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病魔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最近在明慧网上看到有同修被病魔迫害离世的事情出现,我们当地也有被病魔夺去生命的同修,目前还有两位被较重的病魔干扰(其中有一位是从二零零二年在邪恶的黑窝里就出现病业的迫害,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走出被病魔迫害的魔难)。这些同修,他们有的修的精進,有的修的不精進。有的是年轻的大法弟子,有的是年岁大的大法弟子,多数是老学员。但不管怎样,不管是什么情况,不管年岁大小,都不允许旧势力以病魔这种方式夺走他们的生命,使他们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

今天我把自己过病魔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由于自己修的不精進,过病业关过的不好,一直不好意思写出来,又不会写,所以一直没写。今天我看到有这么多同修被病魔迫害离世,我觉得还是应该写出来与还在病魔中被迫害的同修交流,让同修们尽快走出这一魔难,提高上来。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得法的,得法前我三十多岁,人虽然年轻,却是一个病业缠身的人,患有慢性胆囊炎,胃粘膜肥大,心肌缺血,偏头痛、慢性宫颈炎,身体非常糟糕,正在我被病折磨的很痛苦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大法。修炼大法后我身体上的疾病都不翼而飞,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但就在这时,一九九九年的七月,突然乌云密布,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邪恶的中共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打压迫害。使我们大法弟子失去了修炼的环境。由于邪恶的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又多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在邪恶的迫害下,自己有怕心,配合了邪恶在洗脑班写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再加上失去了修炼的环境,逐渐逐渐的放松了自己。后来也悟到自己没做好,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努力从新做好,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虽然感觉也在逐渐悟到法理的内涵,层次在突破,渐渐成熟,但是由于某些方面法理不清,长期人心不去,观念太强,结果造成被邪恶钻空子,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下面是我过病魔关的经历。今天写出来,供同修参考。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我与一位同修去当地看守所跟被绑架拘留的母女两位同修上钱和发正念,当时我的左脸痛,心头有不适的感觉,我也没在意它,但过了几天还严重点。我就发正念清除它,否定它不是消业,是邪恶的干扰。但这种状态时好时坏反反复复,一天比一天严重。一直持续了三个月。左脸不但痛,还一身浮肿疼痛,脸蜡黄,手脚发软无力,脚心发烫,拿东西手都要抖,全身发冷,颈部也痛,象套着一根绳子一样的难受。人也瘦了八九斤,心里火辣辣的,象散豆腐花一样的在抖和一阵阵的难受,连坐三轮车都抖到自己的胃子痛,本想很快就会过去,结果一拖就是三个月,但持续时间长了,人在难中就把握不住自己了,各种常人的心都出来了,正念也越来越弱,心性往下掉,一切都往下掉,就用常人的观念来看待问题,没站在大法的基点上来看待问题。心想是不是得的常人的什么怪毛病,实际上也是在求得病。时不时的冒出得“重病”的念头,怕别人知道自己有病不治,怕死了给大法造成损失,起负面的效果。一直都有二十多天了,身体越来越难受,到了六月二十几号,动了常人心去了县医院检查,但医生说你这种症状不知道是什么病。然后我又去了本直辖市的市级医院做磁共振检查,检查结果还是没有病。我这种行为就象师父所说:“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转法轮》)。到了八月几号人很虚弱,已经坚持不住再去上班了。这段时间法也学了,自己正念也发了,三件事也在做,“漏”也找了,可是还是不见好转,搞的思想负担很重,不知道自己误在哪儿。明白自己一定是有执着隐藏很深,被邪恶钻了空子,而我自己发现不了,我想,碰到这一难不是无缘无故的,也正好利用它来提高自己的心性,看来到了非提高不可的时候了,这也就是放下生死的一大关。最后又是怎样突破这一关的,有以下几方面。

一、坚定信师信法

由于自己信师信法不够,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去了医院检查,动了人心。没有从根本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后来我悟到,是自己信师信法的心不坚定,自己的路没有走正,让邪恶抓到了迫害的把柄,使邪恶加大迫害的力度。最后我横下一条心,放下生死,坚决不再去医院检查,坚决不再吃一粒药,因为去了医院检查路就已经没有走正了,如果再去吃药路就更没有走正,我想,我是一个修大法的人,我没有病,这是干扰,是迫害,这些难受的状态不是我,是宇宙败坏了的物质。有这么伟大的师父、有大法,师父教了我们除恶的方法(发正念),又赐予了我们神通,还怕什么呢?自己是大法弟子,心一定要正,路一定要走正。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闯过病业关。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是来助师正法的。是来救度众生的,不能来当破坏大法的魔。弟子就是有执著也不允许旧势力和邪恶烂鬼来考验,弟子只听师父的,去留由师父说了算,弟子有很多隐藏很深没有找到的执着心,请师父点化。其实,当时师父一直都在点化。我头脑中一直都反映出一句话,“意不坚 关似山”(《洪吟二》<断>),当时我也悟到,但就是自己这颗心放不下。

二、静心学法向内找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静下心来,不抱任何执着心、观念、目地和有求之心学法。在法上认识法,通过学法正念越来越强,不断的向内找,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结果找出一大堆的执着心和最根本的执著心。当初是抱着避难和治病的心走入修炼的。这颗心一直隐藏很深,没有去掉,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人心。再加上自己长期以来学法走形式,学法心不静、炼功和发正念心也静不下来,做三件事象完成任务一样。各种执著心,怕心、名利之心、争斗心、求安逸之心、妒嫉心、色欲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之心,贪小便利之心等等,这些执著心都非常的强烈。修大法的心不正,常人的观念重,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没做到实修,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在整个病魔迫害过程中,都在用常人的观念看问题。从而让邪恶钻了空子,演化出很多的假相来,你越觉得象常人的什么病它就越演化出常人的病的症状。师父说:“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转法轮》<论语>)。“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转法轮》)实际上一切症状都是顺着人的执著心演化出来的假相。但自己修的不精進悟性太低,使这个难加大,时间被拖长,影响了做三件事。

三、加大发正念的强度和力度

我每天除了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外,还有就是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都坚持高密度的发两个小时的正念,清除病魔迫害我身体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决不允许邪恶以病魔的方式迫害我的肉身,清除我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通过发正念,心静的多了,念也正了。

四、清除共产邪灵

由于自己的悟性低再加上自己有贪小利的心,没有把家里很多的共产邪灵的书销毁和烧掉,而是拿去卖给了收废品的(今天写到这里我感到汗颜)。这些邪党的书卖给了收废品的,根本就没有把它销毁掉,虽然不在自己家里,但它在另外的空间仍然存在。所以让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邪恶对我身体迫害的因素。其实慈悲的师父多次点化我,睡梦中多次看到自己家的阳台上有火在烧东西,其实就是师父在点化我,叫我把那些邪党的东西烧掉。当时没有悟到,后来,我们当地做协调的同修和另外两位同修来我家,她们给我发正念和与我切磋。

当时我和协调同修说:我说我这段时间不但身体被迫害严重,大脑中还不断的反映出其它法门的东西来。协调同修就说:你家里的环境你清理没有,家里放有其它的东西没有。我说共产邪灵的书卖给了收废品的去了。当时协调同修就说:这些东西你怎么能卖呢?一定要销毁掉。她还举了我们当地另外一位被病魔迫害的很厉害的同修(心脏装了一个起搏器)的例子,这位同修家里有一个玉石做的邪党党魁的像,当时这位同修也是拿去卖了而没有销毁掉。她说这位同修还觉得卖便宜了点,结果被病魔迫害的这么厉害(这位同修一直都没有摆脱病魔的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协调同修和我切磋后,第二天我再次对家里的书進行清理,不清理不知道,一清理那些书里面太多共产邪灵的东西和画像。因为当时儿子刚好高考完毕,把在学校的所有书都带回来了。那些所有的政治书、语文书、历史书和课外参考阅读书里面都有很多共产邪党的东西。这次我就全部把这些东西装在口袋里,拿到我家住的楼顶上全部通通烧掉,当时烧到那些邪党党魁的画像还叽叽的叫。把家里的环境清理了后,病魔也逐渐的消失了,身体也一天天的恢复了正常。

我悟到以上几方面的原因,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这次病魔关。但更多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承担了,我所走的每一步,点点滴滴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师父的救度之恩,感激师父的慈悲呵护,再次给我机会,重返修炼之路,我只有按师父的要求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报答师恩。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