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本归真 精進 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

有缘得法、受益无穷。

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今年六十八岁。得法前,也练了不少气功,但都是祛病健身的。由于从小体质就差,慢性病从年轻时就拖累着我,如冠心病、风湿性关节炎、贫血、失眠、胃痛、肾盂肾炎等。平时表现的弱不禁风。不管冬天还是夏天都经常感冒发烧,所以一年到头西药、中药伴随着我,是个有名的药篓子。因为治病的心很强,几乎什么气功都练过,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病。这一次喜得大法,与以往就不一样了。同修王大哥给我拿来了《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读啊!读啊!被书中的法理折服的五体投地。两天后,我自己就去了炼功点。

集体学法炼功

每天晚饭后,我们在学校操场炼功点上,几十个人一圈一圈的围着,男、女、老、少。有八十岁的老人,也有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还有带着孙子的中年人。其中有工人、农民、干部、知识份子。大家在一起都精神愉快、思想轻松、身体非常舒服的感觉。我走入修炼场仅两三个月,没去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粒药。多年的病痛不翼而飞。我不管走平地还是上楼浑身是劲。以前爱发火的脾气也没了,与家人也不生气了,与外人更和气了。

是过关、也是消业

当初在炼功点上看到同修们双盘腿打坐那舒服的样子,我既羡慕又难过,恨自己多年的老关节炎害的两条腿又直又硬。刚开始散盘五分钟,都疼的受不了。同修鼓励我说,刚开始都这样,坚持下来就好啦。嘴里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但心里闹的厉害。有时恶心、想吐,有时也哭,再不拿下腿来就得疼休克,把腿又拿下来了。我开始怀疑自己了,怨业力太大,根基不好,想打退堂鼓。可是师父太慈悲了,不愿意落下我。正在我举步维艰,快撑不住的时候,师父给我开天目了。看到炼功场上到处是法轮,回到家里也处处是法轮,还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从此我的信心大增,我开始大量学法。

慢慢的腿不那么疼了,由单盘四十五分钟到后来双盘一小时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把业力拿掉了好多,好多。当我感觉学法、炼功有长進时,欢喜心一出来时又一个考验猛的来了。有一天突然发高烧三十九点六度,同时烧的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不能下地、不能炼功、也不能吃饭,我的家人都吓坏了,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我告诉他们这不是病是消业。结果三天后退烧了。身体恢复正常而且比原来还精神,再一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一个冬天的早上四点钟在炼功点集体炼功,当炼到头顶抱轮时,感觉头一晕,身子一晃,就听那动静“当”的一声,头摔在水泥地上就昏过去了。当同修扶我坐起来,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呢。马上就清醒了。同修摸着我的头问怎么样?我说:“没事儿”。没有包、没出血,也不疼。

邪党迫害法轮功 脱离大法悔恨不已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首恶江××出于妒忌心,伙同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动全部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污蔑大法,诽谤师父,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没收学员的大法书籍、磁带和师父法像進行焚烧。然后一轮一轮的学习班進行洗脑转化,人人过关强迫写不再炼功的保证书。我们单位保卫科的恶棍们天天用电话骚扰问:“在家吗?”相当长一段时间不让我出宿舍院大门,如果有事必须出门都要门岗签字,写清楚几点出的门几点回来的。

我老伴(同修)由于去北京证实法被截回,被市里“六一零”抓去办了两期长达两、三个月的洗脑班。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一次一次的再检查。孩子们在厂里上班也得写保证不让父母再炼了,否则就停工停资。我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失去了大法资料,同修偶尔见上一面,也不敢说话。我们也失去了做人的权利和尊严。老伴儿在学习班不知道叫他们逼得怎么样?一时象天塌下来一样,整天吃不下,睡不着。我的情绪落到了低谷,精神快崩溃了,身体也快撑不住了。但我有一念大法就是好,师父就是好,等给法轮功平反了再炼。

老伴终于回家了,一问才知道他写了好几遍所谓的“检查”才回的家。我想这下完了,给旧势力签约了。我们老两口就这样离开大法。怕心、私心、求安逸心占了上风。这样稀里糊涂在家等了好几年。失去了那么多宝贵时间,真是悔恨不已。

回归大法、精進、再精進

在师父的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从新走回大法。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同修也没有看不起我,而是热情帮助和耐心关注。送给我师父七二零以后的所有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大法真相资料。我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象流离失所的孩子在外飘荡了好久、好累,终于回到温暖的家中,见到了久违的亲人的幸福感觉。

多学法,归正自己,融入正法修炼中

我之所以走了这么大的弯路,就是没有学好法,没有真正信师信法。我要赶上来,要奋起直追。师父看到我这颗心,就给了我相当大的能量,使我看书学法不累。我每天坚持学一~三讲《转法轮》,再按时间顺序学七二零以后的新经文,拿到周刊当天看完,然后抽空再看大法真相资料。

通过大量学法,我懂得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师父要的三件事。学法要抓紧,炼功也不能懈怠。我每天坚持早上三点五十分炼一~五套功法。坚持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如有时间再增加发正念的次数(有时一天发正念八、九或十来次)。唯有讲真相做的很吃力。开始讲真相发资料,怕心特别重。但我一想到这几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差一点被旧势力给毁了。幸亏伟大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是师尊又给我一次机会,我太幸运了。我已经落下的太多太多,我要突破怕心,为了助师正法,为了我宇宙众生的期盼,为了实现史前的洪愿,我要无私无我的走出去,大不了头掉了碗大个疤。

从资料点取来真相资料用塑料袋装好,发着正念就出发了。“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神,我要救人。我撒资料时好人、坏人都闪开,一路畅通。等我走后有缘人自己去拿。”还真管用。从每晚发一、二份,后来能发十份八份,再后来提着大包到小区各楼上发,再到附近农村发。现在经常到公园、广场、商场去发,在超市里洗衣机里、微波炉里、服装的口袋里等都可以放上《九评》、《光盘》及《小册子》。基本上没有怕心了。但为了注意安全还是要多长眼神,多观察环境。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自己也是努力去做。先从自家人开始,我们老两口先退了,又给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退了。因为我的家人从我身体变化和性格变好了他们知道大法好。亲朋好友聚会的机会从不放过讲真相劝三退。也有不听劝的就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发到网上,让其他同修帮助再讲。

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就比较小心了。先从老年人、妇女、有病的、下岗职工、生活困难的人讲。首先我始终保持祥和的心态,面带慈悲善念,贴近他们的生活,问寒问暖理解他们的生活及困难。当他认识到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能善解人意,他就愿意听你讲话并乐意与你交流,这时我就大胆的讲大法的美好,中共的腐败,天灭中共,三退保命,多数能接受,效果很好。分手时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会说:“记住了,谢谢。”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使我逐步去掉了怕心,增强了自信和救人的责任感。在以后的其他人群中讲讲真相救人也逐步的成熟起来了。

建立家庭资料点,克服“等、靠、要”

师父告诉我们资料点要遍地开花。随着大法弟子不断走出来证实法,资料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我看到资料点的同修整天忙的不亦乐乎,在想他们怎么能保证学法的时间呢?同修们都车水马龙的来往于资料点,大包小包的往外拎,也太显眼,不安全。我就和甲同修商量是否我们也该做资料了,她也有此想法。还看到《明慧周刊》上说有条件的同修要建立家庭资料点,不要老依靠大资料点“等、靠、要”。这样我俩分别做好家庭工作,于二零零八年底都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安了宽带。请技术同修给安装了加密系统并教会了我们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等技术。我们小区又有两朵小花先后开放了。这样既能减轻大资料点的压力又能给自己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方便。随做随用,不积压资料,还能提供给其他同修一些资料。一年多来我们的家庭资料点安全运行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