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震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最近被一场矛盾伤的剜心的痛:我和外地一同修相识半年多,总共见面六、七次,感情胜似亲姐妹。然而头一天通话好好的,第二天她却以梦见俩人追赶她而强行与我断绝一切往来,说是害怕情魔加害她。我赶去外地想与她恳谈。然而同修不肯见我,并说一些伤害我的话。我痛心不已,每天都伤心落泪。

直到有一天,师父看我实在不悟才用梦境点化我:我和这位同修是亲姐妹,我住楼上,她住楼下。可我家地面缺少一块地砖,因此我俩都能看到对方。有一次我在露天的地砖跟前干活儿,被她看到了。她很怕我手里的东西落進她家砸到她,就急头败脸冲我喊。我心里很委屈。而我们的父亲坐在我屋里,看着我俩不作声。看到姐姐的凶相,父亲显的很伤心。可父亲示意我退让一步……

醒来后我悟到:我和同修都能看到对方的缺点,可是都没向内找,谁都不肯退一步看问题,坚持自我的心都很强。我这才想到了向内找,我首先想到那块漏天的地砖意味着我修炼中的“漏”——执著于情。我因崇拜这位同修的文笔而对其情重,才被邪恶钻空子加害。我必须去掉这个情。我想到了同修是自己修炼的一面镜子,看到同修的不足一定要找自己。再说受伤害而痛不欲生的念头能是我吗?这不是邪恶抓到了什么大的把柄想要置我于死地吗?而这把柄绝非仅仅是去情而已,一定是根子上的问题了。于是我问自己:你到底修的怎么样?你够合格的大法弟子吗?不找则已,一找真是吓一跳。

针对同修的“恶”找自己:用善心不够来形容都是抬举我了,确切的说这些年我从来就没认真修过“善”。我对同修和外人倒挺善,可能出于面子吧。对家人却不善,对兄弟姐妹牢骚满腹,对孩子更是不善。我离异后女儿一直跟我生活,孩子从小就特别能“作”人,我对她向来是开口骂抬手打,而且出手重,很少能做到忍,偶尔不打骂也免不了对亲朋诉冤屈。可以说我在孩子面前从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有一次师父借母亲之口点化我:“你还炼功呢,你是咋忍的呀?”我马上顶回去:“少来这一套,大不了不修了。”这一找才明白,这“恶”从做常人起就尾随我,修炼十年了没去掉,多可怕呀。

针对同修的“私”找自己: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哪件做好了?因为懒惰很少炼功;夜间十二点发正念我几乎都是在睡觉;讲真相只限于随缘接触的人,从不主动出去讲,还给自己找理由“年轻不好意思讲”。总是求安逸,很怕吃点苦,这不太自私了吗?找到这些不足后我反问自己:你到底相不相信这部法?你到底还能不能站起来?我不敢回答自己,痛哭一场后带着迷茫昏睡了好久。只记的梦里常常喊师父救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变了个人似的。

找到自身的“私”与“恶”,随即找到了妒嫉心,因为恶的根源是妒嫉。“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于是我每天长时间发正念清除、解体思想中和自身空间场内一切怨恨、恶毒、妒嫉、为私的物质和因素。几天下来,感觉效果很明显。神情清朗,心胸放宽了,身体轻松了。修炼十年来第一次认真深挖自己的不足,眼前的环境马上变好了。

或许是看到我真正想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吧,师父为我拿掉了很多败坏的物质。说一件终生难忘的事:几天前我在商场购物时,看到一张曾经爱看的男演员照片就愣在那儿了,直到觉的不对才走开。回家后我难受极了,这能是偶然的吗?这不是色心吗?我要把坏事变好事,返出什么去什么吧。

晚上我坐下来,用强大的意念排斥、清除存在于我思想里、身体里、空间场及生命本源上一切色、欲、情的物质和因素。清理一小时后我小腹胀痛,去厕所数次,我知道是正念的作用。临睡前我仍想着拼命解体它们,并求师父帮我。我几乎清理了一宿,迷糊中我不停的念着“灭”,不停的喊师父。

就在我累的要睡过去的时候,猛然发现我们高大的师父站在我屋里。师父对着户外说了几句话,只听房顶上一声霹雳,天空中顿时电闪雷鸣下起了粉红色的血雨。粉红色的闪电纵横交错连成一片,映的天空通亮耀眼。血雨唰唰的下着,就连窗框上、玻璃上都流淌着淡红的血污。屋里还有个姓毛的小子总想跟师父打,最后被师父用手指“点”没了。我惊恐的望着,也有些兴奋:原来色、欲、情都是粉红色的呀。我高兴的跟师父说随着血雨的降落我的身体好舒服。师父慈祥的看着我,笑呵呵的应着,还说哪天要把我的变化说给同学听。我心想可别说,多丢人哪。我一急,画面没了。我被这一幕震惊的好久回不过神来。我是几生有幸才能目睹师父亲自为我清理空间场、为我拿掉败物的场景啊!生命里受到极大的震撼和鼓舞,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精進!

早上起来我回家乡迁户口,在火车上我感觉师父仍在我眼前,感觉自己仍被能量包围着,身体暖融融的,心情也特好。来回半天的功夫,我劝“三退”二十五人,而且在火车上讲真相的场面很感人。我当时动了这一念:想得救的主动找我听真相吧。我周围几个座位的人都静静的听,就连斜对座背面座位的三个人都转过身看着我站那儿听,还有一个离开座位直接站到我跟前。我被听真相的围起来,好象老师给学生讲课一样。下车前我大大方方告诉人们怎样帮助亲朋做“三退”,有个年轻妇女拉着我的手连声说谢谢,还有几个依依不舍的目送我下车。事情过去几天了,我眼前时常浮现当时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我真的好感动。

我曾一直把摆脱生命轮回之苦当作修炼的目地。如今不断的去私心,发现自己心的容量扩大了。看周围的一切心态平和了,看人看动物都同情,是慈悲心出来了,也是为他境界的一种体现吧。一天,我在窗前望着楼下一排排平房想:大难真来了,这里的人还能剩多少?我能救了他们吗?想着就流泪了。于是我想到买打印机,选择合适的真相材料救众生,也想到各地公、检、法、司等部门人员是救度的缺口,我要给他们邮寄劝善信。可我对机器、耗材都不懂,找谁去买呢?正在犯愁时,一个次日要去南方的同修来看我。她那儿正闲一台打印机,耗材也是现成的,她马上给我送过来。那一刻,我感动的想流泪。真的是师父说的,“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

修炼十年了,从没找过自己的根本执著是什么。以为自己没什么大问题,有点小毛病随着学法自然会去掉。经历这次重创后,我认真审视自己的修炼目地和状态,终于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了——执著于情,执著圆满后的美好,执著大自在。所以现实中求安逸图享受的表现才会那么强烈。修炼的目地是为私,自然没什么动力了。遇到困难自然就会逃避躲起来,想要精進谈何容易呢?当我痛下决心真想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真想做个为他的生命时,我发现自己学法时马上就能静下来,而且学的很投入。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感觉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在如饥似渴的同化法,都被能量充实着,那种心灵的宁静与安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我每天都这样大量的学法,我“人”这面突然变的恬淡沉静了,又好象这才是真正的我。归真后的生命表现就是这样的。

一场剜心的痛逼我向内找,真正的向内找,使我在极短时间内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使我生命受到了如此巨大的震撼。写出震撼生命的真实感受,以表达自己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和对师尊佛恩浩荡的无比敬仰与感恩。同时提醒同修珍惜师尊赋予大法弟子的法宝——向内找,我们才能不负师尊慈悲苦度,不负众生对我们寄予的深切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