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九八年五月有幸得大法的,得法前全身是病,学法一周后无病一身轻,整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都得到了彻底改变, 我如此的变化使我的家人和我周围的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多年以来也有很多坎坷的经历,走了不少弯路。简单总结起来,有两点体悟让我感受深刻,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去掉“怕”的执著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蒙冤遭迫害,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被同修说出传经文又一次被绑架。家人以及各方面的压力很大,从那时起怕心就特别重。很少学法,遇事不找自己,怕被别人牵连所以不与同修来往,脱离整体三年时间,以为证实法的事自己一个人做才安全。而脱离整体本身就是不对的,怕心重,又加上不学法,也就一直没有跟上正法進程。

后来我悟到:“怕”这种物质能在我的空间场中发挥这么大的作用,接连不断的干扰,我真的是问题严重了!我想为什么我的怕心这么重?我做的是最正的、最神圣的事,为什么要怕?后来我找到了:是邪党的因素从我小时候开始就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么多年使我空间场范围之内党文化的毒素特别的多,而一直以来我还是清理的不够彻底。到了零五年初,师父看我有要做资料证实法的这颗心,就安排了一个懂技术的同修帮我建起了资料点。这样我所在地区就不用从外地取资料了。每天我都认真的学法,资料点一直运作的很好。

然而有时忙起来学法没跟上时还是会出现怕心,其实“怕”的背后是为私为我的私心在作怪。我们要修成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如今众生都在等待得救,而“怕”这个东西不去掉直接干扰救众生,我一直怕这怕那,整天都在自己的圈子里打转,怎么能算是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哪?这种自私自利不是走的旧势力安排的路吗?怕就是求,这种物质不清除掉是很危险的,很快就被邪恶钻了空子,零六年同修讲真相被恶人构陷,很多同修都被牵连,资料点被破坏。我也被迫离家,这都是那个怕心求来的,当时师父也在点悟着我,房子漏水而且是越修越漏,我却不以为然,就是不悟,那时整个的一个人心根本就不在法上看问题,也不与同修交流。出现了问题不向内找,还找同修的问题。给救众生,证实法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深刻的教训使我决心一定要去掉怕心。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为完成史前大愿而来的,怎么能一个“怕”字就把我的路给挡住了呢!

从现在开始就是要更加重视发正念,清除那些隐藏的很深的各种执著,清除一切党文化毒素残余,堂堂正正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且就是要加强学法,静心的去学法。

向内找放下自我

在与同修交流时,同修直截了当的说我比同龄人都显老,言外之意是我没有修好。这句话真是十分触动我。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转法轮》)修炼人本来应该说是越来越年轻才对,修了十年多了我怎么会这么显老呢?

我就针对同修提出的问题开始彻底的向内找,找到了很多问题。原来这么多年了没有真正的修自己。发生什么事我表现出来的都是针对别人,表面上是对别人好,也不管别人的感受,总是把我的想法强加与人,家里家外都是我说了算,自己也感觉好象都是在为别人好,骨子里是放不下自我。甚至象常人一样,矛盾解不开就跟家人吵吵,导致不修炼的家人说:“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吗?”听了这话,我真是没啥说的了。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看我这么不理智,用家人的嘴来点醒我。就象师父《曼哈顿讲法》中说:“一有这事时你们知道神怎么看你们的?旧势力马上就记住你了,你这次的表现被它们抓住了把柄,那你就等着麻烦吧。”后来真是麻烦事来了,邪恶到我家,借口察看房子结构,当时请师父加持,同修在外营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有惊无险,在外流离三个月。

后来悟到是我没有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对家人不忍,对众生不善,对不明真相的警察更是恶语相加,没有慈悲。就连对同修也是一样,同修说我“总是有理,就她说的对”。我也真的总是放不下自己,执著自己所要做的,很多事都不在法上,用干事心去证实法能神圣吗?没有听师父的话:“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以上都是我目前修炼中感受最深、也最想写出来与同修交流的地方。所言所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