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判“死刑” 大法救我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湖南常德市的一名农村妇女,今年五十八岁。前不久我被医院判了“死刑”,是大法师父让我起死回生,救了我的性命,现在我要把这实事经过告诉世人,证实大法的美好,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以前我的身体健康情况也算一般,从没得过什么大病,偶尔有个小毛病,但一吃药就好了。二零零九年九月栽种油菜的季节,我突然觉得身体很不好,呼吸困难,咳嗽不止,开始我以为是为了赶季节,天天栽菜劳累过度,受了风寒患感冒,就买了点治感冒的药吃了,可一点没见效,丈夫就送我到县医院检查。一扫描发现我肺部有阴影,怀疑是肿瘤。开始我不相信,女儿、女婿刚好从外打工回家,就送我到长沙肿瘤医院,经过两次切片检查后确诊,是肺瘤(肺癌),而且还不能做手术。这一晴天霹雳,把我和我的家人都炸晕了,我丈夫急得只知道哭。因为我家条件差,儿女条件也都不算好。

我彻底崩溃了,我想这是绝症,家里也没钱,即使有钱也难治好啊。当时我咳嗽很厉害,五脏六腑都咳痛了,咳嗽的要用双手将腹部死死地按住才稍微好受一点,胸口又堵着个坨,出不得气,有气无力。几天的时间身体瘦了一大圈,面如土色,亲朋好友看到如此惨状,都怕我过早去世,十分同情。都为我凑钱,催我赶快化疗。我在长沙肿瘤医院住院二十天,花钱两万多元,搞了一次化疗,病情一点没减轻,身体还越来越坏,不仅不能进食,看到别人吃东西都想呕吐,整日睡在床上,动弹不得,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头脑昏昏沉沉,头皮痛得象刀割一样。

出院后回到家,亲友看到我这般惨状,象个死人一样,兄弟姐妹都目瞪口呆,十分悲伤,说不出话来,背着我流泪。我七十多岁的老母更是泣不成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日以泪洗面。出院时,医生还交待十五天后再来化疗,我问医生:化疗能不能把我的病治好?医生回答“很难说”。我心里知道我这是被判了“死刑”了。得了肺癌哪有治好的?化疗也只不过是拖延时日,我家里也没有钱,我就等死吧。

就在这极痛苦、万分绝望的时刻,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来看我,她给我讲了大法修炼中的许多神奇故事,我很震动,立即表示要学法轮功。因为我不识字,我就请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是个带外音的MP3,音量很大,开始我只能睡着听,第二天我就能起床,能吃饭了,我就坐在火坑边把MP3放在左耳朵边的衣领上面听,因为我右耳朵听不见,左耳朵听力也很差。

几天后,这位学员又来看我,教我炼功动作,和我一起炼功。

我的身体一天天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出院快到十五天的时候我外地打工的儿媳天天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我给你弄到钱啦,你去化疗吧。我侄儿、外甥也都跟我讲,我们给您找到江湖名医、祖传秘方,要相信医药能治好你的病。我很坚定地告诉他(她)们,我已经好了,你们就安心做事别担心我了。他们从电话里听到我的声音底气很足,不象病人,也就没说什么了。我也确实好了,胸口堵得出不得气那个坨没有了,两只耳朵都能听见了,多年喜欢流泪的眼睛也不流泪了,头脑清醒、不昏也不痛,肩周炎等等许多病症都不翼而飞了。

修炼到十八天的时候,咳嗽彻底停止了。我修炼的信心更足了。我觉得我太幸福了。我上街赶集,别人看到我都很吃惊:你得的恶病怎么这么快就好了?真是不敢相信啦!我说是真的好了,医院判了我“死刑”,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法轮大法太好了,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以前电视里宣传的都是假的,造的谣,不要相信它共产党,江泽民太坏了”。

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亲眼目睹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变化,都从内心里信服法轮功了。我的兄弟还请了一套师父的讲法录像光碟。我丈夫念“法轮大法好”,他椎间盘突出也好了。

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