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经历和见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我曾被北京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经历和看到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些迹象表明恶警很可能通过药物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大约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份左右,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当时的一大队,此前在北京读研究生的大法弟子霍彦光出现经常性的精神失常,有时明白有时失常。一天,大家都被强制照常去车间劳动,霍彦光被以身体不好为名安排在班里,有人看着(就是“包夹”监视)。大家回来后,看霍的病情就严重了,手发抖,手指动作怪怪的,眼睛看人呆呆的。听说是给吃了治病的药,可是为什么吃了药反倒症状加重呢?躺在床上睡觉呢,好象脱衣服、穿衣服都难于自理。尤其尿在裤子里和床上自己也不知,大家帮着给换衣服,警察也不给换被子。以前在别的地方,彦光还曾经被恶徒揪着头发将头往墙上撞,恶人曾用擦厕所的脏布堵他的嘴,导致口生“火燎泡”,恶徒也用这样的脏布堵过大法弟子于溟的嘴。这个时候霍彦光离出狱距离是一个月左右,听说是他父亲从外地来接他,至于以后的实情就不知道了。

我在集训队遭关押时,一天,吃过早饭(粥和硬窝头、咸菜。粥是多年的陈旧的小米或玉米面,经常吃出虫子来。一星期能吃上一碗大米粥、一顿馒头就不错)不久,突然一阵头晕。那个警察似乎早在观察着,发现我这样他也没问立即让我到警察办公室,后来的什么细节我也不记得也没在意,但是后来我一直想是不是粥里下了使人产生幻觉的药,不得而知。民航系统工程师大法弟子朱志亮在集训队被关押期间,似乎出现过幻觉或行为异常,这里面是否有人做过手脚很难说。他曾经被七八个警察用电棍乱电,被捆绑。

北京某县一位大法弟子告诉我一件事。就是一直遭受迫害的北京平谷县(区)大法弟子杨树强,被几个人仰面按在班里的地上灌凉水,打这以后落下一个毛病:就是不停的打嗝儿,打冷战。有没有其它异常就不知道了,劳教所怕担责任就提前放树强回家了。树强曾经被团河劳教所集训队(就是严管队)捆绑数月(白天黑夜只有用饭、上厕所解开,平时偶尔解开活动一下),绑的一度腰都直不起来。

劳教所普遍的有一个让人叫“损”的罚人的办法,就是让你长期坐着不动,但是两膝要并拢两手平放在两膝盖上,坐在小椅子上不让动,面对着墙,很近。这个我要会画画就好了,我只能写文字。大法弟子王树启六十多岁,被关在一间小屋两个包夹昼夜贴身监视,让他坐的那个小凳子只有约半尺高,凳面面积大约比篮球的主截面还小,让他坐了两个多月。恶徒还故意把那个小塑料椅子后面两个腿锯短(坐面就成斜面了),给不“转化”的坐。我见过这个小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