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一个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一日才得法的新学员,修炼至今已经五年。今将自己五年来的修炼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全球大法弟子汇报一下。

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我是抱着治病的心走入大法的。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是单位有名的“药篓子”,为了治病,我走南闯北,遍访名医,我钱花的倒不少,但病却没有治好。万般无奈之下,我这才走入了大法。神奇的是,学法炼功仅仅两个月,我身上所有痛的病症全部消失了,而且脸色变的红润,皮肤也变的细腻了,从此,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学好法,是提高心性的关键

除了《转法轮》外,我得法后,接到的第一篇经文是《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看完了这部讲法后,我却糊涂了:什么是旧势力?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原来学法轮功除了学法和炼功,还要发正念、讲真相啊。师父讲的话我得照着做呀,可这正念该怎么发呢?

我拿起电话,就给一个老同修打了过去(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是多么鲁莽啊,当时一定给同修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在此说声“对不起了”),可同修只是告诉我别着急,以后再说。我多么希望有人能给我解开心中的疑问啊!不久,我就得到了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登录到了明慧网,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师父的所有讲法全部下载下来,以后有时间就坐在电脑前看师父的讲法和明慧每日交流。当有了打印机后,我将师父的所有讲法全部打印下来,如饥似渴的按顺序通读了几遍,终于解开了自己心中的所有迷团,也明白了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我暗暗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要做新学员,我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从此,我时时、事事按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努力的学好法、同化法,提高自己的心性,为以后讲真相、救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讲真相,救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

得法时间不长,我就开始讲真相了,开始只限于发发资料。记得第一次发资料,我是凌晨三点多钟出去发的,那时人们还都在熟睡之中,外面静悄悄的,穿梭在楼群之间,我心里紧张的就象怀里揣了个小兔子,怦怦直跳,直到发完资料回到家好长时间,心才慢慢平静下来。以后随着学法的深入,自己的法理越来越清晰,正念也越来越强,出去发资料也不再紧张了,每次在师父的加持下,都平安归来。

零五年冬,我悟到自己应该圆容师父所要的,想在我家成立一个小资料点。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的愿望很快就实现了。刚开始做资料时,我的干事心很强,白天上班没时间,晚上回到家就做资料,常常连法也顾不上学。打印机一出了故障就找技术同修来帮忙,也不管同修忙不忙,学法了没有,不会为同修着想,不会向内找,只会向外求,既不会修打印机,更不知道修自己。

后来,通过看明慧交流,自己对师父“修内而安外”的法有了更深的认识,知道只有放弃了自己的执著,才能让自己的法器发挥更大的作用;只有纯净了自己的心态,做出的真相材料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以后再遇到问题时,我首先向内找,看看是自己的哪颗人心障碍了法器的正常工作,归正自己后,再发正念清除干扰打印机正常运行的一切不正的因素,这样,问题往往就迎刃而解了。后来,我又帮周围的几个同修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并负责他们的技术维护,现在,我们这几个资料点都在健康的运行着,为救度众生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除了维护好资料点外,我还利用工作之便在单位讲真相。我是个教师,我悟到我的同事和学生都是来听我讲真相的,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因我平日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同事们都知道我是个好人,也比较信任我,所以凡听过我给讲真相的,大部份都退出了邪党的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对学生,我采用了在课堂上讲真相的方式,让讲真相贯穿在平日教学中,使我的学生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组织,现在我的学生生病了都知道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因为孩子的天性比较单纯,受邪党的污染轻,大法的神奇在孩子们身上得到了充份的体现,往往才默念一二遍,将孩子折磨的愁眉苦脸的病痛就不翼而飞了,孩子的小脸舒展开了,又能正常上课了。我还利用开家长会给家长讲真相,也起到了较好的效果。

但因为给学生讲真相,我曾三次被家长恶意构陷,特别是今年春天的这一次,当时主任给我打电话,让我到校长(我给讲过真相,已明白真相)那去一趟,我预感到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发着正念去了。果然,校长生气的对我说:“我早就告诉你,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不要去告诉别人,你偏不听,这下好了,现在十六个家长联合起来要告你,这次谁也保不了你了,一会儿公安局就来抓你了。”我不为所动,继续发正念清除他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邪灵、乱鬼,并加持他的正念,不要对大法犯罪。一会儿,他的态度缓和了下来,说:“家长一会儿就到了,你先回去吧,我看看能不能把这个事给安抚下。”

我回到办公室,先通知了几个同修帮我发正念,然后又向内找,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二》)我向学生讲真相,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的,也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按理讲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那么旧势力为什么敢反对呢?它为什么又能反对得了呢?我静下心来,仔细的审视自己讲真相时的一幕幕,发现了两颗隐藏很深的心——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看我的正念多强,我敢在课堂上面向七十个学生讲真相,我不用出去讲,我在这里一讲就讲退了七十个;看我真相讲的多到位,我的学生不光知道法轮大法好,还知道邪党坏;看我树立的大法弟子的形像,不知道有多少个家长拉着我的手,说我是这个世上难得的好人,不知不觉起了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带着这样大的漏去讲真相,虎视眈眈的旧势力能不钻空子吗?

我一定要去掉这些不好的人心。我本想救度更多的众生,但因为自己没做好,不但没救了人,反而让众生对大法犯了罪。十六位家长啊,千万不要站到大法的对立面去,断送了自己的未来。那一刻,我没有为自己能否被公安抓走而担心,只为自己没做好而让众生对大法犯了罪而难过,眼泪差一点流了下来。当我再次踏進校长室的门,看到校长的脸色平静下来了,他说:“这次我给你安抚下来了,以后再出了事,谁也保不了你了。”我说:“校长您放心,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以后了。”是啊,众生等着被救度,象这样的错误,怎么还能允许有下一次呢?怎么还能允许这种修炼上的不成熟长期存在呢?修炼到今天,我们该成熟起来了。

打坐

修炼了五年,单盘了四年,真正双盘只有一年的时间。刚开始打坐时,腿翘的老高,常常只有半边屁股着地,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只有佝偻着身子,累的腰酸背疼,别提多难受了。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两年的时间,虽然每次坐的时间不长(半个多小时),但却疼的心都在哆嗦,常常是在一遍遍的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洪吟二》〈正念正行〉)才坚持下来的,走路时,经常疼的一瘸一拐的,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又努力的保持着平衡。

到后来能双盘了,但双盘前,还必须先单盘十几分钟才能双盘上,并由此生出了一个观念,认为自己的腿硬,双盘前必须得先单盘会儿。直到前几天,丈夫同修和另一个同修都说我这样炼功不好,要我直接双盘,我说腿硬盘不上,他们就说我是观念,我还不服气。到了晚上,我又回想起他们俩人的话,想:是不是真的是观念在阻碍着我?尤其是丈夫才得法一年多点,他为什么也会这么说呢?是不是师父在借他们的嘴点化我呢?肯定是的。

第二天早晨起来炼功时,我没有象往常一样先单盘,而是压了五、六分钟腿就双盘上了,而且双盘了五十多分钟,打破了以往单盘加双盘才能坐四十七、八分钟的记录,第三天压了四分多钟腿就双盘上了,第四天压了三分钟腿就双盘上了,而且坐的时间越来越长,最长的一次坐了五十七分钟,休息了二三分钟后,发正念时又双盘上了。原来真的是观念障碍了自己啊!原以为自己的观念比较少,所以对师父讲的破除观念的法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使自己在修炼中不知掺杂了多少不正的观念,阻挡了自己修炼路上的步伐,看来今后真得注意了。

去情

修炼前,我的名利心比较重,但修炼后,这些心都很快的去掉了,惟有去情时拖泥带水的,尤其是对丈夫的情比较重,几次过关都没过好。前段时间,一位流离失所的年轻女同修甲想找个地方静心学法,我便让她住到了我家。甲同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多次到北京护法,其事迹真的让人很感动,再加上甲同修的两条腿很柔软,打坐一个小时都没什么感觉,这都让修炼不久的丈夫同修崇拜不已。

又过了几天,我发现丈夫竟对甲同修生出了男女之情,我的心里就象打翻了醋坛子,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但从法理上我很清楚,这都是因为我以前的关没过好,我知道这次还是对着我的心来的。虽然知道自己在过关,但当我看到丈夫对甲同修献殷勤的时候,我还是守不住心性,对丈夫冷冰冰的,又不好意思跟甲同修交流这个问题,怕甲同修没看出来而误会我在撵她走,心里觉的很苦。

我心里越是放不下,丈夫表现的也越失常。有一天晚上,丈夫说要洗澡,我听他進了卫生间后一段时间,我和甲同修才从卧室走出来(自我发现了丈夫的异常后,我就将我和甲同修住的房间门关着,不让丈夫随便出入,其实还是采用了人的办法),到客厅去喝水。丈夫听见甲同修出来了,竟然也从卫生间出来了,在我们面前转来转去的。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洗澡,他说要喝水,其实他已经喝了一晚上的水了,他出来的目地只不过是为了看看甲同修,跟甲同修说几句话,直到我和甲同修進了卧室,他才去洗澡。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心又压不住,开始翻腾了,那真是翻江倒海,气势汹汹啊!我知道自己的状态很差,已经不象个大法弟子了,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没办法,只好先暂时停下讲真相,加强学法。当我看到“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

我感到很惭愧,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不去抢人、救人,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却陷在这肮脏的情中难以自拔,我还配当大法弟子吗?真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当我完全将情放下的时候,身心觉的无比轻松。而就在这时,甲同修提出要到别处去住。甲同修走后,丈夫的情绪很低落,脾气明显变坏,动不动就对我发火,但无论他怎么表现,都难动我的心了。我知道,这一次,我是干净彻底的过了这一关。而他,有法在,有师父管着,我相信他也会很快过去这一关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