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方到东方(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亘古以来,人类从未放弃过对那些永恒问题的探寻:人从哪里来?怎样才能真正幸福地生活?尽管很多人早已绝望、不愿再为此劳心费神,却有一群曾在西方科学中寻求真理的人,他们最终在东方修炼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答案。生活在美国、来自中国北京的凯文便是其中的一位。以下是根据《明慧十方》节目第三集整理的故事。


凯文

从北大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一九六四年,凯文出生在北京的一个知识份子家庭。他自小喜爱中国传统文化,兴趣广泛,学业优异。为给日后探索世界打好基础,凯文进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年年都是北大的“三好学生”,大学毕业后他被保送继续上研究生。

一九八九年,凯文来到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物理系读博士,从事医学物理研究。两年后,他到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大学,师从该校有名的海洋物理导师,研究海洋生物与探测。后来他觉得这还不是自己要找的方向,于是转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行生物物理研究。“当时是想在不同学科作广泛的探索、了解,感觉自己在那段时间里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好象老在做准备、做准备……。”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加州大学总校所在地,这所研究型大学以其卓著的声誉吸引了许多优异学子。在这里,除了学术进展外,凯文得到了一个意外收获。

加大伯克利校园是个思想非常活跃的地方,各种各样的理论、思想都可接触到。当时有不少人对东方文化感兴趣,有打坐、瑜伽之类的俱乐部。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拉凯文去参加了一个打坐学习班。

“当重新接触东方文化,我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凯文从小就对琴、棋、诗、书、画有浓厚兴趣。从中学到研究生,他几乎一天没断地练习书法,他还把父亲给他的《芥子园画传》里的画都画过一遍。对于唐诗,他上中学时每天背一首,一共背了五百多首,已不止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了。

这一次,他被打坐的那份宁静深深地吸引了。

科学与修炼

“平常有太多的东西要追求,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面临的选择也越来越多,一直在忙啊忙,而打坐能让我的心静下来。当我真正静下来,智慧也会出来,很多事情也变得明了起来。”

初学打坐的时候,凯文觉得每天都在提高,但练了四五年以后,他就感觉再也提高不上去了。这时,国内的亲人向他推荐法轮功,可他以为那不过是一种祛病健身的气功,并不感兴趣,也就错过了。直到九九年初,与他一同打坐的朋友也向他竭力推荐法轮功,还热心地给他寄去一本《转法轮》。

看完一遍后,凯文发现这是一本指导人修炼升华的书。“我第一感觉是,他很正,而且很多东西说得很明白,以前很多搞不懂的东西,在这本书里都讲得很透彻。但我当时并没真正下决心炼。因为修炼界都知道,要从原来那一套转到另一套修法,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不象我今天跑步、明天再去打拳。”

可在以后的日子里,仅看过一遍《转法轮》的他,从自己发生的一些潜移默化的变化中感觉到了这本书的非同寻常。

“在生活中再遇到矛盾时,我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那书中是怎么讲的,该怎么对待。以前,别人对我不好时,我虽不会以牙还牙,但起码会离他远点以保护自己;但那书里讲,生活中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教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先让,再查看自己有什么地方没做好,等把心态理顺了,矛盾就化解了。我发现自己开始用一种新方法思考问题了。我感到得再研究研究,于是又把书看了一遍。”

这一看,就一发不可收拾,他又在互联网上查阅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其他讲法,这解开了他很多以前在科学中未能解开的疑惑。

“在生物与化学领域,基本就是对现象的观察和对经验的总结,有很多东西都只是一种假说,离真正认识事物的真相还差很远。而你看一看这个大自然,那真是一件完美的杰作。举个例子,自然界里存在的最简单的单细胞生命,至今还没有科学家可以在实验室里做出来。无机物通过组合就生成一个单细胞生命了?不可能。”

“天文学家弗雷德·霍伊尔(Fred Hoyle)提出了‘波音七四七效应’:世上的无机物质经随机组合组成一个单细胞生命的机率,跟一阵飓风吹过垃圾场自然而然地把其中有用东西拼出一架‘波音七四七’飞机的几率一样——这是一个不可能事件。而这世上的万物又何止单细胞生命?就说人,要有机组成这样一个有思想、有各种能力、有消化系统、神经系统、感观系统等等不同系统、由千千万万个细胞组成的复杂生命,靠随机组合、进化就出来了?更不可能。”

“文革之后,气功在中国很盛行,人出的很多特异功能是科学没法解释的。而且很多人得了医院没法治的绝症,练气功康复了,这也是科学解释不了的。”

从小就接触中国传统文化的凯文,对修炼并不陌生,看过法轮大法的著作后,他更相信宇宙中存在着真理,神创造、主宰宇宙万物也并非神话。他明白了“神”实际上是一种高级生命,人通过修炼,也可向具足更高智慧、更大能力的生命升华。凯文萌生了要修炼法轮功的念头。

而接下来,二月份的洛杉矶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则促使他真正走入大法修炼。“那时每年在不同地区都有这样的交流会,大家在一起分享修炼的经历、体会和收获。我最感兴趣的是去见见这些学员,看看这个功法到底能改变人多少。那天上午的学员发言给人印象很深,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第一个上台发言的是个六岁的小女孩,她讲自己学了大法以后,在学校里不再跟同学争斗,怎么说真话、善心待人,我当时非常感动。我一直在练武功,有跆拳道黑带,觉得自己很坚强,不会轻易流泪。但那天,听每个发言我都流眼泪,整个上午,我眼泪就没断过。我就觉得,这些人学了法轮功以后,他们是真正地从内心上改变了,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那天我对自己说,这个功法我炼定了,一定要炼!”

境界的升华

转眼之间,凯文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一年了。“当回首往事,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看看周围的人,你会发现人追求的金钱、名利并不长久。而最让人感动、值得回忆的,往往是对一种更高尚目标和超常东西的追求,那让人内心宁静和满足,受益一生。”

“人常说,‘人有旦夕祸福’。可能你今天工作得挺好,明天就丢工作了;可能你今天很健康,明天就生病了,生活中很多事并非人能控制的。但有一种东西真正属于你,你能从中得益一辈子,那就是境界的提升。不管生活中遇到什么事,你都能乐观以待,你每天烦恼就会少,满足感、幸福感就会多。我觉得,境界的升华是更值得人追求的。”

然而怎样才能提升自己的境界呢?法轮大法带给人“真、善、忍”的指南。有些人对“忍”望而生畏,凯文认为“生活中必然会时时发生不顺心的事,如果把‘忍’理解为被动的‘忍耐’,虽心里过不去,但强忍着、不发作,那确实是很痛苦。我从大法修炼中体悟到的‘忍’,是你真正把它看淡、看明白了,心里没有了气恨和委屈,当这事过去后,你会觉得‘海阔天空’,很自在。”

那如何才能把矛盾看淡、看明白呢?“我们修炼人常说遇到矛盾‘向内找’。比如他惹你生气了,你可能觉得自己很委屈,但你如果不盯着看别人的不是,而是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去找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注意、没做好,想想如果是我处在他的位置,会不会也同样对待?这样自己就会心平气和了。”

法轮大法修炼对凯文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他心胸豁达,身体健康,与朋友相处融洽,工作也做得很好。凯文的妻子也修炼法轮功,在矛盾中他们彼此包容,替对方考虑,家庭和谐美满。

在北美,有一批与凯文有相似经历的知识份子,他们走过了各自的寻觅、思考和实践的历程,殊途同归,在大法修炼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答案和那份驻于心灵深处的恒久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