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净莲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幸得大法时,我只有五岁。大法将我们一家从濒临破散的边缘拉回,为我们带来了新的希望。父亲满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母亲常年低烧的身体重焕活力,而我,就沐浴着师父的佛光长大,“真善忍”的法理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

但是由于不注重学法,没有真正了解到大法的无边内涵,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因此在九九年迫害发生后,虽然也明白电视上都是造谣,但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道路:修炼的意志逐渐消沉,不再注重学法修心。师父不愿放弃我,一次又一次的点醒我,我才有幸能够始终在大法中做一个修炼者。下面我将从学校,家庭,个人三个方面,谈一谈修炼的感受,也算做一次修炼的回顾。

一.万勿舍本逐末,醉心学习

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那时学的比较轻松,执著心也淡,成绩始终很好。这也让很多世人明白大法的美好,相信大法能开智开慧。但上了高中后,我的成绩却显的不是那么突出了。我在一个优班,同学之间的竞争心理也很强,导致我越来越看重学习,一心想提高成绩,修炼上就放松了。

谁知越是执著,越追求不到,成绩始终没有大的突破。连父亲同修都说:“修炼大法按说能开智开慧的,怎么从你身上我就看不出来呢?”我感到很惭愧,嘴上还挺硬,只是“学习不努力”一推了之,不愿意向内找自己。

再说我在学校,真是一门心思的学,连下课休息的那十分钟还要看几道题,生怕落在人后边。当然,在学校抓紧时间是没错的,错就错在自己带着强烈的好胜心,争斗心,根本就不符合一个小弟子的标准。考的好了,容易欢喜,考砸了,容易沮丧。心真是随着成绩浮沉升降,被带动的很厉害,觉得很苦。

失望之余,我加强了学法,想要在大法中寻找答案。可这是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想从大法的字里行间找到能让我成绩迅速提高的妙诀。这颗心已经强烈到了这种地步:师父每讲到修炼中的事情,我脑子中就不由自主的往“学习”上套。这不仅曲解了大法,而且限制了大法法理的展现,结果人为的阻碍了自己的提高。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时,我读到了一篇文章《生意兴隆的关键》。文中说道:“常人都很奇怪在经济不景气时,我的生意依然这么好,而我却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原来这位同修一直把自己的店当成弘法点,整天忙着向世人弘法,现在又忙着向人讲真相,劝三退,虽然没有刻意追求,生意却一直红火异常,有缘人源源而至,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无求而自得。读完后,我顿时明白,是自己的基点站错了。这位同修显然将基点放在了法上,放在了救人上,一心想着救人,将生意场变成了救人场,得救的人又会告诉更多的有缘人,生意兴旺已是顺理成章。而我却偏离了修炼的重心,在这即将“大难来临无处藏”,众生急需救度的历史时刻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只想着自己在常人中的利益,以“要圆容好环境”为借口,一味的追求成绩,这和无私无我的正觉相差多远哪!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一切努力都成了舍本逐末。

向内深挖,自己为何如此看重成绩?是为了老师的赞赏,同学的羡慕,还是个人的成就感?其实都是求名之心的体现。而求名之心又来源于私心。旧宇宙的为私为我在无比美妙的新宇宙中是决不许存在的。因此,只有破除“为私为我”的观念,才能進入新宇宙;只有放下名利之心,才能一心一意的修炼,学习的效率自然会提高,成绩也会“无求而自得”。

修炼确实能够开智开慧,但是,我们决不能为了追求成绩而有丝毫利用大法的心,更不能为了追求名利而醉心学习,忘记了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否则,只能是舍本逐末,适得其反。在这里也向和我一样在学习问题上走过弯路的小弟子提个醒:千万不要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更不要为了解决常人问题而去法中找“有启发”的话。带着强烈的执著心,大法背后层层叠叠的佛道神不会将法理展现出来的。

二.冲破人心,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

我家三口都是大法弟子,也成立了个家庭资料点。每周按时下载《明慧周刊》,周报,也制作小册子,不干胶,光盘等真相资料。现在我们三人都能独当一面,但当年成立资料点时,也经历了人心的挣扎与怕心的突破。

父母于零六年开始有了想买电脑的念头。家中真是几经商议,都觉的有这个必要,但就是冲不破这个怕心。最后又协商了半年,决定先买台彩喷打印机,“小敲小打”一下。现在想起来也许有些好笑,但当时怕心确实很重。怕上明慧网不安全,怕买了电脑太招眼,怕别人知道自己做资料。总之全是人心,为私为我的壳很重。但是考虑到大资料点同修承担的压力,考虑到长途携带资料的不便,考虑到自己家中资金充足,环境良好却迟迟不愿冲破这个怕心,感到自己不能过于自私,我们一家终于走出了第一步:买了一台彩喷。

有了第一步,第二步也就好迈多了。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很快感到小小一台彩喷无法满足需要,速度慢,效率低,还依赖同修提供模板。半年后,我们很快在同修帮助下,添置了一台电脑,不久又买了一台激光打印机,这才感到如虎添翼。

其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那位教我技术的陌生同修,我叫他叔叔。他总是面带静静的微笑,态度温和,神情沉静,语音也是沉缓平和的,令我一家顿感自身修为不足:我和妈妈都是音调高、语速快,爸爸则是声音粗犷,嗓门奇大,我们互相说话很少这样柔声静气。更令我感动的就是这位同修在教我技术的过程中,显的非常耐心,没有一丝的烦躁。明明简单的东西,我却理解不了,自己都嫌自己太笨时,叔叔却用了几个巧妙的比喻,一下将原理解释的明明白白,让我觉的掌握这些技术并非难事,也增强了将来运作的信心。他身上体现出来的修炼人的风范,令我至今难忘。

和我们接触的几位同修的无私与耐心,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鼓励,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没有耐心,容易急躁,内心不能总保持在一个慈悲的状态。

做资料更是一个去执著心的过程。开始由于不熟练,经常出现打印差错,父亲指出时,我还很不服气,振振有辞,有时甚至委屈的直想掉眼泪。“怕被人说”的心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一下子暴露的特别明显。以前学师父讲法,让向内找时,总觉着在说别人,很少对照自己。这颗心暴露出来之后,感到句句都在说自己。“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看到不足了,作为个人来讲,怎么样把每件事情做好,在做的过程中把思想摆正,困难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那才是了不起。”(《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明白这些法理后,我开始要求自己,哪怕还有些不服气,也不先忙着反驳,先忍住别开口,再静下心来找自己。因为我明白了,做事不是目地,把心性修上去才是目地所在。提高了心性,救人的效果才好,效率才高。

做资料也容易起干事心,把印了多少当成了任务,只顾追求结果,这样效果也不好,也显的不那么神圣了。我最爱犯的毛病就是忙着打印时,遇到正点就不愿停下来发正念,想要“抓紧时间”多印几张,结果被钻了空子,机子有时好好的,就会出点毛病,搞的手忙脚乱。其实就是干事心起来了,忽视了正念的力量,结果欲速则不达。而当正念强时,机子干的欢,法轮在体内也转的欢,身体周围被一股暖流包着,能量很强,感觉非常神圣。

现在我家这朵“小花”已经开放了有二年,我感到从中得到了许多,更暴露出不少执著心,都是该去的时候了。我们以后会更加精進,争取让这朵小花开的更美。

三.慧剑斩得挂碍尽,誓不回头只向前

“有些学员并没有碰到什么魔难,渐渐的就不精進了,实际上就是对常人社会的各种诱惑产生了执着,被社会中的吸引给拖下去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当读到这几句讲法时,我的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虽然按照常人的观点看,我的“爱好”已是少之又少:从不看电视,从不打游戏,从不上QQ聊天,也很少逛街。但我知道,自己曾经被许多常人的诱惑所迷。各种各样的诱惑,真的象一张可恶的网,牵绊你精進的脚步。常人的小说,某侦探的电影,各种执著的食物,还有古诗……。

我爱读古诗,爱吟诵前人的千古绝句,这倒也有些好处,师父的二本《洪吟》,我都熟记于心。但坏处也是很大的:古诗熏染了我很重“文人情结”。说白了还是常人情结,它让我小学就在唉叹“怀才不遇”,初中就在感叹知音难寻,这种所谓的文人情结,不知不觉就加重了我的常人之心,加重了对情的执著,从而成了我很大的漏。

有时我爱写一些古体诗,那些与修炼有关的倒没什么,但有时在常人心的带动下,也会写出抒发常人情怀的诗,这就是在放纵自己的执著心了,也知道不对,但并没有认识到这背后的执著,也没有纵深去挖。结果被旧势力拖入了一场“情”的考验,钻的就是这诗的漏洞。

我都忘记了那个同学是怎么样就看见了我的诗,然后我与他在这方面“相谈甚欢”,感到言语“很投机”,这时,执著心已在逐渐膨胀,但我却沉浸在欢喜心中未曾觉察,还以为遇到了位颇有共同语言的朋友。彼此写了诗,常拿给对方看。但他毕竟是个常人,我写的有关修炼的诗他当然看不懂,于是我逐渐写常人诗多了。其实这就是在带动我的常人之心,带动对名利情的执著,可我仍未曾认清。

直到有一天,他的一首诗惊醒了沉浸在“哥们义气”中的我,那诗中流露出很浓的常人之心,让我担心他要将这份“友情”变质,这决不是我想要的,更不是一个大法小弟子能做的,也突然悟到可能他正是我要过的一关,因为师父在半年以前就曾用一个梦境点化我。这时我才觉到了修炼的严肃,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师父对于飞天舞蹈学校中小弟子的要求非常严格明确,“艺术团的学生,平时男女之间都不让他们随便接触的,而且小小年纪,更不准许男女之间交朋友。其他大法弟子也得注意这些事情。”(《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其实这也是对所有小弟子的要求。

于是我找到他,委婉坚决的告诉他,我不希望将这份友情变质,而且我对交朋友的事也很反感,希望我们都能自律。我是秉着善意说的,因为我还想要给他讲真相。他同意了。以后我还偶尔把诗给他看,但不再写常人诗,而是劝善诗。逐渐这颗想作常人诗的心就淡了,再出来也懂得压下去了。

想起小弟子的一首诗,叫《守》:“执著之心一起,乍品好似香甜。多时始觉无益,悔时错已铸成。”

我觉的将修者的微妙心理写的非常到位。真是如此,邪恶想毁人,都是从人的执著下手,开始让你感到还挺美。其实如果这时能及时冷静下来,理智的用法衡量一下,问问自己,“感到挺美的’那颗心到底符合不符合法,是不是迎合了自己的某个执著才这样的。如果一开始就能及时悟到,及时修去那颗心,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考验。

其实,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缘人,都是你救度的对象,只要把握的好,邪恶的安排反而能成为救人的契机,就看你能否认清自己,坚定修炼的意志,割舍掉一时的“香甜”,获得生命的真正升华。回头想想,正是自己先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才招致了这场所谓的考验。不要等到魔难来临,才想到向内找。平时揪出的执著不能轻轻放过,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常人的那点诱惑,也就不成为诱惑。

只要心中有法,只要正念够强,能够在法中精進,就可以做到“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要保持正念,保持修炼人的状态,我还想说一说明慧网的作用。

十年风雨,十年明慧,两年前,当在同修的帮助下突破封锁,登上明慧网时,看着师尊静观世人的照片,我们热泪盈眶。前不久师父发表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让我们明白,看明慧,也是修炼的一部份。但只有在近几个月,我才越发感到明慧惊人的力量。当净下心来阅读每日文章时,我发自内心的感到网上的文章真是字字珠玑,尤其是“理性认识”“修者评论”等板块,篇篇都是精华,对于促進自己修炼起到的作用巨大无比。如果能每天坚持读明慧文章,想不精進都难。那一篇篇“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成熟》),经常让我泪水涟涟,不舍得再浪费光阴。

最近上明慧网有些困难,我认为由于一方面师父把法讲明了,邪恶就疯狂向这儿聚集,另一方面也该引起我们每人的反思:对明慧是否足够重视,是否把维护明慧当作自己的责任,从明慧中受益这么多,是否想到自己也应发文章支持?这些问题,真得好好想一想。在此也衷心感谢明慧编辑部的同修,感谢你们的付出,感谢你们的辛劳与汗水,维护我们这个共同的修炼园地。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