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师父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

一、得法、受益

我是九五年在父亲的影响下接触大法的,父亲一直对气功很感兴趣,有缘请回《转法轮》后,父亲说这是一本高德大法,书中讲了许多天机,机缘难得,让我们全家都来学,并且每人都请回了大法书。看了一遍大法后,觉的很好,好在哪里自己也说不清,也没想再看一遍。由于父亲看了大法后,经常与全家人讲,他从大法中悟到了什么,哪句法中又有什么内涵等等。经父亲这样一说,又引起我的极大兴趣,又拿起大法书读起来,就这样走入大法中来了。

得法后不久,我就结婚了。单位有次搞妇检,结果检查出我怀上小孩了,而且还是双胞胎,因为刚上身,还不敢确定。当时自己根本没放在心上,照样每天上下班,有空闲时就读大法书、炼功,经常感到后背一阵热流通过。大概五个多月时,到医院复查,真是怀上双胞胎了。每天上班爬五楼,下班回家爬四楼,脚步一直很轻松,上楼甚至有时比同事们还快。生孩子时,晚上十二点多钟,必须去医院,丈夫还愁上哪找车子呢,结果一走出门,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丈夫说运气太好了,他哪里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弟子。

有一次做晚饭,用高压锅炖骨头,关火后想端下来,不小心锅子倾斜了一下,砰的一声,高压锅爆炸,锅中的食物全部倒在我整个脚跟上,顿时一阵灼痛,我赶紧脱袜子,袜子连着皮一起下来了,里面的肉通红,脚又痛又麻,站都站不稳,想扶着墙,一看墙上喷的也都是食物。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没事的。我踮着脚,把厨房弄干净,继续做饭。到了晚上,脚筋一阵抽动,痛的我龇牙咧嘴,额头冒汗。从师父讲法中我知道,作为大法弟子,不管遇到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好事。我还掉一块业。过后每天踮着一只脚,正常干家务活,没上药没抹任何东西,半个月后,又长出新皮,一切恢复正常。

两个孩子一出生,全家人就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大法音乐给他们听,大一点就让他们背《洪吟》,跟我一起发正念。许多奇迹也出现在他们身上,象出水痘、腮腺炎、发烧,都是过几天就没事了。俩人都被摩托车撞过,都是有惊无险。特别有一次,孩子玩踢球,球被踢远了,一个年轻人用力踢回来,大孩子用手去接,由于手太小,挡了一下球,结果孩子大哭起来跑回家。我一看,手腕处的骨头翘出来了,手背肿的老高,痛的泪水直掉,不敢让我碰,我轻轻的托着他的手,赶紧说:没事,没事,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我们有师父在旁边保护我们,一会儿就好的。孩子泪流满面的点点头,跟我一起念起来,念了一会儿,“妈妈,你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我听吧”。听着师父的讲法,轻轻的抚摩着孩子的手,孩子渐渐平静了下来,晚饭没吃,听着法睡着了。过了二、三个小时,孩子又痛醒,要继续听师父的讲法。一个晚上,他就痛醒来几次。第二天,带着孩子回到父母家,父母直夸小弟子了不起,孩子笑了。这过程中,孩子经常不小心碰着手,痛的大哭。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出去发资料。过了一个多月,没花一分钱,孩子的手好了。我们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哪能好的这么快?

二、证实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以后,风云突变,电视、报纸、书刊等邪恶谎言铺天盖地的来了,自己心里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是造谣,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父母、兄弟他们悟到,要站出去,到省政府、北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父母、兄弟到北京后,被当地邪党政府非法绑回来了,非法关了半个月。回家后,他们和我交流,我也想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向单位请了四天假,父母陪着我,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没有害怕,心中反而升起了无比的喜悦:师父!我也来了。我们被警车带到附近的派出所,里面站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警察看我们抱着小孩,说了两句,就让我们回去。就这样,在师父呵护下我们平安返回。

在当地,我们全家是得法早的,有什么事,同修喜欢来我们家交流。特别发生迫害以后,同修被非法关押出来,被恶警谎言所骗,与父亲交流后,识破了谎言,又走回到大法中来了。因此邪恶就把我们家作为重点迫害对像,电话监控、隔三差五上门骚扰。一天我回到父母家里,看到恶警们正在我家翻箱倒柜,我说炼法轮功如何好后,恶警也知道我是炼大法的,找到我单位,单位领导又找到我谈话,让我放弃大法。这怎么可能呢?大法让我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没错;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单位几个领导天天找我所谓的谈话,当时自己心理压力很大,经过慎重的思考——修大法才是我走的路,于是写了辞职书,天真的认为这样就再也没人找我谈话,给我施加压力了。(那时还没出师父的新经文,还认为是人对人的迫害。)这事让在省城工作的丈夫知道了,丈夫找领导打圆场,让保姆代我写了一份保证书后,单位又才让我上班。(后来才知道有炼功人的单位,恶党不准单位开除学员,要本单位承担责任)

2000年——2001年,邪恶对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迫害近于疯狂。父母看到邪恶的“610”及公安局等恶人们不断到家里来骚扰,把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资料、炼功音像带等全部抢走,连录放机也抢走。在恶劣的环境下,我们全家没有屈服,心中装着师父的嘱咐:“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法会讲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父母与兄弟为了摆脱邪恶的控制,离家出走,决定到外面开创新的修炼环境。父母、兄弟走后,邪恶们慌了手脚,不惜花巨额资金全国到处派人寻找,亲戚家走遍,父亲还被通报到温家宝处,十多万元上报纸登寻人启事;当时不准我上班,工资停发,派专人天天跟随监控我。“610”及公安国保大队的恶人们也是几次登门骚扰。

我只好来到了省城丈夫处,他们还是不放过,又是几次登门骚扰。有一次恶人们又耍花招,说回家乡去问几句话,寻找我父母的事。当时想没什么,听信了他们,带着孩子就跟回去了,结果被骗。他们首先把我与孩子隔离,关在看守所里。丈夫也赶回来了,带着孩子来到看守所里,两个孩子隔着铁栏门,拖着我的手大哭,嘶声力竭哭喊着:妈妈,你快出来,快出来呀!见我出不来,使劲用小手摇着铁门。那哭声响彻整个看守所及上空,里面关押的人无不责骂恶警们的毫无人性,有的听到看到后,跟着流泪(这次的分离,带给孩子的创伤很大,以至我回来后,下楼倒垃圾孩子也要跟着我,生怕我又走了)。我也是泪流满面,自己心中想:我的情要放下了;不管邪恶们再如何耍花招,都不能相信他们的鬼话了。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旁呵护着我,大法在我的心中决不能动摇。心中明白这些后,恶人们再威胁、诱惑,都不能动我的心。在师父的护呵下,正念闯出看守所。

两个孩子从小就不一般,引导他们走入大法修炼是我的责任。每天我都让他们跟我学法、发正念。假期间,我带他们到父母那里住了几天。每次我们一起发正念,他们都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清除邪恶的,清除完后,师父就送好东西给他们吃,如:各种水果、饮料等。再每次发正念,师父就送法轮奖励他们,有大法轮、小法轮。送小法轮的数量有时几百上千的,有时更多,大法轮的数量有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慢慢的法轮越来越多,两个人都说自己有几百万个法轮了,有几千万个法轮了,我当时用常人心想:这么大的数字,他们也不会数,是不是编出来的。就问:你们怎么知道是这么多?怎么算出来的?他们说就是知道,不用数。有一次,他们看见自己的身体很高大,站在脚趾下面的小生命在讲话,他们都能听见。有时发正念做的好时,师父就夸奖他们,叫他们继续努力。以上是小弟子发正念升华的一些大概过程;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过程中,他们讲了很多,由于当时没记载下来,有些自己也记的不那么清楚了。过了这段时间,他们的天目就慢慢看不见了,现在已关上了。

三、小花开了

在省城,不认识当地的同修。师父的新经文不能及时看到,有时师父的新经文来了,只能带着孩子回老家去拿,很不方便。那时常想,能认识周围的同修该多好啊。想发真相资料没资料,后来又想:有部电脑该多好啊!不时在丈夫耳边说:我们家有电脑就好了。丈夫买了电脑。我就想买打印机,自己按传单内容输上去,打印出来去发。跟丈夫说出我的想法后,丈夫含糊着,以后买。听到同意买,我立马上电脑城去买,怕丈夫后悔。根据同修的介绍,买回一台最简单的佳能打印机,其实自己对电脑、打印机一点不懂,不会安装。丈夫很不高兴,见我也买回来了,只好给我装上。安装后,我对WORD不懂,我是按拼音法一个字一个字输的,有时输了半天,不会保存,全消掉,只好从新输。输了一个星期,终于第一份资料出来了,不会排版,不好看,但我还是很高兴,终于解决了资料的来源。

后来师父说要遍地开花,我也想上网。丈夫知道我想上大法网站,他对电脑也是不很懂,怕上网被恶人发现,怕我再遭到迫害,一直没装网线。孩子上学后,老师说孩子上网查学习资料很方便,为了小孩的学习,家里终于上了网。丈夫教儿子怎么上网、查资料,我就在旁边看,知道上网了。心里很想上大法网站,可又不知怎么上?按周刊上的方法,要有邮箱,邮箱又怎么申请?就上网查询,看的我云里雾里,才申请了一个国内邮箱。那是经常是睡梦中都在上网,好几次还梦见自己上了大法网站了,高兴的乐醒。师父也许看我上网心切,安排大弟回老家碰见表弟,表弟特意告诉他上我们的大法网站。我知道后,马上打电话给他,他问我有没有邮箱?要发送东西给我。邮件中一个小飞鸽,附件中告诉我把它下载下来,双击就行了。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下载,这样点击不行,就那样点击,不知弄了多长时间,最后终于上了动态网,刹那间心中好高兴。再点击明慧网,打开了——师父就坐在那看着我,一朵朵圣洁的莲花,我眼泪汪汪,心中无比激动!心里情不自禁的呐喊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打开大法的网站,就象回到家里一样。每天上网,知道了大法的進程;看着同修们的心得体会,心中不再感到孤独了,心性也在不断的得到提高;从同修们的技术交流中,我知道安全上网、下载、打印各种资料了。为了救众生,同修们又大量刻录神韵晚会光碟,我也想刻录。从同修们的经验中,首先要买什么样的刻录机,不会安装,我就背着主机去,让商家给我安装。买空白光盘、盘贴,在师父的呵护下,现在我也可以发自己刻录的碟片了。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无时无刻不是在伟大慈悲的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也是向师父交的第一份作业,在此向师尊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