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溟被团河劳教所残酷迫害情况补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以下是对大法弟子于溟二零零六年遭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情况的补充,曝光恶警将于溟长期捆在椅子上长达三个月不放,将他迫害致全身肌肉萎缩,骨瘦如柴。于溟现被恶警非法关押到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大法弟子于溟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在北京被国安特务绑架、非法关押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于溟一直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将他拉到团河医院迫害。据悉,北京调遣处恶警想把于溟弄到新疆或河南、河北等地非法关押,但是这些地方都不接收,只好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把于溟从团河医院关入团河劳教所。

于溟被非法关入团河劳教所之后,恶警就紧锣密鼓不择手段的“转化”他,强制给他穿上劳教服,于溟当时脱下劳教服并全部撕碎,绝食抗议并大声呼喊: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劳教人员,我是被绑架的,不穿你们的劳教服,也不吃你们的劳教饭……。

第四天,恶警使用暴力对于溟进行野蛮灌食,于溟拒绝配合,恶警郭金河、龚伟、刘国喜带领巡逻队十七、八个人,把他从二楼拖到了楼下五、六十米远的医务室。在这过程中,于溟极力反抗并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我是被绑架的!”那些穿皮鞋的警察用脚后跟跺踩于溟的脚,连拖带拉,致使于溟的衣服、裤子、袜子全部磨破,脚部严重受伤,几天后大脚趾甲脱落。经过这次,邪恶之徒一看没用,以后就不敢再拉于溟出来灌食。

为了使于溟屈服,恶警用绳子把于溟的脖子、胸、腰、手、腿固定捆绑在椅子上,白天黑夜都不放开,大小便也不全松绑。于溟一直拒绝配合灌食,一直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要求、指使,对邪恶进了全盘否定,每天只要清醒就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我是被绑架的。”楼上、楼下和操场上的人都能听到。恶警害怕了,特意花了四万多块钱装了一个所谓的“高级套房”,墙壁铺上隔音板,再用厚海绵包起来,地上铺上了厚厚塑胶,屋里装有监听、监视设备,还安装了大功律的音响。这样外面就听不清于溟喊的是什么了。

但就这样恶警还是不放心,因为于溟利用其他劳教人员早上出操、中午吃饭的时候,就会拼尽全身力气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是被绑架的!共产邪党迫害信仰、迫害人权!”每当此时恶警就把音响开到最大音量。

于溟一直坚持着,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就这样,大功率音响震坏了两个。其间,恶警将十二个犯有吸毒、偷窃罪的劳教人员分成四班倒,每班三个人,每班六小时,二十四小时看管他,这三个人时刻守在捆绑于溟的椅子的前面、左边和右边。一是看他生命有没有垂危的迹象;二是防止他喊,一发现他喊立刻放音乐,并用毛巾堵住他的嘴;三是灌食时按着他的脑袋,不让头摆动。由于恶警连续不间断的捆绑和暴力野蛮的灌食,于溟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了。可是恶警内心还是十分恐惧、心虚,从二零零六年九月中旬左右一直到年底,一直把于溟捆绑在椅子上。

因为于溟的心脏骤停了两次,恶警从团河医院叫来了几个大夫会诊,认为这样下去生命肯定有危险。其中一个大夫坚持必须把人放下来,此时恶警才把绳子解下来,把他放到床垫子上。当时于溟的手、胳臂都抬不起来了,体重从原来的一百六七十斤急速下降到九十斤左右,腰也直不起来了。

缓了一个阶段后,于溟仍坚持喊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立刻停止非法关押停止迫害!”而当看管他的劳教人员试图再一次堵住他的嘴时,于溟威严的正告他们:“我是被非法被绑架的,谁再敢阻止我维护我的权利,再敢迫害我再助纣为虐,我就叫你们现世现报。”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看管他的劳教人员也有了些了解,因此小声的说:我们也是被逼迫的,它们在监视器里看着呢,不这样做我们就会被加期,你也犯不上和我们这么拼命,这样吧,你再喊时我们把毛巾放在你嘴边,假装摁着你,堵你的嘴,你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吧。

就这样,恶警们用尽手段也不见效后,利用新年的时间把团河劳教所“老西楼”整个腾出来。一楼临时让伙房的劳教人员搬过来住,二楼、三楼空着没人,在三楼又花了几万块钱,装了个象歌厅一样的隔音设备、监视器等齐全的房间,墙壁也用隔音板包上海绵,这回连窗户也堵死了,门也用海绵包上了,然后把于溟从东楼挪到了“老西楼”单独关押。于溟这时已经被迫害的全身肌肉严重萎缩,骨瘦如柴。

北京恶警用尽办法也动不了于溟的正念,只好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把他转关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由于于溟的身体被北京团河劳教严重迫害,在马三家二所六大队关了几天后,就被送到马三家教养医院(即非法关押高蓉蓉的医院),一直至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