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用在法上 在病业关中去掉名利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我过去是一个情很重的人,从修炼大法后,在摔摔打打中,终于把这个死死的操纵着我的情魔给修掉了许多,感觉活的很轻松,很有乐趣。有时甚至沾沾自喜的想:虽然我跌了不少跟头,但是有多少人能象我一样能把这个情看的这么透?这么淡的?名与利对我来说,真是小菜一盘,我本身就不看重这些。谁知正是这样狂妄的人心被邪恶看到了,对我進行了一场瓦解式的迫害。

上个月,明慧登出了一种挂历讲真相的方式,我感到这个挂历设计精美,常人一定喜闻乐见,于是我不计成本的买了许多材料,都是选最好最贵的买。做了几个,发现我的打印机总打错色彩,我心想它一定不喜欢这个挂历,于是打了一些也就不准备做了,把成品给了一个讲真相很用心的同修。同修一见喜上眉梢,当即给了我许多钱,让我大量制作。

我的被人承认的心起来了,于是我用尽一切办法,花费了很多钱去买最贵的纸,最专业的工具和配件开始没白没黑的做。打印机打错了很多,把昂贵的纸给打坏了不少,搓纸轮也不好了,色彩也错了,我以为自己是出于救人,没有显示心,一定是工作量太大的原因。

一天晚上,我梦见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等死,我就叫他说大法好,还问他有什么感觉,他说脑子里一片空白。第二天喷头堵了,我取下一看,喷头和坐椅很相似。我就照技术文章中讲的办法买了很多清洗喷头的工具,又花了不少钱。没做了多少挂历,钱几乎用完了,结果在我的不细心下喷头也报废了。我望着朝夕陪我讲真相的伙伴-我的打印机,心情真是糟透了,十几天都把心思用在维修上,学法也学不進去了。但仍没悟到是为什么。

在打印头出现问题的当天,我的孩子也出现了咳嗽,我也没当回事,因为也不太要紧。当我买了一个新的打印头回来的时候,决定放弃不做挂历了,以为是挂历的黄色用量太大的问题。可是,每天发愁这些耗材白买了,一过年是一点用也没有了。孩子的病在这时也越来越厉害,我还没悟到。好几天晚上,我都睡不成,又是给孩子念法,又是发正念,又是求师父,又是念大法好。结果孩子连看都不想看我。我就这样找自己,孩子的体温时高时低,我仍然悟不到。上网看了交流文章,学了师父对孩子生病讲的法,知道了孩子是在替我承受。可我就是找不到,实在受不了,就打针去了,花了不少钱。

刚好了一些,家乡有事,我妈必须回去,我心里想着所剩无几的资料费和家乡那个出钱的同修,我就决定在无比寒冷和孩子的病情刚好转的情况下,把孩子抱着回家了。回到家后,同修果然给了我一些钱,我如愿以偿,心里闪过一丝开心,虽然知道这个不是给自己的,但还是对这个同修在我妈面前百般夸讲。没有想到这是多大的名利之心,简直和见钱眼开的常人一样,平时我还总是说一个同修存钱存物见钱眼开。家乡的同修都年龄大,没有技术,可是都有电脑,我在这方面也是沾沾自喜,自以为是。

这次回家,原来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工资在几个月内领不上了,还扣掉很多。我心想这个迫害是为什么呢?难道是我浪费了资料费招来的吗?

为了给孩子继续打针,我赶紧拿着钱回家了,还没進家,先進了门诊。一个同样有病的两岁小娃打完针后,突然在我腿上打了一下,说了一句“你不能拿”,原来他的新玩具在我身后,我赶紧给他解释说,我没看见。但心里觉得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

刚一進家门,就开始浑身汗毛孔都疼,血管都疼,疼的我不能坐起,就躺在被子里学人家想:师父呀,该我承受的我受,不该的我要清除。睡着后,元神不停的向内找。突然醒来,就想起这次出门一路上摸哪哪有电,甚至一抓孩子的手就被电打,这是功呀,仍然沾沾自喜。

紧接着就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晚上睡觉热的不行,第二天早上睡醒觉,来功了。摸哪哪有电”。我忽然惊醒,我是不是和那个返修掉下来的情况一样呀?于是马上开灯拿起大法,准备找到后好好学一下,结果随手一翻就是那一页。我猛然惊醒,这不就是在说我呢吗?学员给钱越多,我心里就越高兴。还有点喜欢别的同修要解决技术问题时的那个求人的态度,这不全是在说我呢吗?我为什么要高兴,还不是和常人一样喜欢花钱时的那个痛快劲,要用什么东西都由我来选择和决定的名利心吗?邪恶看见了,太高兴了,开始在身体上迫害我。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某同修为什么做了那么多,在经济上还受到迫害,甚至不再专心大法,而是去做大法弟子不能做的工作,一味求钱,谁劝也不听,还要强辞夺理,一再赔钱,仍执迷不悟。我看不惯人家,不就是我也有同样的执著吗?

明白了这些我的身体开始舒服,也不发冷了。在写此文中更是明确了自己在这一层悟到的理,吃了这么多的亏才明白,还耽误了大法的事,真是个不小的教训呀。

在证实法的用钱用物方面,我们只能修好自己,走正这条千载难逢的证实法之路,而不能被做事中的人心利用,放大自己的执著,从而滋长了邪恶的气焰加劲迫害我们,使我们的路出偏。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