是为逝去的老年同修流泪,还是为师父为慈悲救度我们付出的艰辛感动得落泪。

个人层次所限,所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