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安市蒋和平险些被毒打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家住广安市广安区白市镇槐垭村四组的蒋和平,男,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功之前,身患几种难治之症。九七年正月,他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很快身体得到净化,数种顽症不治而愈。那种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受,使他无比感激师尊的救度之恩。

蒋和平因为坚修大法,自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曾多次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劳改(判刑)一次,非法劳教一次,在被非法劫持期间,多次遭到广安恶警、监狱、劳教所恶警及其指使的犯人残酷折磨和虐待。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上午,蒋和平在广安恒升镇龙台乡向一村民讲真相,遭诬告,被龙台乡中共恶徒绑架,遭到残暴殴打,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生命垂危。邪恶之徒将他扔进广安中医院,听医生说他伤势很重,没救了,遂通知了他的家人之后就溜了。

蒋和平被亲人接回家中,很长时间生活都无法自理。以下是他十年来遭受残酷迫害的详情。

合法进京上访 被非法判刑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颠倒黑白,大肆诬蔑法轮大法创始人及法轮大法,无耻的谣言满天飞。为了澄清事实,向政府讲清真相,蒋和平与广安一些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同年十月二十八日,蒋和平在天安门广场遭到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前门派出所,再被转往丰台体育场,后经四川省驻北京办事处,被广安恶警劫持回广安,投入广安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到恶警的非法逼供、游街示众、逮捕。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原广安公安局政法委书记许彬(现担任广安公安局副局长)、一科科长何仕兵(现担任广安公安局政法委书记)等人。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广安邪恶之徒在广安区法院对蒋和平、曹君健、夏浪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邪恶之徒对外称公开开庭审理,却调来大批警察,如临大敌,将众多参与旁听的民众和法轮功学员赶了出来,只让个别民众进去旁听,其他参与旁听的都是些便衣警察、广安的一些街道和居委会人员、乡镇干部等。恶警偷偷的从考棚巷的后门将三名法轮功学员带入法庭。

三名学员在法庭上义正词严的表明自己信仰合法,上访无罪。法警无礼的抢过学员的辩护词扔掉,非法庭审只二十多分钟就草草的结束了。恶警将蒋和平、夏浪背铐双手,一边打骂一边拖着,从后门匆忙带走。

当曹君健从法院正门被押出来时,站在对面街的群众齐鼓掌支持他,对大法弟子的钦佩之情毫不掩饰。恶警恼羞成怒,用摄像机对着人群扫来扫去,并当场绑架法轮功学员,当天被绑架的几名学员,立即被非法劳教。

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七月,蒋和平被劫持到广安华蓥市看守所,遭到恶警教唆的犯人毒打、恶骂。三天以后,被非法秘密判刑两年,立即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

在八监区二大队,恶警就不断的威胁、施压,强迫放弃修炼,并安排了两名包夹(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人员日夜看管大法弟子,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残酷迫害、虐待,不许大小便,不许睡觉,强迫对着墙壁长时间罚站,致使其脚肿起很高,还要拳打脚踢,毫无人性。二大队恶管教邱某窜到监舍,质问蒋和平为什么不“转化”(放弃信仰)。蒋和平回答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表示自己不会转化。邱某扑上前去对着他乱抓乱打,扯耳朵、卡喉头、打耳光,拳脚相加,一直打累了才罢休。

四十八天之后,蒋和平被转到六大队。六大队恶警在监狱头子的唆使下,专门弄了一间大屋子,用来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施暴。恶警叫来一群犯人,关上门,在桌子上放上纸和笔,强迫大法弟子写放弃修炼的三书。如果不从,大群犯人一拥而上,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直到打倒在地。邪恶之徒将重伤的蒋和平抬到监舍的床上,怕他死去,又折腾了一个通夜。恶警将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关小间,用各种手段进行残酷折磨,以此恐吓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三个月之后,邪恶的管教李某和吴某又发动了一次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群体施暴的事件,蒋和平被打的口吐鲜血,衣服被染红了一大片,腿被打折,走路都很艰难,两个多月才好。一次,恶警弄来诬蔑大法的卷子让答卷,蒋和平将卷子撕了扔到了厕所里。恶警李某大怒,对他打耳光,用脚踢,罚他站了一天。

二零零二年一月底,监狱恶警将没转化的学员和在里面写了严正声明的二十多人转到二大队八监队,进行严管,借军训为名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每天中午强迫大法弟子在大操场上跑一百圈,累的跑不动了,犯人在前面拉后面推,进行摧残。

蒋和平被折磨的急剧消瘦,体重只有六、七十斤,整个人都脱了形。残酷折磨持续了八个月,直到同年十月底他刑满出狱。

再次被绑架 遭到惨烈的酷刑逼供

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蒋和平在广安高岩被埋伏的国安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广安市公安处。由于他随身提着大包真相资料,广安国安大队长李向东、罗成(现担任华蓥市公安局副局长)等恶警连续五天五夜对他进行酷刑逼供。

恶警罗成将手铐紧紧的铐在蒋和平手上,然后乱摇乱转,致使铐子的铁压入肉里,直流血。恶警罗成还打他耳光,卡喉头,、抓住他的头发使劲扯,生生的将他的头发扯掉至少四分之一,导致其头痛了很久。

恶警李向东多次强迫蒋和平长时间罚跪,每次连续跪四个小时,反复折磨。在一无所获后,恶警将他劫持到华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多次对他进行非法审讯、逼供。后又将他劫持到岳池县公安局,连续逼供了三天三夜,然后投入岳池县看守所关押。

广安“六一零”、国安大队邪恶之徒用强加的罪名非法将他劳教三年,将他劫持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

蒋和平刚入劳教所,所内恶警就强迫他转化,并指使里面的犯人无所不用其极的采用各种阴毒的手段折磨他。以劳教犯赵太国为首的邪恶之徒对他进行打骂、恐吓,非人折磨,使他几天体重就减轻了十几斤。恶警强迫他每天长时间对着墙壁罚站、坐小板凳,打骂,夏天太阳暴晒,冬天挨冻,每天晚上十一点半才许睡觉。

恶警还强迫他和一些坚定的学员做奴工,一百八十斤重的麻袋抬上几层楼,或从楼上将麻袋抬下来,其他人休息的时候,他们这些被划为严管的学员被强迫加班劳动,重活全部由严管干,让其受尽折磨。

即便如此,蒋和平依然慈悲的向迫害者讲清真相,一些劳教犯明白了真相,不想再参与对大法弟子行恶。恶警不断的更换包夹人员,以此来维持迫害。这种残酷迫害和奴役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非法劳教到期。

讲真相,被殴打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八点左右,蒋和平在广安恒升镇龙台乡向一开小卖部的村民讲真相,送给对方一张真相光盘,遭恶意黑告。一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追上来绑架他,丝毫听不进他的善意劝告,一意孤行的行恶,并电话通知了龙台乡政府的张行(音),将他劫持到龙台乡政府。

邪恶之徒为了逼迫他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对他残暴殴打了几个小时,致使他耳朵被打成黑色,面部肿胀,身上、臀部和下肢等多处伤痕累累。

广安区公安局的警察随后赶到,强迫他按手印、照像,将他劫持到广安城北看守所非法关押。值班的警察和监医杨某看到他伤得很严重,怕担责任拒收。恒升镇派出所的警察只好将他送到广安中医院外科检查,最后草草得了一个结论:人不是广安看守所打的,看守所才将人收下。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恒升镇派出所、广安公安局、广安检察院的警察到看守所继续对他逼供。由于伤势太重,蒋和平出现脑出血现象,在看守所内昏迷过去。警察将他送进医院,医生说他伤势太重,无法救活了,才通知了他的家人。他的家人还没赶到医院,那些警察就撂下他跑掉了。后来,警察强迫他的儿子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因伤太重,蒋和平一度生命垂危,生活无法自理。

参与迫害相关责任单位及人员:
广安市六一零办公室电话号码:(0826)2334610
广安市六一零主任:熊昌勇
科长:苏翠华(女)、张××、侯××、杜月平(0826)2203669
广安市城北区公安局国安大队办公室电话:(0826)2248138
大队长:王红卫
恶警:张强 (0826)2248138(办公室)、(0826)6228885(小灵通)、13699658885(手机)、(0826)22048163(可能是宅电)
广安恒升镇派出所:(0826)2592055
中共邪党华蓥市公安局(广华大道):电话:(0826)4827406、(0826)4827882 传真:(0826)4827406-2012
华蓥市公安局副局长:罗成(原广安市国安大队长)(0826)4827406-2046(办公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