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法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七十一岁,是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开始修炼时,我也不懂得精進实修;到了一九九七年二月份,有一位北京的同修给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和一些大法书。

当天我就找来一屋子人看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带,一连看了三天,然后那位同修又教大家炼功。他走时给我们留下两盘炼功带。此后我们老俩口就天天晚上组织大家集体学法、炼功,来学功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发展到七、八十人。不识字的人也很多,每天在学法炼功之前,我就教他们念师父写的经文,真是一遍遍的耐着性子教,等大家都念会了,我也会背了。有的当时背不下来,以后我找时间也要背下来。

再后来,来的《精進要旨》、《洪吟》、《洪吟二》,我基本也都背下来了,就这样养成了爱背法的习惯。到现在《转法轮》我也能背下来一部份,还在坚持有时间就背法。有时我也能按着自己悟到的法理,帮同修打开一些心结。所以很多同修都愿意有事和我切磋,我也喜欢把自己悟到的法理讲给对方,也喜欢听别人谈修大法的体会,我觉的听别人谈体会能弥补自己的不足,增强佛性,修去魔性,对自己、对别人都有好处,能共同提高。

我觉的如果能把法背下来,就能对法理解的更深,记的更牢。在没有大法书的情况下,也能用大法来约束自己,能够坚定正念。在邪恶的环境下也能做到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师父说:“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我认为只有把法背下来,牢牢的记在心中,才能达到“大法不离身”。

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家多次遭到恶警的骚扰,我们老俩口多次被关進看守所,被抄家。每次我都坚持背法,还教其他同修背法。

在二零零二年二月,我老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我是当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关在密云看守所九个半月。当时同修出出進進的人很多,我一直带领大家背《洪吟》、《论语》、《精進要旨》和一些经文,也有时集体发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时间长了,一些常人明白真相后也跟着背法、发正念,尽力支持大法弟子,他们也确实受益了,有过腿疼的、头疼的都感觉不疼了,他们也感觉大法师父给他们调整了身体,表示回家后也要学大法。

后来我被转到调遣处二十多天,再后来又被非法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我仍然坚持带领大家学法、背法、定时发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效果都很好。

我觉的这样做不但自己心性提高了,并且使同修们达到了共同提高,同时挽救了常人,抵制了邪恶。二零零四年我回家后,身体还很好,照样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没受任何影响。

我老伴不喜欢背法,在劳教所里,没有用正念主宰自己,不能用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只是总觉的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再加上邪恶的迫害,总觉的活的很累、很苦,吃不好,睡不好,苦熬了一年半的时间。回家后,他的肚子一直胀的很大,肺结核、冠心病、脑血栓等好几种病,不是打针,就是吃药或住医院。功也不炼了,法也不学了,回家不到一年时间,医药费花了近两万元,最后还是含冤离世了。我想,他如果能把大法背下来一些,能做到大法不离身,有足够的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绝不会这样。

通过我老伴含冤离世这件事,我更坚定了多学法、多背法的信心。现在有时间我就背法,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讲:“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 《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所以要多学法、多背法。为了大家能共同提高,我希望有条件的同修能养成背法的习惯为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