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温家宝“言者无罪”被删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中共门户网站新华网在报导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去年的一次官方座谈会讲话中,删除了他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等十六个字(这四句是中共前党魁最先引用为自己装点门面的)。针对政府总理言论的被删,网友议论不断。

温家宝为一国总理,其讲话还被随意删节,可见中共政府对言论的钳制有多严。其实这只是网友从他去年在中共理论刊物《学习与研究》上刊登的他的讲话稿的对比中发现的,那没被发现而被删除的其它的讲话或文稿肯定还有不少。作为中国总理的身份被钳制言论的先例可以说是屡见不鲜了,其前任朱镕基的话语权也曾被压制过,我们举个例子。

由于中国科学院科痞何祚庥无端滋事,在媒体上对法轮功恶毒攻击,法轮功学员有用书面形式直接向朱镕基反映事实情况的。在天津公安非法抓捕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并进行殴打的情况下,引发了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朱镕基见到来访的法轮功学员,亲自指认了三个代表,并带着他们朝中南海西门走去。他边走边大声问道:

“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我们没有看到呀!”法轮功学员愕然的答道。

朱镕基此时也才知道他作为总理的批示竟然有人敢扣压下来。那么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力和胆量?事态的发展告诉人们只有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才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总理的批示要经过公安才能息事宁人,而罗干正在刻意的寻找定法轮功为×教的证据。分析家们普遍认为,这是罗干借扣押朱镕基的批示向中共党魁示忠的行为。朱镕基的一句无意问话道出了中共内部邪恶势力构陷法轮功的黑幕。

当然有些话不是不能够删除,甚至作者本人在另行发表时也要重新作一修改的,这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有些核心的东西就是不能删除的,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十六个字。这几个字对中国人来说可以说是耳熟能详的了。尽管中国人也都在铁的事实面前认识到了这是中共党魁的自说自话,借以表明自己的宽宏大量而已,可毕竟这几句话说出来能达到自我漂白的效果呀。可是现在连这样自诩的话都删了,也难免叫人产生联想了:噢,这样的话都不能说了,那还说什么?看来可真是“知不能言,言必有罪”了。

当然了,你要按照中共的要求去说,或对中共极尽谄媚歌颂之意,那样的言者不但没罪可能还有赏呢。可是这句话表露的恰恰包含相反的方面,你不对着中共的胃口去说,当然是“言必有罪”了。

其实还有相当一部份人被中共的忽悠所迷:现在不就是言论自由吗?你看我什么话都敢说,发表个奇谈怪论、打情骂俏呀,什么不能说呢?中共钳制言论的花招就是这样掐一头、放一头:低俗牢骚的话随便说,这是它言论自由的假象;真正表露独立见解的话一概封杀。不信,谁在媒体上说一句同情六四的话试试,马上就给你铐起来。

这么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栽赃还少吗?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有时就一个字啊。说句“炼”就判刑,发个传单就判刑,喊句“法轮大法好”也判刑。这样因言获罪的例子比比皆是。

其实温家宝说不说那一句话都一个样,新华网删不删也都一个样,只是它这一删除倒更让人看出其流氓的本质来了:中共现在可是连遮羞布都不要了。这就是中国的社会现实:知不能言,言则有罪。

中共现在为什么连“言者无罪”的话都不敢提?那还不是敢言者太多造成的吗?中共唯恐民众说开了头,特别是在中共高层内部专门对着中共的软肋去说,处在政治信任危机中的中共将何以招架?而对于中国现在兴起的三退大潮,民众的势头正猛,敢言者越来越多,普通民众的话语权正在被他们自己争取过去,中共还怎么敢再说“言者无罪”的话?这才是新华网删除温家宝“言者无罪”言论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