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提高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九九年“四·二五”前得法的,个人修炼过程几乎没有。当时发行的几本大法书还没看全,《转法轮》也没看几遍。只记住修炼得守心性,提高心性,向内找自己,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所以尽管“七·二零”疯狂的镇压迫害,造假宣传,但我坚信大法的意志根本没有动摇。可毕竟学法太少了,法理不清,也没有集体学法切磋的环境了,光凭着对大法坚信的这股劲儿,也不行啊!正苦于怎么办时,同修送来《走向圆满》这篇新经文,“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我便抓紧时间学法、背法、抄《洪吟》,慢慢法理清晰了,知道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与自身的修炼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系,没有偶然的,都是让我修炼提高的,也深知修炼的严肃性,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所以严格的遵照师父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时时修心性”(《洪吟》〈真修〉)的法去要求自己。在自身修炼方面,时时向内找,事事向内找,遇到矛盾找自己,看自己哪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哪不象修炼人的行为,认识到了就改。

我在实修过程中,经常遇到来自家庭、同修间的矛盾。家里就我和女儿生活,矛盾自然就发生在我们之间,其实有不少事是我的心促成的,都是心里对她不满,嘴上不说,表面上挺平静,心里憋着呢,结果女儿一下子就说出来了。其实也是师父利用这种形式去我的心,心里知道是自己错了,是女儿帮我提高呢,我大多都能守住心性,不吱声,或善意的和她解释,同时会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我会改的!”每当我心性好时,脑子里会显现出“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转法轮》)等等这些法。我知道是师父加持弟子。

一次记不清具体啥事了,女儿跟我发完火,正赶上我出门办事,一路上就找自己,如果我没有对她不满的心,女儿能发火吗?虽然嘴上没说,心里已经生气了,都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不注重一思一念的修炼,这一思一念都是旧势力的周密安排啊,这不是走了旧势力的路了吗?表面上还冠冕堂皇,好象我多能忍似的,其实根本就没忍!回去得好好认错,错了就改,不能掩盖。当我真正向内找时,回家后,女儿也平静了,也承认自己不该发那么大的火。同时我也体悟到 “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这句法理在我们身上的体现。

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找到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但我执意要求她回家工作。当时考虑她只身在北京,没有学法环境,那个地方也邪恶,压力也大,本来她法学的也不多,还是回来相对环境宽松些,同时把电脑拿回来,我家的这朵小花也该开了。女儿也觉的落的太多了,同意回来。结果事与愿违,一接触实际工作,她就不干了,也没有心思学法炼功了,整天抱怨我让她回来,专业不对口,工资低,吵闹要走。实际就是冲着我的心来的,我很怕她失去这份工作,因为我自己生活的很拮据,只要她一说不想上班了,我就特别不舒服,剜心透骨的难受。她就没完没了的闹啊!我冷静的找自己,让她回来基点错不错?就从修炼环境这一点看,没有错,那为什么她还不停的吵闹呢?真正往深层找,往根上挖的时候,其实是触及到了我那为私、为我、为情的执著,变异的东西表现出来的,根本就不是我。当时没认识到,当成了我。

由于自己曾执著出国挣大钱,办护照被骗了将近两万元钱,让孩子跟我受苦,而心底里不愿触动这个事,也不愿承认真实情况,给人感觉家里经济紧张全是由于供孩子上学造成的。所以现在总想孩子回到身边,至少不用找工作发愁,有了稳定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在家消费也低,不用再给她邮钱了,能够缓解家里经济紧张的状况。完全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去考虑,表面上是为她好,实际上是为自己省心找借口,总想安排别人的命运,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另外,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转法轮》)是啊,她毕竟也是得了法的人,有师父在管呢,我太执著自我了,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其实自己也是师父在呵护啊!想安排别人命运的同时,给自己的修炼增加了人为的麻烦和魔难。

一次,一位同修来家里学法,结果女儿心思不在法上,法学了一半就和同修哭诉我非让她回来,不想要这份工作等等,法没学成,同修怏怏不快走了。我想必须得改变自己了,不能只为自己考虑,明确告诉女儿工作问题我不再干涉,你自己安排吧,她一看我真不管了,又说是我给她耽误了,工作不好都怨我,特别是家里越来人越说这事,这回她说啥,我也不动心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后来她也消停了。

这一年多的心性魔炼更多的体悟是:“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转法轮》)任何事情都不可强为,太执著自我事倍功半。

去年女儿结婚,本想让他们单独生活,女儿不同意,回来一住就不走了,由于看不惯他们的生活习惯:懒惰、邋遢、挑吃挑喝,依赖心重。特别是女儿怀孕后,更是娇气,自己不干还吹毛求疵。在我眼里他们根本不象炼功人的样子,眼睛光盯着他们缺点,时常提出我们分开过的事。每当这时女儿都要大吵一顿,说:“你连常人的妈妈都不如,我怀孕需要照顾,你还要自己过!真怀疑你是不是亲妈!”我冷静下来向内找,还是我抱着常人的观念不放,按照常人的观念,女儿出嫁了,就应该自己过。我已经操劳几十年,也该清净了。我根本就没有为他们考虑,女儿怀孕,工作又辛苦,女婿工作也累,早出晚归。我也只不过为他们做点饭,收拾收拾屋子,却觉的为他们干了很多,总是抱怨,总是用我的生活经历要求他们,总觉的他们不要强,不自立,更多的是不愿意伺候他们了,想躲避,想自己清净清净。也知道在矛盾中应该无条件的找自己,在心里不知多少次的问自己:神会这样吗?不会的。“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还是自己慈悲心不够,不够宽容啊!其根源就是执著于亲情,像师父说的“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

一次,我清晰的梦到一位男士拎着一辆焦黄色的自行车,往地上使劲一撴,很严肃的说:“这是你的自行车!”醒后也悟到应该让他们走自己的路了,修炼无人可代替啊!我能代替他们干活,可不能代替他们修炼啊!直到最近看到师父的《曼哈顿讲法》中“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你们既然知道自己现在在社会中所做的这一切,甚至于包括你的个人生活,都在修炼范围之内,那大家就更应该严肃的对待你们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更严肃的对待你们这种没有形式的这种形式的修炼。”我才猛然省悟,如果不是我对儿女情重,束缚了他们的手脚,他们会生活的很好,也会精進。我这样泡在情中,被情牵着走,不但伤害了女儿女婿,也给自己的修炼增加了无谓的魔难。

女儿总是想自己做资料,我总是挡着,总觉得她法学的少又跌过跤,怕有闪失,还是稳当点好,其实这些都是为私的,在自己不受任何伤害的情况下救度众生,这不是有条件了吗?根本没把师父告诉我们的抢人、救人放在第一位,信师信法的心也不纯净。在法理上悟到应该对他们负责,把他们当作同修,让他们走自己的路。结果在我不在的情况下,他们这朵小花已经开了,开的还挺好,逐渐的走向成熟。

在常人看来这些是家庭矛盾,而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不止是矛盾,是一个教训!我太执著自我,太自以为是了!

我已经跟他们谈好了,分开生活。就在我动笔写稿前一天,女儿给我过了一次心性关,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动心,同时清除她背后使她不守心性、往下拖她的邪恶,真正从心里理解她,是自己错的地方坦诚接受,结果女儿也平和了许多,我真正体会到“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有种解脱的感觉。

现在我们都在写交流稿,通过交流找到许多不足,各自找到了应该修去的执著和人心,不能再拖泥带水不放,悟到就改,以上是处理家庭矛盾比较典型的几件事。

还有来自同修之间的矛盾。得法十年来,体会最深的,触及心灵最痛的是来自同修间的矛盾。当我真心向内找的时候,师父就会加持我找到,同时给我把那些不好的物质拿下去了。

一次,一位同修善意的告诉我说:“你应该在说真话这方面找一找,是不是说话不真实。”我当时听了觉的很惊讶,我说:“我没有什么地方说假话的。”后来又问同修:“你能明确告诉我哪做的不真了吗?”因为我接触的同修非常有限,同修说:“我跟你接触这么长时间,没发现有什么不真,但有同修说你说话撒谎,可能还是有撒谎的地方,不然同修不会说,好好找找自己吧,没有偶然的事。”我想也是啊,平白无故人家也不能说我撒谎啊,一时又找不到,我说:“你能告诉我是谁说的?我好知道是什么事我撒谎了?”同修很为难,我再三表示我是修炼人不会计较,同修才说是谁说的。当时一听觉的自己委屈,辩解的说:“我们之间有过,说我撒谎是有原因的,什么原因我不能说!”自己表现的很大度,同修一看没说别的,临走时说了一句:“还是好好向内找找自己吧!”事后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真正的向深层、向心里找,岂能找到啊?更多的是心里不平,总往出翻腾,心想还是修炼人呢,随便侮辱我的人格,给我造谣,同时也感到周围的同修都远离我,就这样一直以为是同修的错,不找自己。真是“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这次关没过去,还得从来呀!

大约一年后,还是这位同修跟我说:“你得修修口!”我当时以为是安全这方面得修口呢!不假思索的说:“这方面我很注意!”她又接着说:“你说话不实在,爱撒谎,我觉的你挺精進的,应该对同修负责任,才对你说的,你真得好好找找自己,不然人家总说你撒谎,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这次我没有任何辩解,心想肯定是我有问题,不然人家怎么一再说我撒谎呢?我诚恳的跟同修说:“你也帮我找找,我哪撒谎了?”她说:“没发现,也找过。”

那段时间真是时时都在找自己哪撒谎了,也真的体会到当你真要找自己的时候,消除那些不好的生命,败坏的物质时,他们真阻挡着不让你找。我挺长时间都陷在找哪撒谎的困惑中,很苦恼。师父看到我是真心要找到它,去掉他,就帮了我。一天突然脑袋开窍了,现在没撒谎,那就找以前啊,没找着,顺着这条线,再往前找,找小时候在家,有没有对父母撒谎的地方,一下子找到了,有啊,太有了!比如:贪玩,回家晚了,怕父母打骂,就编个理由;把什么东西弄坏了,怕父母打骂,编个理由;或把衣服刮出口子了或做错什么事了,也编个理由,等等等等。那编的那个理由是什么呢?不就是撒谎吗?我一下子恍然大悟,就顺着这条线再往回找,参加工作后,我是办事员,天天编写很多种记录,几乎就是泡在谎言中,我们都知道恶党的东西哪有真的啊?都是假的,太多太多了,编个什么东西对我来说很容易,就跟真的一样,自己竟一点察觉不到,还觉的自己有本事,就象师父说的:“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转法轮》)这一找不要紧,家庭中、生活中、社会中,处处都能找出编个理由的事。

就是修炼后也有,比如:一次在说我撒谎的同修家,她让我在她家炼功,我说太晚了,自己回家炼,其实是因为我双盘到不了一小时,怕同修笑话,这就是不真。还有说到做不到的,夸大其词都是不真的表现,都是在恶党文化中养成的恶习,那不是撒谎,又是什么?当我真的静下心来向内找,向深层挖时,就在我找到编理由就是撒谎的这一刻,觉的从自己后脑勺部位一下子脱了一个壳,觉的自己轻松了许多,心里一下子亮堂了。我深深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那些不好的物质给拿掉了,由衷感谢师父为弟子提高苦心安排的一切,感谢善意指出我缺点的同修,让我修去了这么一个不易察觉肮脏的心。

如果我不能运用师父赐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在矛盾中真正找自己,就真的很难从撒谎的漩涡中解脱出来,同时从恶党文化中解脱出来,这是我修炼以来触及最深的一次,说起来轻松,当时也是很苦恼的。执著找到了,物质去掉了,对同修的怨恨转为感激。如果我们在矛盾中都能敞开心扉,真正向内找,向内修的时候,真觉的脚下的路越走越宽,真的感到师父为了让弟子找到执著,去掉执著,提高上来,洗净满身污垢的苦心安排的艰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