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杀害法轮功学员案例被联合国记录在案(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中共政权非法任意处死受关押者一直是遭世界谴责的人权犯罪,近年来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是引起关注。在联合国特派专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先生(Mr. Philip Alston)二零零九年提交联合国的年度报告中,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问题备受关注。在报告中,菲利普-奥尔斯顿先生列举了他向中国政府征询的二十个案例,其中十六个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特派专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先生(Mr. Philip Alston)在日内瓦联合国会议期间聆听证人的发言

在他代表联合国致中国政府的公函中,奥尔斯顿先生指出:“我们想请你们的政府关注这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拘禁期中,因伤害而致死的案例。尽管死亡的情况各异,但所有这些受害者都是法轮功学员,而且他们都是在执法人员的监管下死亡,或者在拘禁释放后极短的时间内死亡。我们认为这些人被逮捕及死亡的唯一原因是他们是法轮功学员。”

在他的年度报告中,奥尔斯顿先生根据法轮功人权投诉的案例,将这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情况作了详细的纪录,并成为联合国官方永久的、公开的正式纪录。同时,法轮功人权也提供了参与杀害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凶手的名单,如:臾凡山镇派出所的警察,王原市第一看守所,海浦东新区的洋泾派出所,北京通州区的看守所等,也都在联合国报告中留下了详细的记录。

以下为联合国关于这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致死的报告内容,希望有心人把这些信息转告给这些大法弟子的家人,并对凶手加以警告及追诉责任。法轮功人权将持续关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致死的案例。

附录: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度报告中列举的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自英文翻译)。

胡艳荣女士(Ms. Hu Yanrong),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小榆树林村的居民

2007年8月1日晚上10点钟,警察堵住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的大门,里面有40人,胡艳荣女士为其中之一。大约到了午夜,12个警察逮捕了被困在房子里的人。他们用电棍及两尺长的金属棒击打这些学员,逼他们上警车。警察称胡艳荣女士试图跳出警车,她在身负重伤被送到凌源的监狱法院后陷入昏迷,她的头部肿胀,双眼、鼻子和嘴部都是瘀伤,两边太阳穴到两眼之间呈暗紫色,脸上有血丝。凌源监狱医院的医生做了两次脑部手术,但是胡女士在2007年8月5日清晨两点去世。

黄富军先生(Mr. Huang Fujun),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地区居民

2007年7月24日,松峰山镇派出所的警察逮捕了黄先生并且殴打他直到双腿被打断。警察把他关押在阿城地区的第一看守所,他以绝食抗议非法拘留并被强逼灌食,导致开放性溃疡。他的手脚肿胀,因枷锁殴打呈现深深的伤痕。2007年11月2日,警察通知他的家人其病危的消息并准许家人到阿城地区中医院探望。2007年11月4日他被准许回家,11月6日晚8点左右在家中病故。

熊正明先生(Mr. Xiong Zhengming),四川万源市职业中学的电脑专职教师

2007年3月15日,警察声称他们查出熊正明先生曾浏览国外网站,因此将熊先生带往万源市第一看守所。在将其连续拘禁八个月后,非法决定对熊先生劳教一年,之后,熊先生被转往万源市第二看守所。2007年12月3日,熊先生被再次转往外地的劳教所,熊先生拒绝前往,但仍于2007年12月4日早上9点钟左右被带走。2007年12月5日,警察通知熊先生的家人熊先生跳出警车自杀。熊先生的父亲被迫签下同意儿子的尸体立即被火化,并且不得对外界透露任何讯息的保证,否则,熊先生的另外两个兄弟将失去工作。据报有关当局对熊先生的死亡原因说法前后不一,一说熊先生自杀,一说他死于交通意外。

白鹤国先生(Mr. Bai Heguo),辽宁省灯塔市柳条镇西广善村居民

2002年6月9日,白鹤国先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灯塔市佟二堡公安分局的警察带走拘留,他被判刑11个月,于辽宁省铧子监狱服刑,但暗地里却于2007年12月底被送往大连市南关岭监狱。2008年1月5日下午3点,监狱管理单位通知白先生的家属白先生已死亡。家人看到他的尸体全都是瘀伤,头顶肿胀,舌头上有伤口,腿部断裂,他的睾丸被辗碎。当局紧急火化白先生的尸体,南关岭当局声称白先生是自杀死亡。

宗秀霞女士(Ms. Zong Xiuxia),山东省潍坊市坊梓镇区的居民

2008年2月22日大约早上十一点三十分,宗秀霞女士在超市讲述法轮功真相后,被抓捕到奎文区广文派出所。警方声称他们约于下午一点钟将宗女士带到潍坊市人民医院做身体检查,而宗女士于当日下午三点钟在医院死亡,家属被告知宗女士因从医院电梯中跳下而死亡。

于宙先生(Mr. Yu Zhou),一位北京知名的演唱家

2008年1月26日于宙先生和他的妻子许那女士(Ms. Xu Na)在北京通州区被拘捕。在返家途中警察要他们停车,将他们拘捕并带往通州区的看守所。2008年2月6日于宙先生去世于清河急救中心,警方宣称他虽然患有糖尿病却绝食抗议因而导致死亡,然而据其他消息来源证实于宙先生身体健康,没有糖尿病。于宙先生的家属要求解剖遗体,却遭到有关当局拒绝和威胁。

顾建敏女士(Ms. Gu, Jianmin),上海浦东新区居民

2008年3月1日,顾女士被上海浦东新区的洋泾派出所(Yangjing Police Station)的警察拘捕。她的先生被叫到派出所并前往邻近的管理处填写保外就医的文件,当他到达医院时见到他的太太眼睛凸出,瞳孔放大,口中流血。虽然有三十几位610办公室的恶警在场,但无人伸出援手。顾女士于2008年3月13日去世。

顾群先生(Mr. Gu Qun),原大连市西岗区工商局公务员

2008年3月十六日,顾群先生因发放法轮大法的宣传资料被拘捕并被带往天津街的派出所。翌日他被送往姚家看守所(Yaojia Detention Center)。为了抗议被拘留,顾先生绝食但被强制进食。2008年4月7日顾先生被送到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说顾先生需要接受治疗,但看守所人员说会送他去看守所的医疗所,却将他送回看守所。4月8日上午九点钟,顾先生再次被送往医院,但在送医途中去世。

范德震先生(Mr. Fan Dezhen),辽宁省葫芦岛市居民

2008年2月25日,范先生与其他11位法轮功学员被绥中县国安人员拘捕,4月20日上午七点钟在绥中看守所死亡。所方于下午四点钟通知家属同时指示假如他们想见到遗体,必须当天傍晚到,因为隔天要进行遗体解剖和火化。

刘权先生(Mr. Liu Quan),辽宁省本溪市居民

2008年5月4日,大连市南关岭监狱管理处通知刘先生的家属刘先生于早上二点钟因心脏病去世。他的脸呈黄色,眼睛和嘴唇四周变紫,背部有大块瘀伤,鼻孔塞满棉球。当局没有解剖遗体,同时拒绝将他的遗体移转到他居住的本溪市。

吴新明先生(Mr. Wu Xinming),陕西省汉阴县漩涡镇居民

2006年6月15日,吴先生因为和村民谈论法轮功被拘捕。他被送往枣子河劳教所,在劳教所警卫用绳子捆绑他。为了抗议被拘押他进行了绝食,警卫以高浓度盐水、辣椒粉、水和清洁剂强迫喂食,警卫还捆绑他的身体,用电线鞭打他导致全身瘀伤。他在开始咳血后于2006年6月25日被送回家,翌日去世。

陈玉梅女士(Ms. Chen Yumei),辽宁省沈阳市居民

2008年7月3日,傍晚沈阳市大东区的长安派出所的警察在滂江街拘捕了陈玉梅女士。拘捕过程中警察又打又踢,晚上九点钟在她被送往463军方医院之前,警察通知她的家属到救护车上指认她。当时医生发现她的头颅流血,必须动手术,她的家属支付了手术费。陈女士的手脚布满瘀伤,身上有许多深深的抓痕,医生说伤痕是被殴打或拖行造成的。她于2008年7月4日晚间八点三十分左右去世。

钟振福先生(Mr. Zhong Zhenfu),山东省平度市长乐镇忠佳村居民

2008年5月4日下午六点钟左右,平度市“610办公室”的恶警以及平度市公安局的警察冲进法轮功学员在平度市承租的房屋内,钟振福先生被拘捕。警察没收了他们的一些物品并在公安局审问他们。当他们拒绝透露任何讯息时,警察就以沸水从脖子淋在他们的身体,三天后他们被带往平度市的看守所。警卫对钟振福先生戴上手铐并以金属线鞭打他的头,他戴着手铐被关押在一个金属笼子里,警卫命令其他犯人虐待他。警卫试图强迫他咒骂法轮功的创始人,当他拒绝后他们打了他一个多小时。之后,他被送往医院,在被迫支付超过十万元的医疗费用之后保外就医。他于2008年7月20日去世。

杨景芬女士(Ms. Yang Jingfen),辽宁省盘锦市居民

2008年8月18日上午七点三十分左右,六名来自兴隆台区国家安全部门的警察进入五十九岁杨景芬女士和她的先生的公寓,拘捕了杨女士并搜查了公寓,原因是她修炼法轮功。上午九点钟左右她的丈夫离开办事,留杨女士独自一人与几位警察在一起,当他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返回公寓,发现杨女士的尸体躺在公寓大楼前。警察声称杨女士从公寓六楼的一扇窗户跳下自杀。

孙爱梅女士(Mr. Sun Aimei),诸城市密州街道新华村人

孙爱梅女士,大约六十岁,因发放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资料被拘捕,三天之后被判关押在王村女子劳教所。2008年年底劳教所通知她的家人她中风并且动了手术,但不允许她的家人去看她。2009年2月1日劳教所通知她的家人去取回她的骨灰。

侯丽华女士(Ms. Hou Lihua),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居民

侯丽华女士于2008年11月17日在她的工作场所被拘捕,然后被带往牡丹江市国家安全局。据目击者指,她在关押时被殴打、虐待。她于2008年12月被释放,但因关押时所受的伤害于2009年2月14日去世。

在这份449页的报告中,中国部份占用了30页的篇幅,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部份占用了6页,联合国原文可从以下网址下载(http://ap.ohchr.org/documents/dpage_e.aspx?m=103 文件号为:A/HRC/11/2/Add.1)。这份报告已经公布给各国政府,中共的恶行必将公布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