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无边 得法是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修炼大法十三年。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大法给我的好处说也说不完。下面是我的亲身经历。

一、父亲受迫害 恶党逼民反

我家是贫农成份,父亲是佛教徒,虽然他没参加过多少佛教的活动,却一直是邪党批斗的对像。我找工作时,大队不给开介绍信不让出去,工厂也不让去,想当兵,身体检查合格了也被刷下来。

我们家整天挨斗,一开批斗会,全庄的人都参加。在这种氛围下,我不但恨恶党,还恨所有的人。那时我年轻气盛,力气大,武术练的特别好,啥也不怕。当时恶党就怕人造反,所以买枪买不着,买刀也买不着,但我还是想办法买了刀,就想行动,把批斗我们的人都杀了。当时经常有这样的事出现:哪庄哪庄大队干部全家都让人杀了。这就是邪党整天制造紧张空气,逼的人造反。

二、突降天灾 濒死体验

就在我买了刀,心想着大不了跟你们同归于尽之时,头一天还比划着刀法,第二天就发生了一场大地震。那时我家生活困难,买不起砖,房子都是泥和坯盖的,一下子全塌了,我妈被砸死,我被压在房子下面。

被砸住的那一刻,我那么大力气,用手撑着挺了三次也没挺起来,这时候呼吸困难,五脏俱焚的感觉,从鼻子和嘴里往外出血,我开始还往外吐,再后来顾不了就咕咚咕咚的往下咽,特别痛苦。承受到极限时,忽然就觉的特别轻松,非常舒服的感觉,活着都没这么舒服过。其实这时我已经晕过去了,但我还有意识在,心想不能死。

在昏迷中我听到脚步声,可是我被压在房子下面,那么远,怎么能听到呢,也许是灵魂听见的吧,我就醒过来了,元神回到身体里,立刻又觉的痛苦的承受不住,后来家人把我救出来,我怎么也起不来,腰断了,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觉。

村里没大夫,交通堵塞,十多天后才被只身送到外地医院。在医院里没有亲人照顾,我昏迷多次,奄奄一息。有一次,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飘走了,不是迈步,就是轻飘飘的飘着走了,看见旷野,飘到家了,看见我妈在那站着呢,我说:“妈,你不是死了吗?”说完就看见我妈在那躺着,身上穿着黑衣服,我一摸,扎骨的冰凉,身体和衣服都已经溃烂。其实那时我也死了。

后来得知我妈下葬时确实穿的黑衣服,没有棺材直接就埋了。

三、高位截瘫 生不如死

我当时是胸十二椎粉碎性骨折,腰椎断裂,做手术腰接上了,可股四头肌神经断了,下半身截瘫,大小便没感觉。那年我二十八岁,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从一个争强好胜的年轻人一下子变成这样,那是啥心情啊,不想活了,就想死。现在想着不知道我在历史上是什么人物来着,造的业不小。如果不是地震把我砸瘫,我大开杀戒,那就会造下更大的罪业。

我们家没得到政府的任何补助,妻子一个人养着我和两个孩子,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她经常上完班中午没空吃饭就下地干活,饿昏过去,孩子还差点丢了。

我不仅是瘫痪,还有一身的病。肾一直不好,腰疼,严重时呆着就疼,其实就是肾炎的症状,向尿毒症发展。颈椎有毛病,回头回不了,最厉害的是心脏病,严重时只要一合眼,立刻心脏就停了,说不出话来,全身动不了,连个手指头也活动不了,这时妻子摇晃摇晃我,这口气上来,我才能缓过来,那要是身边没人就得死了。我有个朋友也是心脏不好,吃药就管事,他把那药给我吃,我吃一片不管事,二片不管事,吃一大把还是不管事。

四、一朝得法 神奇立现

我一直拄着双拐走路,大概九七年吧,膝盖后面长个鸭蛋那么大的包,左右腿一边一个,没法下蹲,到医院一查是囊肿,需要做手术。这时我一个侄儿来了说:“你先别做手术,这大法特好,你炼炼法轮功吧!”当时我也不信啊,心想,要是小病可能管事,那两个大包炼功能炼好吗?那不可能啊!我侄儿又说:“你先看看书吧,不就晚做几天手术嘛!”我磨不开面子,只好答应了。

拿起书来一看,师父讲的太好了!可是也有疑问,接着看下去,我就在书中找到了答案。就这样,我一边看一边产生疑问,一边看又一边解决问题。等看完书,哎呀,腿上那两个包没了,不做手术它就不见了,这不是奇迹吗?!看书这几天也顾不上别的,这时才发现,不光囊肿没了,心脏病也好了,以后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大法真是神奇!

得法后,我的家庭受益很大。我家穷,为了儿子搞对像结婚,借了七千元外债,这钱本想由儿子来还,可儿媳不干,不但不还债还成天跟我打架,我的心脏病就是这么得的,多半是她给气的。

儿媳每到冬天就感冒,擦鼻涕的纸都扔一地。九七年我得法后,在屋里学法,她到我那屋一去就感觉舒服,病就好了。在她的亲人劝说下,她也炼大法了。从此不但脾气改了,不跟我打架了,而且任哪儿都好,原本那么恶的人能变这么好,这是想都想不到的事。

五、修炼人离开法的惨痛教训

我们村里有个兄弟以杀猪为业,九七年也炼了法轮功,他按照大法的要求不能杀生,从此就改行,做装卸为生。

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开始,他就不敢炼了,非常害怕,即使一个人在屋里拉上窗帘都不敢炼功,他就觉的外面有人影,说是有人监视他。

不修炼就是常人的状态,那以前造了什么业都得还哪,该得什么病还得得,他炼功以前杀了上千头猪,杀猪是拿刀从脖子一直扎到心脏,这回他就得了食道癌,吃饭不进,喝水也不进,简直是喝一口吐一口,吐出来的还带着血。他一个月没吃没喝,瘦的肉都没了,只剩一把骨头。

这时我们几个炼功人去看他,叫他炼功,他说没劲炼不了,我们硬把他拽起来,炼不全五套功法,能炼哪个动作就跟着比划,炼到第四天,他可以吃东西了,饺子、肉什么都能吃,一下就吃了一大盘饺子。没几天,又白又胖全好了。

他继续出去打工,差不多一个多月吧,又吐血了,这回他完全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往那一躺当病养,忘了求助师父,嘴里喊的是“妈呀,妈呀!”过了一个礼拜就死了。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也象发生在我身上一样,当时我就想:修炼是严肃的,当病业关来时,你把自己当常人,那就得遵循常人的规律,生、老、病、死,该有什么结果就有什么结果。如果你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坚定下来,会得到师父的加持,才会发生奇迹。

六、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

这位兄弟死后的第二年,我也遇到了同样的事,突然有一天解小便,尿血了,不是尿里带着血,全都是鲜血,我知道自己以前有这个底,肾不好,动了一念:一个人能有多少血呀,这人能搁住吗?我要是死也得让人知道是咋死的,就用罐头瓶接了一瓶血,回屋转念一想:这是业力,都是毒啊,我接这个干什么。那时正是六月多,我把这瓶血往草上一泼,象硫酸一样,才几分钟的空,凡是沾上血的花和草都枯了,象烧的一样,可见其毒性特别大。

尿血和平时小便不一样,象炎症,它自己往外流,一分钟就接好几遍。晚上睡觉接不过来,怕弄脏了被褥,就干脆用秋裤裹上,爱咋地咋地。就这样尿了三天血,突然不尿了,这时奇迹发生了,我左边的肾好了,从来没有过的那么轻松!

又过了十天,又开始尿血,因为之前有那位兄弟的例子,他就是第二次出现危险的时候死了。我心想,这回我得把握好,就是坚定信师信法,去留由师父安排。象第一回那样,尿了三天,奇妙又发生了,右边的肾又好了!从来没有过的那么轻松,师父给我换了两个肾!

七、发生在身边的奇迹

在修炼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奇迹,我说一件发生在身边的事。前些年,同修的姥爷得了胆结石,疼的直撞墙,到医院说是做手术。开刀一看,不光是胆结石,所有的内脏里全是瘤,医生把家属请进去看,说是手术没法做,如果做的话,把这些瘤全摘掉就有生命危险,需要家属签字,出了事医院不负责任。家属一想,都七十多岁了,活就活了,死就死了,算了,手术不做了。

大夫把刀口缝上,只从内脏接根管子往外流血。同修心疼姥爷,找我商量:让我姥爷炼大法行不?我说:这可得慎重,中共迫害大法这些年,没影儿的事都往法轮功这儿栽赃,人都病成那样了,这时候炼大法,如果好不了,不理解的人就得说炼法轮功炼的,那不是破坏大法嘛!

同修还是想试试,回去就让姥爷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老人不识字,只能听录音。两三天后,活动时不小心把管子碰掉了。家属一看这可坏了,一天得接好几袋血呢,快上医院吧。到了医院,大夫说,插不上,长上了,要是再插管,就得重新打眼儿,算了吧,都七十多了,好就好,不好就不好吧。就这样,回家了。

管子没了,老人就可以炼功了,岁数太大,站不稳,只能打坐,有一次打坐时,他就觉的从一边进来一股热流,五脏六腑象火烧,又象是腹腔内灌了一壶开水似的。旁边大伙一看,以为老人不行了,忙着给穿寿衣。

这时,老人觉的进来的这股热流从另一边出去了,人马上精神起来,病好了,想吃饭了,没过多久,还能下地干活了!家人以为是回光返照,带着老人上医院检查,到医院一查,什么胆结石啊,瘤啊,一切都不翼而飞,全被师父净化了!

这位老人现在还活着呢,八十多岁,快九十了,谁都没成想他能活那么多年!这都是大法创造的奇迹。

八、修炼后的心灵变化

年轻时代我就是从人与人的斗争中过来的,头脑中没有好思想,地震时腰砸断了,要是当时让我站起来,我还得干不少坏事,思想狭窄,出点事就怨别人,真是怨声载道。

我脾气不好,瘫痪后,人生的苦难和病痛的折磨让我脾气更暴躁,打孩子特别狠,一米多长的棍子冲着孩子头上打过去,孩子用胳膊一搪,棍子都断三截;还有一次打孩子,旁边一个老妇人看不下去,跟我打了起来:“这是你孩子吗?你捡来的还是要来的?走!跟我上派出所去!”

刚修炼那会儿,我还想:老师说的太难,“真、善、忍”那么高的标准,不可能有一个人修成的。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我又觉的不难,因为我所认为难放的都放下了,只要你持之以恒的实修,就象愚公移山一样,一点一点的,都能改变。我就是这样修过来的。

我们家一直受邪党的迫害,以前我爸是佛教徒,现在我是法轮功,始终我家也没翻过身来,地震那会儿说是给补助,可是到现在,政府没给过我们家任何的补助,现在连低保也没我的份。我也不想跟它对立,可是它们非要跟我过不去,我也不在乎了。以前的仇恨思想根深蒂固的,还想杀人呢,见到仇人,心里就蹦着根弦,互相之间有敌意;现在看见以前的仇人,挺亲切,一点恨意没有了,放下仇恨,自己轻松了,我发现对方对我也好了。

现在我脾气改变很大,孩子也特别孝顺。只是有时还和妻子发火,说是发火,也发不起来,因为刚发作就知道自己不对了,等妻子再说两句,我就更知道错了。

我认为,你信正的,就有正的力量,信邪的,就有邪的力量,那么你同化大法,脑子里装进去的都是法,那就是“真、善、忍”的力量!

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谢。实际上,拿什么来谢师父啊?没有师父一天也活不下去,我只有这颗虔诚的心,好好修炼,让师父少操心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