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见家人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九日】因为爷爷文革时期被迫害过,所以爸爸虽然有着几十年邪党党龄,但对共产党没有什么好感。在看完《九评》后,爸爸就很爽快的退了党。当时我告诉爸爸给他起个假名就帮他退了,但是他却说要找邪党组织正式退一下,我听了很开心,但最后为了他的安全还是用化名帮他退了。这之后我就想爸爸已经得救了,就没再给爸爸更细致的讲真相

去年我给爸爸了一本《解体党文化》,没想到爸爸看的那么仔细,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爸爸告诉我:“《解体党文化》比《九评》写得更细致,内容更丰富。”那段时间我也常和爸爸探讨一些有关中共邪党的话题,或许是因为爸爸有过亲身经历,同时《九评》和《解体党文化》看得比我细致,我常常感觉爸爸的见解真的是比我还要清晰、透彻、有深度。

接下来的日子里爸爸的变化让我很吃惊又很开心,爸爸在和别人交流时,总会把话题联系到中共的本质分析上面,据我了解没人能讲过我的爸爸,有理有据谁听了都得服气。作为一名非法轮功人士,他站在第三方讲真相的效果有时似乎比我还要好。爸爸现在身体非常好,一直消瘦的身体慢慢开始胖起来了,精神状态、气色都非常好,我想他一定是得到福报了。

我还有一个堂妹,以前我给她讲中共的邪恶,她总是漠不关心的。前段时间她因为办户口的事情到处碰钉子,搞得她焦头烂额。后来我们见面时,她自己很自然地把话题转移到现行体制的问题上面,我再给她讲中共的邪恶,她就什么都能听进去了,而且听得津津有味。最后她说:“中共真的是太可恶了。”当然她也退出了自己加入过的共青团组织。接下来她也象我爸爸一样,一有机会就向别人讲述中共的邪恶。过年我去她家给叔叔拜年,她一见到我就说:“哥哥,我怎么也说不通我爸(老党员),你来给我爸好好说说。”我一听心里真高兴。

接下来我就给我叔叔讲真相,开始的时候他还不太接受,我琢磨着与其泛泛的讲不如抓住一点击破,我就开始谈起爷爷曾经给我讲过的自己在文革时期的经历。我说到:“要不是文化大革命使爷爷健康严重受损,没准儿爷爷现在还活着呢?”叔叔听了我的话慢慢的也开始改变了想法,或许是我的话让他回忆起了童年父亲被抓走时的痛苦经历,慢慢的我们的观点也趋于一致了,虽然叔叔没有退党,但看到叔叔的变化我还是很高兴。

前段时间我妈妈去了一趟姐姐家,我的小外甥刚刚四周岁,特别活泼可爱。妈妈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外甥念的特别好,吐字清晰、声音洪亮,妈妈还教他大法歌曲,他唱的也特别好,音特别准,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通过电脑视频我听到他的童音感觉好极了。有一天妈妈看书时,妈妈指着师父的照片告诉小外甥:“老师。”没想到小外甥好象是在特意纠正妈妈一样的说道:“师父。”妈妈挺吃惊的,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学会这样的话的呢?还有一天妈妈在发正念,突然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动,妈妈睁开眼睛发现小外甥在给妈妈磕头,妈妈对我讲我也是很高兴,想想小外甥磕头时的样子一定可爱极了。

这么多年走过来,我能感觉到世人的那种不断地由量到质的变化,以前我曾经很幼稚的认为有那么一天突然神佛大显,正法也就随之结束了,但现在我清晰的认识到,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们大法弟子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真正通过我们的付出,在我们能够感知到的世人的变化中有条不紊的实现的,让我们一起努力带更多的众生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