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

一、走入修炼

我是九七年得法走上修炼道路的,得法前我是个常人心很重的人,用常人的话讲是个要强的人,争强好胜,家庭、工作都想搞好,还要抽时间干第二职业——赚钱。每天忙的不可开交,身体透支了也不注意,最后落的一身病,重度神经衰弱,心脏病,脑供血不足,肾不好,腰酸背痛,整天在痛苦中挣扎,一切都感到力不从心,对以前做的事情无能为力,只好放下执着的事情在家养病,那时候感觉生命好象要结束了一样,失望、痛苦、无助。在这时,有人介绍我炼法轮功,并送给我一本书《转法轮》。我怀着好奇的心翻开《转法轮》,一看就觉的很亲切,从中找到了一生中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越看越爱看。当时因身体差,只好躺着看书,看了一会觉的很困就睡着了。醒来后接着看,困了再睡,饿了就吃点东西还接着看,这样持续两天时间,渐渐觉的浑身发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样,头晕恶心,那时不知道是师父给清理身体,还以为是夜间冷,给冻感冒了,也不在意,就这样一边打喷嚏,一边努力克服头晕恶心等症状继续看,终于在第四天晚上看完了这本书,然后自己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起来觉的身体很轻松,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于是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二、从迷茫到觉醒

由于自己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走入大法的,所以身体稍好些就忙于常人的事,每天只炼功,很少学法,认为书里讲的事都知道了,照着做就行了,结果修炼停留在祛病健身的状态,悟不到法理,得不到提高,荒废了大量的时间,但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慈悲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一转眼到了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到处充满了红色恐怖,由于自己没有坚实的修炼基础,结果在单位有关部门的压力和诱骗下,写了一些不伦不类的话,与邪恶周旋,当时自己认为已经尽最大努力维护法了,其实与坚定的同修比起来差太远了。那时人们议论的核心就是法轮功,言语中都是一些偏见和邪恶的谎言。由于学法少,法理不清,善心不够,时常用常人的心态与之争辩,偶尔遇到关系好的人,自己就从祛病健身的经历证实大法的超常,但总觉的收效甚微,心中充满了压抑,心情沉重的透不过气来,只好把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形式转为地下,每天在家里炼功,有时看看法,進入了带修不修的状态。直到零二年年末的一天,一位原来很精進的同修甲来到我家,简单寒暄过后她问我:“还修炼吗?”我见到同修很激动,反问了一句“你呢?”她说:“当然炼了!”我说我也在炼,于是她给我留下一本《明慧周刊》就走了,我把周刊的内容一字不落的看了一遍,心里百感交集,又兴奋又悲伤,兴奋的是我们有了自己的周刊,能及时看到正法的進程及同修的修炼体会,觉的溶入了修炼的集体中,心情豁然开朗,悲伤的是看到大陆的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情况后,为同修遭受的残酷迫害而心痛不已。

三、奋起直追

从那以后,我像走失的孩子找到了父母一样,回到了修炼的行列中,我向甲同修了解了当地的修炼形势,借来了师父在九九年之后的新讲法,我如饥似渴的读着师尊的每一篇新讲法及九九年以前的各地讲法,同时连续通读《转法轮》,我知道我已经在修炼的路上落下很远了,我必须奋起直追才能赶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最大限度的放下常人中的执着,尽量不参加任何应酬,家庭生活简单化,挤出更多的时间来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断的被无边的法理洗刷着心灵,每天沐浴在宇宙大法的佛光中,十分欣慰,倍感幸福!

四、发正念

在埋头学法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悟到了许多法理,了解了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连系与区别,懂得了修炼的目地和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那就是学法、炼功、正念除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面对历史赋予的重大责任与使命,我心里充满了神圣与庄严,不断的阅读《明慧周刊》中同修讲真相救人的文章,心中无比钦佩,自己早就想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可是由于怕心很重,第一步迈的很艰难,开始时从同修那拿来很少的资料,每周三、四本小册子及几页单页材料,自己看完后发出去。记的刚发资料时,从家中一出门心就开始跳,上楼后心提到嗓子眼,腿脚也不听使唤,跌跌撞撞的在楼道里走,又不知道往哪放,塞到门缝里又掉了出来,使劲一塞把门弄的“当”的一声响,吓的我掉头就走。还有一次,贴两张不干胶,是营救同修的内容,贴完后一转身,進来一个人,心里马上紧张起来,回家后越想越怕,吓的不能入睡,觉的那人看到了不干胶,认出了我。(因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内)心情紧张的无法形容,不断的用常人的办法,设想着天亮后怎么解决,越想越觉的办法不妥,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脑海中:“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是最伟大的一切。目前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神圣的,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创造未来。”(《致纽约法会的贺词》)背完这段法,心中顿时升起了正念,我想,我们发资料、贴不干胶是为了救人,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是师父给我们创造威德的机会,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什么,共产邪党贪污腐败,养二奶都不怕人看,我们怕什么,再说了大法弟子怎么能怕邪恶呢?想到这,我马上立掌发正念,铲除邪恶,一直发到天快亮的时候,自己感觉邪恶除尽了,心里平静了许多。

在修炼过程中我一直很努力,一刻也不放松自己,不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但总觉的進步不大,与其他同修比提高幅度很小,尤其怕心去的很艰难,尽管自己心里很着急救人的事,但由于怕心的障碍,一直做的不够好,每周取几本资料,心情很沉重,潜意识中有完成任务的想法,讲真相局限在熟人、亲属、或自己认为可靠的人。讲的过程中还要受环境地点等影响,效果不尽人意,自己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一段时间内一直没有突破,直到有一次,我从新学习新经文,当读到《志不退》这篇经文时,突然全身一震,“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耀人间三界出 法徒精進志不退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读完这段经文有一种气势恢宏的感觉,师父希望我们,巨难志不移,除恶就象拂尘一样,多么伟大的气魄,而自己身为师尊的弟子,所作所为距师尊要求差的太远了,我一定要突破这一状态。于是自己增加了学法的时间,纯净了学法的心态,并抓紧读明慧文章,很快提高了心性,认识到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尊与我们同在,我们是大法弟子,要用神的状态去救度众生,中共几个丑类怎么能阻挡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这样神圣的事呢。提高心性后我主动与几名精進的同修配合,每次拿五十份资料,出发前先发正念,排除干扰,一路正念不停,由于正念强,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没有一点干扰。这样反复多次,自己终于找到了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感觉,从此我突破了发资料的障碍。特别是奥运期间,我与同修配合,几乎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偶尔遇到突发情况,就用正念排除干扰,一直很顺利,没有出现危险,做事时感觉很神圣,做完后心旷神怡。

五、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随着大量的学法,我认识到面对面讲真相是救人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因为面对面交谈,能通过对方的语言找到他的症结,从而有针对性的破除障碍他得救的观念和因素,使对方真正得到救度,认识到这一重要性后,自己尝试着对陌生人讲真相,开始时每次都是满怀信心而去,垂头丧气而归,主要是自我保护的心在障碍着,开不了口。我不断的调整心态,然后发正念清除干扰,并请师父加持,请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一次发完正念后就向菜市场走去,到了市场买完了菜还是没能开口讲真相,心情很懊丧的往回走,边走边向周围看,目地是寻找有缘人,当我走入一个空场时,买的菜从自行车上掉了下来,茄子、土豆滚了一地,我就想是哪不对了呢?怎么会这样?正在我站在那傻想时,迎面走来一个人,说:“怎么掉地上啦?我去给你要几个塑料袋从新装上。”我一看这个人我认识,心想是师父送来的有缘人,怕我走过去遇不到,所以菜掉在地上了。这次我绝不能再错过机会了,正想着,他拿两个塑料袋走了过来。我们一边装菜,我一边给他讲真相,从身体的变化讲到大法的超常,从邪党的腐败讲到退党保命。过程中没有怕心,智慧源源不断,话语顺理成章,我感到了师父的加持。他很愿意听,也很相信,最后终于以真名退了团。

这件事情使我体会到只要我们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有缘人,并加持我们的正念,使世人通过我们而得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可师父却把威德留给了我们,有这样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护着我们,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三件事呢?从那以后,我能在适当的情况下讲真相救人,但有时也会被怕心障碍,错失机缘。这些还有待于在今后的修炼中去除怕心、突破自我,更多的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