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岁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我是新学员,今年七十三岁了,我是在二零零七年一月得法的,四月份开始到学法小组去学法。我知道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在这中共邪恶的迫害中,我不能视而不管,我要挺身走出来证实大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铲除邪恶烂鬼,弘扬大法救度世人。

一开始发真相资料时,我是晚间骑三轮车,带一大包真相小册子,也不会发正念,骑上车就上路了。怕心出来了,腿没劲,心跳,我只会说:请师父保护我,别让坏人看见我,叫我把真相小册子都发完,都送到有缘人手中。饭馆门前、自行车、三轮车、汽车我都发放,又到居民区楼房内发放,一本不剩的都发完我才回家。两天后我就不怕了,胆也大了,给警察往门上挂,往各单位门里投,往医院楼道里放,还扣盖“天灭中共”的印章。

到二零零八年各个小区我都走遍了,我也去老年大学发真相,扣印章。下雨天我更出去,用雨伞挡着更得干,但是被扫楼道的看见了,报告了,派出所把我包围了。我的房前屋后都有警察盯着,出门都有人跟踪。但我不害怕,我就出去。他们一连包围我一个星期,居委会、派出所来我家盘问我,查户口、查房间,还监控我。

在二零零八年六月派出所、居委会又到我家盘查,他们走后,我就又出去了,到店里买香。回来的路上快到家门口了,我头顶上金光一闪,我抬头一看,是师尊身穿黄色袈裟站在空中,立掌看着我。我也傻了,也不知道喊师父,就直直立着抬头看着师父,直到眼皮累了一眨眼就看不见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坚定正念,别害怕。我就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我就随师正法,洪扬大法。

讲真相劝三退

1、在长途汽车上和回老家讲真相。在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我坐长途汽车回老家,就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从上车到下车一路发正念,清理汽车内的空间场,铲除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干扰。背《洪吟》给车内人听。

发现有下车的,我就说:大姐或大娘呀,咱们都是有缘人,同坐一趟车,告诉你法轮大法的福音,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善忍”是天理是天法,谁也不能诽谤他。反对大法将来会被淘汰的。入过党、团、少先队的,要赶紧退出来,中共邪党恶事干绝,伤天害理,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要遭天谴的,不要当它的陪葬品。

就这样,我从后排往前排劝退,我问大家听明白了吗?有的说听明白了。我跟大家说,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都退了吧。这时汽车司机首先说:快给我退了,我是党员。大家一看都跟着喊“退!退!”全车三十个人,退了二十七个,有三个人什么也没入过。回到山东老家,我跟兄弟妹妹、侄子侄女、乡里乡亲们都面对面讲真相,这一次回家劝退了七十多人。

2、利用节假日串门给同事讲真相,有十五家全家人三退。平时,在居民小区,我面对面的讲真相,在大街、路边、集贸市场、擦肩而过的人讲真相,一次给民工叔侄讲真相,明白真相后都三退了,还主动找我学炼法轮功,我送给他们《转法轮》、《洪吟》、《精進要旨》、教功光盘、师尊讲法录音和炼功带。

3、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和另一同修打出租车到某监狱发正念。上车后,我们和司机讲真相,司机不但不听,还打电话告诉恶警,说有两个老太太是炼法轮功的,在某监狱下车。

我一听就急了,要求下车,司机不停,我就想跳车,司机停车了。我下车后,一辆警车挡在了我们前面,我就拉着同修转身往南走,对同修说:别怕,咱俩坦坦然然的,别看他们。当我们走过了监狱路口后,警车就不跟踪了,我和同修安然回家。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

回来后向内找发现:我只是讲真相,并没有观察司机接受真相的情况,讲真相前没有发正念清除阻碍司机得救的邪恶干扰,没有智谋,只想完成任务。以后要吸取教训。

再去执著走好最后修炼

我得法晚,学法少,时间太短了,这是我着急的心。同修们都是十几年的老弟子,我得法才两年半,文化浅,理解慢、悟性差、又有点懒,不太精進,生怕落下我,这都是怕心的执著,有这方面现象存在,也是怕有执著心的执著。

我不能让师父再着急了,要抓紧时间快放执著。师父把我们从学员提到弟子,上升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把我们一层一层的向上推,我深感师恩。我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走好大法徒最后修炼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