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迫害的魔难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九九年春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家本是一个个体户医生,丈夫行医。我虽然一天书未读,但我也能给病人打针,发药,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家庭也非常美满,我与丈夫本来都练×功的,一个偶然机会幸遇大法,丈夫拿着《转法轮》说:“这本书真好,字里行间都放金光。”叫我看,我说没什么,你念一念吧。他念着念着,我说:这正是我要找的。于是二人放弃了×功,都炼起了法轮功

一、身陷牢笼

学法几个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了。虽然我识字不多,但修炼后身心变化很大,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为什么不让炼呢?这么好的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一定要讨还一个公道,几个同修一商议,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于是夫妻二人踏上了去北京的旅途,到京不到三天,被押送原地,关押四十余天,被非法勒索钱财加关押伙食费,两人共一万六千多元,那是在二零零零年。

被拘留回家后,我们总在想怎样去证实大法呢?那时资料根本没有。在二零零一年端午节的第二天,我们拿着喷漆去写“法轮大法好”,被抓,当晚在派出所被打的死去活来。第二天恶警又把我悬在梁上,一拉上,一拉下,叫丈夫在旁边看,下午将我们送到县看守所。在那里被拘留七个多月,所受的迫害真是一言难尽,一般的拷打,电击,它们都不解恨。我坚信大法,邪恶怎样逼问,我都是说大法好。他们说,你除非是铁骨头,看你软不软。那时正值热天,将我关在一间小房里,剥去衣服,只穿一个裤头,将我下蹲,把手腕和脚踝关节绑在一起,两边各绑上一个铁球,又在肩上各绑一个铁球,一个铁球二十公斤,四个球共八十公斤,脚上的不负重,身上要负重四十公斤。这样坐不能坐,跪不能跪,躺都不能躺,直是要把人置于死地。两日两夜,小房里的蚊子又多,这种流氓残忍的体罚在世上罕见,不是师父的承受,我定死无疑。

关押六个月后,他们要将我夫妻二人定三年劳教,我坚决不答应不签字,在法庭上我义正辞严:“我们都没有错,法轮大法本身就是好,叫人做一个好人有什么错,错的是你们,你们将我这样的迫害才是真正的错”。丈夫因承受不住折磨被迫签字,被劳教三年。我不签字不承认,开始绝食抗议,我想我就是死了,也要坚信坚修大法。他们又用了最残忍的方法,从端阳五月已经是被关押第七个月了,我绝食二十四天,他们就将我剥去棉衣,只穿一件内衣和毛线衣,他们把我绑在一个梯子上,上面加一根木棍,将两手绑直,口里套一根粗索将头绑住,两脚绑在梯子上,抬到后院,让北风吹。他们说:你想饿死,我要冻死你。我被绑了二十四天梯子,从早上八点钟绑到晚上六点钟,在最后一天里,看守所所长说:去看看死了没有,死了就拉到火葬场去。我马上说:“我还没有死,我坚修大法不会死的。”最后再没有绑我,于是我回到了家中。

二、怎样走好以后的路

我回到了家中,四处一片狼藉,家中开业的药品被没收了,有些东西也被别人拿走,有几件衣服也被翻乱在地上,一个温馨的家庭变成这样。忽然我眼前一亮,那条旧裤还在,拿起来一看里面八张整钞还在兜里,我留下四百元买菜,拿一半找到同修,说明来意,让他们用钱去制作复印一些资料去散发。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在农场做一些副工,到承包户里摘棉花,晒谷,把自己的必须开支除外,其余的都用做资料上。我知道那时走出来的人很少,资金很困难,我将做零工的钱大部份都用在资料费上,我记的最多一次七百多元。两个孩子三年没有回家过年,大儿子做了上门女婿,我也没有想将来多存一些钱做点什么,一心只想到大法,只要听说哪里有资料就去寻找。那时我讲真相还不很会,由于文化基础没有,学法進度很慢,但信师信法的心我永远不变。

在二零零六年前,丈夫五次被抓,最短的时间是在武汉洗脑班四十多天。因此两个孩子对父母亲修炼法轮功非常气恨,又害怕,产生了极大的负面作用,几年中几乎与家中断绝了关系。近几年丈夫回到家中,由于长期高压洗脑和多次狱中迫害,身体也非常虚弱,两耳失聪,记忆力减退,思想恍惚,叫他写点什么,文不对题。他说:我现在不修了,我不反对大法就行。我鼓励他学法,开导他,近两年他又开始修了,有时也成了我讲真相,做真相的伙伴。虽然他还不很精進,但我为他高兴,师父还在管他。

三、只有学好法,才能提高,才能救众生

在我第二次被抓时,被打的晕头转向,我无意中说:“天象大变 世人无善念”(《洪吟》〈魔变〉)。突然恶警们停下了手中的鞭子,他们象泄了气的皮球坐在椅子上,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在县监狱七个月的关押中,受尽体罚,如果不是与同修们共同学法背法,我是挺不过来,我深深体会到学法的重要,只有学好法,才能提高。

对于发正念我也是时时在提醒自己,自那以后,我常常是学法,发正念到十二点钟才睡,到晨炼时间又起来炼功,由于不倦的学法,背法,我能一口气背完《洪吟》。还能背《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上的许多经文。由于我不懈的学法,从师父《快讲》经文发表后,我就能不受拘束的向世人讲清真相。从师父《向世间转轮》发表后,我觉的劝三退更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下面举几个例子,我当地新老干部百分之八十三退党团队,几年来他们都看到了中共不讲仁义道德的邪恶的一面,我们讲真相使他们善良的一面得到唤醒。我们附近一所小学有十几个教师,全部三退,学生百份之九十以上三退。学生是这样退的:因为老师都三退,明白了真相,学生劝退一些后,学生公开议论不会受到批评。星期六,星期天,学生带学生来我家三退,有时学生还找到地里叫我给他三退,有些学生看见我双手合十说:“菩萨奶奶,我知道真善忍好,给我退队吧!”

几年来熟人退的不少,陌生人也退的很多,因为我时时刻刻都想到救人。有一次我与老伴路过一所中学旁,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几个学生出校门,我马上过去讲真相,劝三退,几个学生就退了,后来又过来好些学生,围着听我讲,一下子退了十几人。

讲真相中不能有任何怕心。在一次去深圳的列车上,我与一个上校军官讲真相,他很认同“真、善、忍”大法,只不过没有讲三退。一天我正走在离家不远的路上,路边两个警察在等车,他们看见路旁电线杆上贴着两张不干胶,我刚好走近,他们指着我说:“你过来,你们这里有法轮功标语是不是你贴的。”我本来就在向他们发正念,顺便过去反问道:“怎么啦?这标语贴的有什么不好?”他们说,“我们就是管法轮功的。”我说,“哦,你应该知道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修炼人。你们受中共的指使迫害好人是有罪的,你们这对年轻人长的挺好,前程应该是美好的。现在人类道德多么败坏,说不定天会惩罚人,会有劫难,法轮大法救度众生不是空喊口号,你们也是要被救度的众生,你们不能迫害法轮功。现在到处都贴有三退保命,应该信其有,退出中共只是心里退,你还是干着你的职业,你可以用张三李四的化名退出中共,将来天灭中共的时候,你们就不在其中了,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说,“哦!原来是这样。”

往往急中生智也是出于自己的正念,还有一回,去武穴探亲,我想顺便讲一下真相,看见江堤大坝上车少人少,是讲真相的好地方。我看见前面一个青年人,手拿着小唱机在悠闲的走着,我上前与他讲真相。开始他认真听,不回音,我认为他认同了,刚说三退的事,他面目狰狞的对我说:“跟我走,我是警察,到派出所去,正好找上门来。”我马上镇定笑着说:“青年人,应该开朗些,何必这样作真呢?我小儿子读大学,看见你就象看见我小儿子一样。所以就想与你谈谈心,法轮功是现在许多人谈论的热门话题,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人类劫难重重,大法是救度众生的,我看到你,就把话抖出来了,不要见外,莫生气好了。”

一席话,他不再对我行恶了,几年来,劝退的人数大概也有几千人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只要放下人心,心系众生,劝三退并不是什么难事。在修炼的路上,我还有许多的执著心,如做事心,急躁心,显示心,强加别人的心,用自己的要求来看待别人,无形中也形成了执著。在近一年来,自己怠慢了,求安逸心在滋长。写出体会我也对照法来检查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