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修炼 完成史前大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我是六十岁以上的人,一九九六年得法。受一九九九年打压迫害,“七·二零”当天就被非法隔离、非法审讯三天不让回家。由于自己听信了谎言,走了弯路,成了属于只学《转法轮》不学新经文的那种学员,没能走出来。虽然心中也知道自己是炼功人,但实际上放松了心性的修炼,也和常人一样喝上了酒,成天里吃吃喝喝混到常人中了。中途几次同修找我切磋,自认为悟的对,听不進同修的劝言。直到二零零五年的十月份,同修送来一本《忆师恩》让我看。

得法

同修的回忆文章,字字句句打动了我的心。让我回忆起当年得法时的激动心情:

得法前四十岁的人身体不好,成天感到身体疲惫不堪,学炼过多种气功,但都收效不大。直到偶尔的一个机会碰到老家一个病人,因肠粘连开刀伤口不愈合,经几家医院住院治疗也无效,学了几天法轮功自愈了。这事在当地引起很大轰动,我感到惊奇,到他家专门拜访。在他家我见到了《转法轮》。书中那些看似平常但都是在别的气功书中找不到的法理,吸引了我。尤其是书中提到的“炼功为什么不长功”(《转法轮》)特别让我关注。几年来我练过好几种气功,总觉得收效不大,书中能解释为什么不长功那正是我需要的。

看到眼前活生生的怪病痊愈的神奇事例,打动了我的心。我当时动了一念:“我要学法轮功。”在他家学会了五套功法的动作。带回大法书仔细一看,书中那些使人感到深深的又实实在在的法理,很多都是从未看到、听到的。高兴之下,三天读完《转法轮》。神奇的是三天后师父给我灌顶,身体一身轻。那是从没有过的一种美妙,抬腿好象要离地的感觉。记的一九九七年秋,在本地召开的一次法轮功学员交流法会上,我在会场中,不知什么原因,眼泪哗哗下淌,不止一次的流淌,那是我一生难忘的。

看到《忆师恩》书中,篇篇文章里,学员们得法修炼中的幸福回忆,眼泪再一次的止不住的流淌。这使我悟到一定是哪里做的不对,师父在管我,启迪我。不由得心想我要看新经文,進一步了解大法。通过学师父的新讲法、新经文。发现原来自己学的法、炼的功,法理不清,只停留在祛病健身的感性认识,对宇宙正法中大法学员的职责这层法理根本没有看到。细细回想过去,自己太自私,愧对师父的教诲,师父给了那么多,大法受难,自己却无动于衷,做了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怎么办,虽然几年的时光白白的过去,看到师父讲的只要这件事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对修炼人就有机会的法理。自己痛下决心赶上去。

做三件事

开始做三件事时,粘贴标语、撒传单心里非常害怕,甚至见警车、警察都害怕。越害怕越遭人举报,派出所找到单位,单位又找人捎信,说是你炼功在家炼不行吗?以后不要出去活动。同时给家庭成员施加压力,妻子也承受不了了,说我有外遇要跟我闹离婚,非常凶。有一次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拿尖刀逼着我的胸膛,要我答应跟她离婚。我想这是无中生有的事,我当时悟到这是旧势力、邪恶制造矛盾不让我走出来,不能承认它。但我记的师父讲法中讲到,对人永远是要善的,我不能跟我妻子发脾气,于是我一边求师父救我,一边发正念:解体操控妻子迫害大法弟子,对正法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妻子瞪着两只眼,刀在我的胸前晃着要我表态,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干离婚的事,你要干那是你的事,我不能干,别的我也不跟你多讲了,就是这么个态度。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讲,当时我的念很正,我把自己交给师父了,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我默默的求师父、发正念,我的念很正,不管她怎么说我也不作声,她那股凶劲越来越小,走到了外间客厅生闷气。我心想是师父救了我。第二天同修来我家玩,我们在一起切磋,才化解了这个矛盾,我知道也是师父安排的。

我深深的感到师父太慈悲于我了,但从内心也感到懊悔,是自己修的不好才让妻子当了这回魔,讲真相也不顺。到一个过去认识的老干部家,带了部份真相资料,跟他老夫妻俩讲真相,当时也没讲通,只接受了资料。可是第二天上午,我的心七上八下总感到不安,左眼皮不住的跳,不知什么原因。十一点钟左右女儿找来,说你昨天上谁家了,人家害怕连累找到单位,多亏了接待的人明真相给解释过了,说他也是好心不会有事的,才平息了。我又发正念,使自己的心才平静下来。想想三件事刚要做,怎么这么些麻烦,初步分析:一,几年来落下的课程太多,对师父讲的关于个人修炼与宇宙正法的法理悟的不够。二,对讲真相救人的法理掌握还不清晰,讲真相不到位。三,信师信法不够,讲真相执着自己的知识水平,不是证实法而是证实自己。所以,救不了人还招来麻烦。想起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按师父的教诲,我决定从学法上突破。我抄写《转法轮》,半年的时间抄完了一遍《转法轮》。随后我又每天不记快慢、不带观念的背诵《转法轮》一个小时。同时每天抽空抄写师父的新讲法,很快抄完一遍师父的几本《各地讲法》、《精進要旨二》等。在认真学了师父的这些新讲法后,原先迷茫疑惑的问题,得到了解答。初步找到了出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对大法的法理不清。因此,做三件事时不在法中,没有法的威力。在讲真相时带着对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仇恨去讲,基点没有落在揭露迫害是为了救度众生上,争斗心很重,才招来的那些麻烦。也找到了怕的主要原因,是信师信法不够,针对怕心我反复背诵师父的法。

经过一段学法、同化大法,感到自己空间场内怕的物质清除了很多,做起事来轻松的多了。记的有一次在一个楼道发真相资料,上午十点来钟,在三楼的一户门口正要粘贴真相资料,大门忽然开开,和户主迎面相对。户主说:“可吓死我了。”我说:“对不起,给你送好东西来了,要不给你吧”。他说:“好。”接过真相资料,返回家中放资料,我马上走开。还有一次印象最深的,也是白天。在一个农村小庄,街上也没看见人,我向每户发着真相资料。忽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干啥的?”我回头一看,见三十多米远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站那里吆喝。我镇静了一下,说:“发广告的,广而告之,人类将有大劫难,告诉人们如何躲过劫难。”边说边向她走去,并给了她一份资料。我说:“还有很好的文艺节目片子,太美了,这是你从未见过的节目。”她说:“我没有这样的设备放,不要。”在她看资料的时候我就的走开了。我真正体会到师父讲的相生相克的法理中,没有了怕,也就没有了迫害的因素的深奥法理。

自此,讲真相心中也有了底。有一次,在一个朋友家请客的饭桌上,我们五人中,一个人是刚刚退下的村书记,两个人是企业老板。心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要救他们。我把话题引到社会的腐败,他们都有同感,讨论到现在是小官小贪大官大贪、没钱不能办事,假货充斥,坑蒙拐骗到处都有,社会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我说:“靠法律管不了人心,法律再多、再严,人的贪婪与仇恨同样能使人丧心病狂,铤而走险。只有人的道德全面回升,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他们齐说:“对。”我说: “可是现在做好人都很难,不信有人出去学雷锋,还有人会说他是神经病呢,人家法轮功讲出‘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坏人唯一标准,点出做好人的标准,这不就是在危难之中,提出的救人的法吗?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打压前七年的时间,在国内有一亿人修炼,现在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可是这样好的功法,遭到共产党的迫害,几十万人被判刑、劳教,几千人就因为修‘真善忍’做好人,被活活打死。法轮功是佛家的一种上乘的修炼功法,迫害修炼人犯的是天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所以人不治天治,这就是在贵州发现的‘藏字石’,在当地人们叫作天书的上写的,‘中国共产党亡’。这是上天拉响的警报,那些参加过党团队组织,曾经举手把一切献给它的人,在他发毒誓时,共产邪灵就在他灵魂上打上了印记。有功能的人能看到,圣经中有记载。所以,加入了党团队的人赶快退出,不要做它的陪葬品。现在有六千多万明真相的人,退出了共产党,拥有了未来。”(我给他们拿出藏字石门票传单,让他们看)我说上天只看人心不走形式,只要从心里退出就行。我说:“你叫什么名字?”问退下来的书记。他说:“我是某某某”,我说我替你退出怎么样。他说: “好,谢谢”。其余两个人,我问:“你二人也退了吧”。他们都痛快的答应了,并各自报上了名字。

法理清晰后,原来有几个没做通的亲戚、老师也三退了。

正念

安全是每个同修都关心的一个问题。实修中我的体会,信师信法是最大的安全。所以,学好法修好自己是最主要的。实修中每个人修炼路不同,状态也不一样,我每次出现安全隐患时,事先身体有反应,轻者心里不清净、心不实落。只要有这样反应不出几个小时,准有邪恶操控人上门干扰。起先也不知道什么事,后来发现了这个规律。我悟到是师父点化、保护我。再出现这些态状,我就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做的一切都是从法中来,不足之处,也会在同化大法中归正。我不承认任何生命,对我的安排,谁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谁动这个念谁是罪。”发正念,直到心静如水为止,不再出现邪恶干扰了。有时突然冒出不好的念头,我不让它引申想下去,马上就否定它,加一念:“谁动谁是罪”,不良念头就会烟消云散。我的感觉是,当每次发正念感到意识不清,发困、精力不集中,就应该引起注意了。我采取的措施是,按点连续发几次正念,直到感到自己的空间场清晰,也就解决问题了。当然,一切都是在每天坚持认真学好法的基础上,才管用的。

修炼中遇到麻烦,只要找准自己的人心抛弃它,真象师父讲的环境马上就会改变。一次与妻子在一块做午饭。从窗口看到迎面来了一个抱小孩的中年妇女,心想,这个妇女怎么长的这么受看,气质中透着一种朴实自然的美。没过三分钟时间,我妻子说:咱的韭菜原来比这个多,怎么现在少了呢?马上跟我干起来了,大吵大闹,说我引来人,把韭菜给了人家。怎么解释也不行非要大闹一场。这时我就想,师父讲遇到问题找自己,自己哪里又不对了,想了想,是刚才看到人家妇女长的好。那是色心,那不正的一念,肮脏的人心,给了邪恶在世间表现的空间。找到这颗心,我从内心对师父说,那想法不是真正的我,我是修炼人不要这个心。就这样一想,妻子的强烈反应就逐渐消失了,再也不提这事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帮助、点化,让我体验修自己的妙处。同时,清醒的知道了用心看女人长的好,就是色心,找到了这个长期困扰我的心,求师父加持彻底清除它。顿感身体一身轻。

学法实修后,对师父讲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一讲〉)的法理,我悟到了其中的一层修炼的内涵。真正体会到,修炼路上无论是做什么工作,还是讲真相救人等等,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修炼的环境:不能神神叨叨,又要时刻牢记自己是个修炼人,把握好一思一念,时刻用大法的法理去同化思想中人的部份。当出现矛盾时,自己与周围环境发生扭劲不协调的时候,一定是个人人心部份突显,占了上风。所以,找自己,找出人心,用大法的法理去归正人心,就是同化大法的过程。这样逐个逐个的人心归正以后,身体也就完全同化过去了。当然,每天的五套动功的动作要尽量到位。

学习了近期发表的师父讲法,思路更加清晰,对个人修炼与助师正法的法理,在认识上不再扑朔迷离,感觉真正走上了一条宽广、踏实的修炼路。得法后中途迷路,耽搁了在世间助师正法时间。我要在今后实修中,运用在大法中修成的真善,慈悲这个法宝,在证实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堂堂正正走在修炼的路上,完成好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