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九五年初开始修炼的老年大法弟子,回顾十几年的修炼,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深处的感受。尤其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后,我必须面对派出所、单位人员对我的骚扰和迫害,我都是在坚定信师信法的过程中走过来了。

一、在家庭中坚定修炼

有一天,大院辖区派出所到单位来找我的茬,我当时的经理知道后,就斥责恶警,说单位领导正在过问此事,请你们不要来插手。所以那时候我的修炼在外面没有受到什么干扰,每天学法、炼功和以前一样。但是,家庭干扰很大,因我老伴是个胆小怕事的人。邪党灌输他几十年,邪党叫他坐,他不敢站,叫他走一步,他不敢走第二步的人。邪党没反对时,他叫亲朋好友炼法轮功,说如何好;邪党反对时,他就不干了,他的房间,邪党的书、报很多,不许人动他的,拿他一张报纸看看,他都要骂人。

他不许我炼功,我一炼功,他就大骂,关我的录音机。我学法,他就跳,无论他使什么招,我都不管。他越闹,我就大声读书,收录机音量开到最高,他怕人听见我炼功、读法,就不敢捣乱了。

他拿我没办法,又把儿女找来,如我不放弃修炼,就离婚。我二话没说,就同意。他没办法,也不讲离婚了。我是一个敢说敢干的人,我的性格很刚强,几十年他知道,他也不说什么了。

二、在工作场合堂堂正正修炼大法

厅招待所经理调到厅机关工作去了,印刷厂的厂长来管理招待所,厂长想拿我来“开刀”。那年,大年三十,邪党搞所谓的“自焚”,电视播放后,大年初一那天,新来的经理来问我:昨晚看没看电视。我说看了,他问有什么感想,我说这是陷害,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讲法中说过:“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所以我根本不相信电视上说的。后来,他叫我写个书面检查“保证不炼了”,我说为什么要写?又没做错什么,只是炼功而已,厅领导和单位都没叫我写,你算什么?他说:“明天你必须交来。”边说边走了,我大声说,“你等着吧。”之后,他再也没来找过我。后来同事对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这种事,这种场合你敢这么说。我说,怕什么,我堂堂正正的炼功而已,又没干什么坏事,才不怕呢。

三、在家庭中再去执著心

中共打压以来,我都平静的走过来,走的比较正,但在心性上,我修的不好,在外面还不错,在家就守不住心性,因为我老伴经常开口骂大法、骂师父,我受不了,和他讲过多次,我有不对的地方,哪里没做好,你说我、骂我都行,请你不要骂大法、骂师父,这样对你不好。他说:“我就要骂。”所以,我听见他骂,我心里就难过,就守不住心性和他发生争执。他见我的资料和经文看后,就撕掉,我锁好,他就撬柜子。

心性修的不好,有一次摔了一个大跟斗,把我摔醒了。自从学了师父《曼哈顿讲法》后,句句说在心上。回想六年前,我母亲去世,在母亲还没安葬前,两个妹子打起架来,为的是拿钱赡养父亲。平时都是我和小妹拿钱回去,二妹从来就不拿一分钱给老人,但父亲偏爱二妹,两个妹子就打起来了,闹的收不了场。我没守住心性就和父亲讲了一些不好听的话,说两个妹子打架和父亲有一定的关系,当时我根本不象个修炼人,还不如一个常人,没想到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打架,我没处理好,还跟父亲闹,我的修炼掉了层次。

我这一跤摔的多重啊,师父点化,又把我救起来。我向内找,发现还有很多执着心,满脑子乱七八糟,想入非非,心不静,这也都是阻挡我升华的坏物质,我要消灭它,不要它,好跟师父回家。

四、我家也开了一朵小的花

后来我们学法点有资料,他们给我多少我就发多少,楼房、街上、公园、车上发了多少次,记不清。后来师父要求遍地开花。2008年3月,我去同修家,发现他在复印真相资料,我说这个我也会,第二天我就去把复印机和所有要用的耗材购回来,就开始印真相资料了。卡片、小册子、三退卡,我都印,不仅自己发,还供给其他同修发,这样也减轻了其他资料点的压力。

之后,又有了神韵光盘,我大概发了690张,有600多张是面对面发到世人手里的,大多数世人都要,但也有不要的。发真相资料和光盘都好发,没多大问题,但是面对面讲三退就做得不好,很差。

这么多年来,三退我才讲退几十个人,每天三件事都在做,但三退做不好。修炼是无止境的,在时间紧迫的重要关头,我要更加精進,以法为师,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