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负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甲型流感(俗称猪流感)的疫情早就被中共严密封锁了,老百姓的知情权统统被剥夺。近日,大纪元记者就知情人士透露的吉林省长春市甲流死亡51起病例的消息,致电长春市疾控中心询问。长春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说:“甲流数据对我们来说是机密数据,我们有保密任务,……就是对我父母都不能说的,如果我说了,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听起来这是一位相当遵守纪律的工作人员。可是,让我们认真看一下,这为工作人员实际上是在为谁负责呢?是为百姓吗?他说“法律责任”,中国真有这样的法律吗?

的确,任何一个国家都有需要保密的东西,也都有相关的法律,这是人们都能够理解也都能够接受的。可是,中共的“保密范围”却是把老百姓对于天灾、疫情、食品、安全等等影响人基本生命、生活的东西也都完全包括进去了,连老百姓最基本的知情权都以“保密”的名义被剥夺。那么,这样的“保密”就纯属有意欺骗了。而由此带来的后果也就只能由老百姓用自己的生命或利益去为中共的所谓“保密”买单。

在涉及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时,以法律的名义作出的诸多关于正常资讯的限制,实质等于谋杀生命和掠夺财产。中国人民在中共的这种“保密”制度的欺骗下,受到的伤害不胜枚举。远的不说,单说近几年的,这类灾害还少吗?“萨斯”时,整个世界都在指责中共的信息封锁,其它国家面对中国的疫情已经在联手形成世界封锁中国的态势了,它还一再梗着脖子说“非典”已经得到了控制。汶川地震前,多名地震专家把预测结果通过不同渠道传递上去,可是中共为了一个奥运,竟然把如此大的地震灾情“保密”了下来。三鹿毒奶事件,生产过程中,政府和厂家联合“保密”,事件披露出来后,中共各级官员又联手互保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更不用说十年来中共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是如何在极度“保密”的状态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如何的把国际社会对于中共的指责、包括对多个国家的法庭受理江氏流氓集团案件的信息统统给严格“保密”的事了。

认真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中共的“保密”只是假借法律名义,维护自己手中的权和利而已,根本不是在为百姓负责。他们是打着法律的旗号把老百姓训练成“法盲”,好听他们摆布。

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该怎么办?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没有为我们自己负责的人吗?

有一种最佳的方法,那就是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看看海外的中文网站是怎样报道发生在中国的真实情况的。这当然是中共一直在明里和暗中封锁的,可是它确实是真实的声音,当然也有外国友人和外国政府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没有关心我们的人。在我们身边,不是可以经常接到一些法轮功学员发放的真相资料吗?真相资料上的信息可都是老百姓最应该知道的时事。想一想吧,他们用节衣缩食省下来的钱做的真相资料是为了谁?他们长年累月、风餐露宿的到处发真相资料是为了什么?几年来他们在真相资料中不只一次的向世人提醒:天灭中共之前,退出邪恶的中共及其相关组织,并善待法轮大法,才是世人走向新纪元的保障。

是的,法轮功修炼者不忍看到广大的中国人被中共胁迫着一同走向灭亡。广大的中国同胞,真的是有人在时时惦念着您,您感到他们对您关切的慈悲目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