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义县地区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我们义县地区在师尊的呵护下,这些年来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上,可以说是卓有成效。表现在:一、真相资料遍地铺,无所不及,无空白区。二、不干胶经常贴,随处可见,世人明真相。三、面对面讲真相、年关送“福”字、发真相信、打真相电话救度众生劝三退的人数很多。尽管如此,我们自知没有什么可值得满足的,因为这一切可以说都是师父和大法给我们开创才能做到的。

在看到成效的同时,我们也应回过头来找一找差距,反思一下不足,那真是离师父正法進程的要求,相差甚远,有诸多地方未能做好、甚至有的地方还深感遗憾。

最让我们深感遗憾的地方,我个人认为,那就是在营救被绑架的同修上,这些年来在营救被绑架的同修上,我反复的思考很长时间、也想了许多,差点都形成执著了。可以说我地区一直在做,但没有营救出来几个,几乎是没有。就这样的一个结果,无论是从责任感和使命感,都让我自责和遗憾。当然,从法理上讲我们营救同修的目地主要是借此契机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我们发出的每一念都应是解体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凡是被绑架的同修都应是无条件、立即释放的;而不看重被绑架同修出来了或未出来的结果上。可我总认为,我们不执著出来的结果上,但这不等于不看被绑架同修被营救出来,也不能总是一个也营救不出来呀?否则还叫什么营救同修哇!

近期,我地区姜艳玲同修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四看守所已达两个月的时间了,还未营救出来。在这个长时间营救被绑架同修的问题上,除去被绑架同修个人问题与不足之外,我反思自己向内找,找到了许多个人和整体上的,长期存在的问题和不足。现写出来愿和义县地区同修切磋。以达到“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的目地。我个人认为:

一、这些年我们虽然真相资料发了不少,面对面讲真相也做了不少,可面对面的直接对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六一零”等部门,讲真相就非常的少,即使做了一点,也是不到位的。

比如:去年,在营救被绑架同修左立志过程中,她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们都各自的反问一下自己:你对公安部门的警察具体讲了几次真相?面对面的讲又有几次?这不是求真,而是讲真相到不到位的问题。别人我不知道、不敢说,就我自己而言,可以说间接的讲,还讲过几次,而面对面的讲,可以说是一次也没有。

等案件到了县法院刑事庭庭长王德久那的时候,同修普遍认为他这个人很恶、所以,案前案后,虽然也直接的做了一些,如:有的同修给他写了真相信、有的同修给他打了真相电话、有的同修给他贴了不干胶,有的同修将他恶行上了网,但又有多少同修直接去找他面对面的讲真相?别人不说,我这次是去了,可我不是直接去找他,而是以左立志亲友的身份,找熟悉的一位院领导给他讲真相,结果,院领导很忙就直接把我介绍给办这个案子的刑事庭庭长王德久了,于是,我与王德久便有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当我说了几句左立志炼法轮功受益时,他就烦了,急着眼狠狠的对我说:“法轮功是政治案件,别看你是她亲友,又是你熟悉的院领导介绍来的,你要管多了,我也把你牵扯進来。我对你说:我自从接了左立志这个案子,国外的电话一天都没停,搞的我一天也没有安宁过。”听他这么一说,当时,我便被他的常人怨恨情所带动,对他便产生了怨恨心,心想同修们说的真对,此人真是太恶了,不可救了,还跟他讲啥真相?让他等着淘汰吧!结果,慈悲心也没了,更想不起来找他的目地是来救他的,因为他才是被邪党毒害最深的受害者,更应该救度他。由于那时把救人的基点忘了,也就不想救他了,善心也没了,所以真相没讲到位,便离开他了。到后来,王德久在不明真相中,硬是给我们的同修左立志秘密枉判五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使他本人不但没得救,反而对大法弟子还犯了罪。

如今被绑架同修姜艳玲已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四看守所已达两个月的时间了,还未营救出来。也将面临县公、检、法、“六一零”等部门的构陷,时至年关前后,我和义县地区的同修,都应该吸取左立志案的教训,把握好这年关前后的这个契机,全面的向世人讲清真相,尤其是面对面的对公、检、法、“六一零”等部门可救众生讲清真相,在救度他们的同时,将我们的同修姜艳玲也尽快的营救出来。

二、营救被绑架的同修,我个人认为,主要是靠同修整体的合力、而整体的合力要靠地区协调人在法上去协调来实现的。

就目前而言,我们义县地区的协调人,依我看自身的状态不算太好。状态不好它会直接影响到当前被绑架同修姜艳玲的营救。就我所知现在经过长时间、自然形成的能协调、会协调、有协调能力的协调人,有的去了外地;有的被家庭矛盾缠绕着长时间出不来;而不善于协调,好起干事心的,有的好大包大揽的去协调,说是协调其实不是协调,而是常人领导式的布置工作、分配任务,结果同修不爱听、不愿意接受。有的个别协调人不注重多学法从法理上提高自己,有时有意无意的在做事上偏离了法理,还固执己见不让人说,你要一说,他认为这不是事,你要再说,就说你是妒嫉他,甚至很反感的给你来一句:“别以为就你修的好。”把你顶回来。现在我地区整体的协调,可以说是有间隔,处于各干各的,无力度的、未形成合力的状态。

取而代之的多是各片负责人小范围的本片内,用法去衡量去做一些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协调之事,以此来圆容着地区整体,使地区三件事还在平稳的做,这很可贵。但是,这不是长远之计,它毕竟不是地区的整体,所以,我地区协调人之间,不尽快的在法理上切磋、归正目前的状态,势必会出现大漏,给整个地区救度众生和当前被绑架同修姜艳玲的营救,造成阻力和障碍,从而削弱我地区整体救度众生和当前营救被绑架同修的合力。

三、我们被绑架同修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我地区资料点未遍地开花,同修“等、靠、要”之心不去,这一因素促成的。

先说一说,资料点遍地开花。在我地区资料点是比证实法初期多了一些,但也是屈指可数的。我们有一些怕心重的同修本来有条件上明慧、建立家庭小资料点走出来。但由于较长时间形成的“等、靠、要”认为安全之心不去,使“资料点遍地开花”只停留在嘴上,而很少付之行动。却不知已开了花的资料点,也多是家庭小资料点。你不开花就必然给开了花的资料点加大了工作量和安全上的隐患。长期下去,大包小流的出来進去的進耗材、传资料,是不是容易引起世人感觉异常。而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工作量大了,是不是会影响学法,同时还会滋生出干事心,干事心一出就很容易给邪恶钻空子遭到绑架,由此看来被绑架同修,是不是我们同修“等、靠、要”认为安全之心不去,这一因素促成的。

再说一说已开花了的资料点,在安全的运作上仍存在着隐患。因为多数都不是独立运作的。可有的同修会说,我的资料点运作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未出现安全问题呀,你未出现安全问题,要我看一方面是你经常保持正念;另一方面是师父时时在呵护的结果。不独立运作的本身就是侥幸心理,一旦遭到破坏,不仅损失大,而且会给本来想开花建立资料点的同修走出来,设上了障碍,从而不敢开花了,到最后还是给我们救度更多的众生带来损失。

四、修炼如初的状态在淡薄,而明显的麻木、懈怠、求安逸之心却出现了。

修炼如初既是师父对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要求,又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完成使命、责任的保证。而麻木、懈怠、求安逸之心却是大法弟子修炼的大敌,它的出现你不修去,就将你毁于一旦。当前我地区部份同修出现的麻木、懈怠、求安逸之心,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是,一位同修失踪一个多月了,才知道。知道后去看人,说人这没有。之后托人打听,回话说:那个炼法轮功的送劳教了。再次问送哪劳教了时,得到回答,这里根本就没有关押这个人,至此这位同修的下落还不明了。此事是不是看出我们个别的同修有些麻木。

二是、要说懈怠,主要表现在发正念上。发正念是师父叫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绑架、非法关押迫害同修是旧势力强加的本不应该发生的,这决不是我们师父安排的。当我们用大法的标准来修正自己时,旧势力就安排了对整体正法、对大法弟子、对众生的迫害,为了除恶,救度众生,师父让我们用正念除恶和加持被绑架、非法关押同修的营救。当前,我们在为被绑架同修姜艳玲发正念的营救上,开始时都很用心。时间一长,尤其是年关来到,有的同修便懈怠忙于常人之事了,而放松或忘了发正念。特别是发正念没有看到我们人心所想象的结果时,就懈怠了,不但发的次数少了,质量也不高了、不纯净了,随着时间的拉长,甚至于不发了。

三是,求安逸之心表现在有的同修竟追求起常人的美好生活来。置高档的楼房;为子女操劳,上大学、安排工作、结婚等等。

面对当前快速的正法進程,我地区上述存在的问题与不足,是远远不能适应的。必须尽快归正。因此反思,所以指出的问题很多,在此只是对事,而不是对人,我也当然已在其中了。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看法,不妥之处请义县地区同修切磋、并慈悲指正和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