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德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出差在外地遇上了阔别已久的朋友。朋友老家在江浙一带,外出做生意多年离开了家乡。朋友的儿子上高中了,很懂事听话,一家人都善良平和,幸福安康。以往每次见他们,都是“开心一刻”的感觉。

大概一年多时间没见了吧,我这次特意顺路来拜访一下。没想到一家人竟愁容满面。原来,朋友的妻子在去年不小心又怀孕了。尽管有个快成年的大儿子了,朋友的传统思想告诉他,不能堕胎毁掉这幼小的生命。可是这大陆的计划生育政策弄得朋友苦不堪言。很多大医院都以“超生”的原因不接受他妻子在医院生产。生意上的事还得朋友一个人撑着,无可奈何,妻子一个人躲到县城一个小地方藏了三个月。后来终于寻找到一个小医院同意接生,小医院里有良心的医生说:“唉,我们还是想到救死扶伤吧,管不了那么多政策了。”为此事,后来这医院还被上级医疗部门批评。原本朋友的妻子可以顺产的,因为时间紧迫,外界干扰大,被迫做了剖腹产手术,至今她还在家里卧床修养、疼痛难忍。

我出差刚回来,又听另一位朋友告诉我一件更伤心的事。他在本地一家医院亲眼所见残忍的一幕:一个受伤来医院的男士,因事故七窍流血,但是还能说话。他请医生尽快帮他做手术,可是医生发现他身上没什么钱,就冷漠地说:“等你亲人把钱送来再说。”病人着急地解释:“我有钱的,你先给我处理吧,我会给你们钱的,我家人在外地,一时赶不来。”就这样,时间在讨价还价中迅速流失,医生毫无人性地把男士闲在一边……不多久,那位男士真的死去了。

这情景激怒了周围目睹的人们,可是上级部门却考虑到自己的声誉,给各部门施压,以至于媒体对此事也无法曝光。因为中共统治下的媒体也都是党的喉舌,只要有不利的报道都会遭到打压,真的变假的,假的可以宣传成活灵活现的“真实”。人性道德在中共的强权下被淡化,迫使人们变得冷血无情,残酷自私。

汉代的贾谊说过:吾闻古之圣人,不居朝廷,必在卜医之中。

这种说法体现了儒家的仁者之心。儒家便有“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说法,为中医的“儒医”们立下了最高标准,并把中医称为“仁术”。但对于失“道”丧“德”的后世人来说,讲“仁”也还是很高的标准。儒医认为,帝王相师仙佛名流,治国救人、济世度人,无非充此一腔活人之心。这样说,治病救人就成了医学的最终目标。

目前不仅仅是这些丧失医德的医生,在中共威逼利诱下的各行各业的人们啊,哪怕一些有良知的人,也因为正义申诉无效逐渐放弃,以势单力薄为借口,良心的谴责后开脱着自己,也习惯性的默认了强权下的冷酷,繁华掩饰下的血腥,谎言包裹下的虚假。身为医生不再以治病救人为首要准则,身为教师不教导学生以向善、求真为基本,身为各行各业的人们遇事首先考虑到的是自身利益得失,把德行抛之脑后……长此下去,国将不国啊。

古人认为,“道”生万物而赋予万物具备了“德”,故道尊而德贵,倡导“以德配天”、“以德治世”等。人要是没有了德就不配为人,治国者无德则必然国事衰败,被历史所淘汰。中国历来讲“天时地利人和”,每个人真的为自己好,为后代子孙好就得从我们自身做起,做个有德、守德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