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矛盾,反过来看自己,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我是九六年九月六日得法的。在这之前,我有严重的心脏病,头昏,半身麻木,多种疾病,逼得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心脏病十一、二年,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连二楼都上不去。九六年得法后,身体的疾病在很短时间痊愈,什么活都能干了。

在这十几年当中,时刻体会到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之中。在这当中也体会到学法修心后心性升华的喜悦,也有修心过程中剜心透骨的痛苦,还有放不下人心的难。无论怎样,师父都会利用各种形式,各种方式点化我、呵护我。

我家共六口人,上有婆婆,下有五岁的小孙子。丈夫、儿子都是警察,四世同堂。在这十几年的修炼当中,这个家庭关,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生死关。现在我把自己在突破家庭魔难、坚定修炼的历程写出来和同修交流,请同修多帮助。

我因炼功,曾遭受过丈夫的多次打骂,儿子的大打出手及万般阻拦,曾遭受过儿媳妇的破口大骂。他们三个就是中邪党邪灵的毒太深,是那种根本不听真相的人。无论怎样,我在师父一路呵护下,现在也渐渐学会了修炼,从中也修去了一些人心:比如争斗心,欢喜心,妒嫉心,显示心,对名利情也看淡了些,心性有了提高。

大家都知道家庭关系最难处的就是婆媳关系。既是儿媳,又是婆母的我,在家庭的柴米油盐感情的冲撞中,是师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威力,使我基本能解脱出来。与婆婆的关系,通过学法,改变了我做人的准则,能以修炼人标准来要求自己。不计年轻时的前嫌(婆婆过去打过我,骂过我,这对我这个做儿媳妇的来说,很难忘记),不计姊妹多。

师父在《转法轮》讲:“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学了这段法,修去了依赖心,私心。九六年前婆母是我们和她二儿子轮番赡养的,学法后我和丈夫商量,由我们一家赡养,不依靠他们姊妹五个。平时总把她当作自己亲生母亲一样对待,有病了尽力给她治。精神上安慰她,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她。比如:掏耳朵,剪脚趾甲等小事,我都注意做好,每月还给她零花钱。正如我们邻居大姐说她:“你们奶奶活得比你都潇洒。”因此,婆婆对我也很感激,逢人就说我对她好,所以关系一直都很好。但是她的显示心特别重,经常在家说她这行、那行。开始我也不在意,后来在学《转法轮》中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看看我自己,说明我也有,遇到点好事,嘴上说可别张扬,可事实上呢?拐个弯也要拿出来显示显示,明白了法理,去掉了一些显示心。

零三年,儿媳妇过门不久,因不让我炼法轮功,发生了矛盾,有一次破口大骂我。当时我以修炼人的标准,心性守住了,这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知在多少次的去执著中,才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气不恨。儿子为这和她吵起来了,从此后,她把所有怨恨心全都压在我身上,六、七年从没有叫过我一声妈,动不动就使小性子,死活不理你。你给她道歉,她都不听。发展到她也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她。可我是修炼人,不能和人家一般见识。学《转法轮》和各地讲法后,就想:我是修炼人,得向内找,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得忍呀,她不理我,我先喊她,家务活全包,包括她们的衣服被子都是我洗,平时总是做她爱吃的饭菜,六、七年来她一直这样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我心想,你这样可满足了吧!但是,她的怨恨心还是很大。

找自己的心,她为什么恨我呢?我心里是不是也恨她?噢!原来我一直也怨恨她。恨她不好交流,恨我当了个没工资的奴仆,连个保姆都不如,让保姆干活也得叫个张三李四的。找到了自己强烈的怨恨心,还有常人的情和私心,人家为了我的提高,吃了那么多苦,几年来她心里不也不舒服吗?那她这几年是咋过来的?她过的好吗?师父让我救人,师父不是在《转法轮》“失与得的关系“这一讲里面讲的很清楚吗?一举四得呀!明白了法理,这个根深蒂固的怨恨心一下子放下了。从内心里真的很感激她,也明白了一粒沙里有多少个三千大千世界的理,心的容量放大了,感到师父把那些不好的物质拿掉了。那个心放大的感觉无以言表,也尝到了去人心的快乐。从此以后慈悲的心也生出来了一点。从心底里处处关心她,把她当作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从那以后,无论她对我怎样,我就是不气,不恨,带动不了我的心。当然,这与静心学法有关,有时学法能溶入法中,感到大法的威力对身体每个细胞的震撼。不知啥时候,她也变好了,我们的关系也变融洽了。她会跟她奶奶说:我看她(指我)对你也挺好的,有病了照顾你,生活上关心你,对娃子也照顾的周到,还真是个好人。

在丈夫那里也是关关都难过。打骂是常事,也经受了不少的考验。有一次炼静功,他提来几桶水浇我,但我还是坚持在水里把功炼完。前几个月,不知咋的,天天专找我的茬,看见我了,就这不对、那不对,有时明明是白的,他偏偏说是黑的,只要辩解,他就发脾气,动不动就抽皮带,拿东西打你,开始时他要说我,我就不理他。但有时候一说,我就象那个地雷一样炸开了,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我想:这是冲着我的啥心来的?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作为修炼的人大家想一想,我在《转法轮》中与早期的讲法中都谈到过,我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别人对你不好你要一笑了之;别人发生矛盾的时候,作为第三者你都应该想一想:我应该怎么样做的好,这件事情换成我能不能守住自己、象修炼人一样面对批评与意见?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

这段法,对我触动也很大,我就是那个愿听好听的,一说象地雷一样就炸了的人。找自己是因为有情在,还有业力在。想到没有修炼的我以前是个啥样?那时,我们这个家,是我说了算的,从来说一不二的。丈夫也从来没有打过我、骂过我。记的有一次发生了矛盾,他用拳头在我肩上试了一下,我拿起砍刀,要和他同归于尽,吓的他三天不敢進家门。现在想想,这造了多大的业。找出了我这要压倒别人的心,不能受欺负的心,不许别人说我不好的心,这些连常人都不如的心找出来了,是我自己错了,多么肮脏的心,能拖着这么肮脏的东西上天国吗?是上不了的。修炼要对社会负责,对众生负责,对自己负责。你负责了吗?你尽责了吗?想想师父为救我们真是不计代价,为我们吃了无数的苦,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为我们的修炼操尽了心,佛恩真是无以言表。而我还抱着自己的执着不放,还变着法和师父讨价还价。越想泪越流,我发誓:一定要做到别人指着鼻子骂我,心情坦然不动,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找自己的原因。心放下了,丈夫的态度也变了。不知啥时候也不说我了,也不发脾气了。

师父在《肃清魔性》一文讲“弟子们哪,我一再讲修炼是严肃、是神圣的,同时我们的修炼要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也要对自己负责。”在此问题上也发生了两件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件事大约在零三年九月,儿子喝醉了酒,以发酒疯来发泄,对我大打出手。问我:“你还炼不炼?”当时认为他喝醉了,就糊弄他说:“今日不说这事,明天再说。”越糊弄他越打“不说,我把你往死里打。”打的我鼻青脸肿,当时,没有还手,也不气,心没有动,我看不说还真不行,就高声说:“我炼!坚决炼!就是打死了,我的魂也要炼!”正念一出,他乖乖的不动了,也不打了,也不叫了,也不闹了。

还有一件事大约发生在零七年。我已经退休了,市里要评文明家庭,当时要我写材料评我家。当时想:上班时晋级、涨工资、单位分房子,我都不在乎,对名利已看淡些了,退休了还管它什么十佳八佳的,就不想写。但单位领导非让写不可,写就写吧。不负责的写了两页,领导一看,不行,得重写!还特别强调“要写得催人泪下”。好吧,我是修大法的,那我就借此机会证实法,去掉怕心,来它个彻底证实法,干脆就证实“真、善、忍”,是怎么做的就怎么写,反正我也不管它十佳八佳,我就要证实法,材料一上交,结果还真给评上了。

还有与儿子发生矛盾后,去掉了争斗心,魔性,不多举例。总之现在人心比较少了,生出了一点慈悲心,现在看他们都很可怜。不管怎样,自己注意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是不是符合法。现在无论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能把他们当作镜子,反思自己,向内找,提高上来。这最重要的还是要多学法,静心学法,在有限的时间里救更多人,不辜负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