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净的心做神圣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接触大法的,那时是为了祛病健身开始炼功。时间不长就有了非常好的效果,兴趣自然越来越高,就开始看《转法轮》。看了两遍《转法轮》,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修炼”这个词。而后又看了几遍,才知道了“修炼”这个词的大概内涵。

我对《转法轮》阐述的“真、善、忍”的法理很能接受,加上身体炼功感受很明显,师父多次点化显现鼓励我,在工作之余一直坚持学炼,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时已有了一点基础。邪恶迫害发生后,由于我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被撤职、降级、减资和开除所谓的党籍(那时被认为是一种惩罚)。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妥协过。但慈悲的师父从未放弃我,在师父慈悲的加持、鼓励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爬起来,振作精神,在大法中继续前行,跌跌撞撞至今已走过十三年多。

一、护卫法救众生

那是二零零五年的七、八月间。我地又一轮大规模的迫害,许多同修被抓到“洗脑班”。与此同时,“六一零”以市维稳办公室的名义,在全市范围大量张贴邪恶的公告:前面揑造了一大堆所谓法轮功的罪行,攻击大法,谩骂师父;后面是用钱来鼓动揭发法轮功,上交一份法轮功传单奖一百元、构陷一名仍炼法轮功的、构陷一次法轮功人员聚会的、串联的、扭送一名讲真相、散发资料的法轮功人员等分别奖多少元(具体金额时间长记不清了)……,构陷一个法轮功资料点的奖金最低九千元,视情况而定,不封顶。一共写了八、九条之多。

我一看到这份邪恶的公告,好一阵心酸:这太邪恶了!这对有些世人太有诱惑力,对众生的毒害太大了!不能视而不见,一定要尽快把它彻底销毁掉!

与同修交流时,同修提醒道:邪恶肯定会蹲坑,借此来多抓大法弟子到洗脑班……。我说:不管什么情况,我们都要想办法把它销毁掉!白天我用工作之余和休息日,骑自行车走街串巷的找,踩好点。晚上我和一名同修去撕,另一名同修在家发正念。邪恶们把公告不是贴在居委会、派出所和社区车库门前,有值班的照看着,就是贴在广场或行人众多的主要路口处。根据当时邪恶环境,做这种事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不能没有行人而行人又不能太多。通过观察,夏天晚上八点半左右较合适。撕时动作不但要迅速还要没有声音。我们反复试验,用软塑料袋包块大湿擦布做法器。到现场后,同修找个合适的地方发正念和放哨,我就一手摇着扇子,作乘凉散步的样子,乘行人空档稍大一点,用湿擦布把公告纸擦一遍就离开,等三到五分后纸湿透了,再找个合适的行人空档,迅速用手把它撕或抓毁。就这样我们用了一周多时间,较顺利的撕毁了十八处(张)。

那是零八年五月份左右的一天。我路过某派出所的宣传橱窗,无意中看到有一整版攻击谩骂大法和师父的内容,还是彩色图文并茂的。它立在该所斜对面约二、三十米处,正面对着一个大广场,游人很多,过往行人也很多,上方几米高处有一个大摄像头,橱窗的门是两块没有上锁的推拉玻璃。我不知道它已存在多长时间了,但被我看到了,绝非偶然,我就不能让它继续存在,毒害更多的众生!

我这个被有关职能部门熟悉的面孔,在这个环境中做这事,必须是下雨之夜打着伞做。而后的几天我经常对着这块空间场发正念,并期盼下雨。几天后的一天早晨三点半起床晨炼,看到当晚真下过雨,现在虽不怎么下了,但天仍阴沉沉的,出门打伞不为过。我赶紧与两同修商量要去做,同修很支持,他们在家发正念,我一人打伞去。我快步如飞,穿过都有摄像头的几段路。到现场后,先到派出所门前看看:派出所的大门是开的,值班室亮着灯,窗边的桌子上趴着一个人(可能是睡着了)。再到我要找的那块橱窗,推开玻璃门,用手用力撕,怎么也撕不动,很结实,事先以为它与普通纸一样,一撕就碎,准备不足,没带刀。邪党这些年在宣传方面投入很多钱,就这个宣传板都做这么结实。撕呀、拽呀,怎么也搞不下来,最后只好把整块扳拽下来带走,安全回家了。一看表是五点半。

北京奥运会前夕,我单位领导找我说:市综治委开会,有人跟他说,某某派出所前的宣传栏中有关法轮功的展板被人毁了,他们调出了事发前几天的摄像资料,说你在几天前到过现场,他们可能要找你……。我说:那个地方是交通要道,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我偶尔路过不也是很正常的吗?随后我向内找,找出了做这件事有漏和不足的地方,并多发正念解体了邪恶想找我的企图。在人中的表现就是:他们可能觉的证据不足,并没有找我,就不了了之了。

那是今年四月下旬的一天。又有一个同修跟我说:某处有攻击大法的大横幅标语……。这绝非偶然,我应该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午我戴了顶旅游帽,乘公交车到某县城转了一圈,在公交车上老远就看见了:在县法院门前人行道边,两棵树中间两米多高处,拉了一个约一米宽、十来米长的“要把坚决打击×××教组织的斗争進行到底”的大红色横幅。我情不自禁的自语道:正法都到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会出现这么邪恶的事,还让它存在这么长时间,这会毒害多少众生啊!

我接受上次的教训,不能步行仔细观察环境,只好再乘这趟公交车回头大概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

看完环境后,我发出一念:老天尽快下雨!

回来与同修商量此事如何办?同修分析说:近几个月中,县同修们做了好几件对邪恶震慑很大的事,陆续有十来个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或看守所;听说他们还从省国安、公安请来什么专家在破案;标语所处的位置又那么险恶,应从长计议……。当时我很认可同修的分析。

当天晚饭后,真的下起了大雨。我一惊,白天还大太阳的,根据天气预报,两天后才有一次弱降雨。怎么这么快就应了我那一念?难道是天意,是师父要我赶快去做这件事?我本打算独自一人去。可另一同修说:你的腿伤没好,要有点什么事,别说跑,走都走不了,她一定要与我同去。

我俩约八点到现场,站在邪标语对面的马路边观察:雨下的很大,路面的积水与路灯辉映反而特别亮。冒雨的行人、车子和上下公交车的人络绎不绝,这边的商店灯火通明,正在营业。我们想找个隐蔽点的地方等待,走進旁边的住宅小区一看,两个大门的里外都有两个大红外线摄像头,只好退出。再围绕五、六十米范围转一圈才发现:不仅有县政府、县法院,还有县武装部、派出所、储蓄所等单位,门前和公交车站,都有红外摄像头。后来找到法院围墙边的小巷子隐蔽,当我走出几步回头一看,我们头顶上就是一个红外摄像头。我大吃一惊,怎么这么五、六十米范围内就有十几个摄像头,虽然打着伞,不知道会不会在哪个角度、被哪个给摄下了?心中一阵紧张,产生了想放弃的一念。

可转念又一想:我是主佛的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卫护大法救度众生不是一句空话,是要有实际行动的,关键时刻怎能临阵逃跑、遇难而退呢!?它多存在一天,不知道又有多少众生被毒害?我稳了稳神,调整一下心态,与同修共同发正念:让所有的摄像头都照不到我们,并请师父加持,今晚一定要把这个邪标语毁掉!

这时同修提出:“我们应该改变计划,一、把我在隐蔽处发正念你一人前去,改成我俩一同上前,我在前面打伞掩护,你在后面做事;二、把整个横幅割下来带走,容易一下子被人发现,改成不把上边割断,用刀把它划破、划碎、划成几大条。明天他们发现后,他们自己就会把它搞掉。不要非要形式的完美,效果达到就行”。我想了想,在这种环境中这样做比较稳妥安全。应该理智、智慧,不能强为,就放弃了自己原先的计划,不执著自我,同意了同修的建议。

我们从新合计好后,找了个与后面行人约七、八米距离,慢步插上去。事先,同修一再要求提醒我:整个过程你只能碎步慢走,千万不能大步快走,一大步快走,就瘸拐的很厉害,就会留下特别明显的身体特征。我走在她后面,一手打伞,一手高抬,掂起脚,用美工刀用力往下划,边走边划,刷--刷--刷……,数刀就把它划碎、划破、划成几大条,被风吹的卷的卷、翻的翻。

当我们走出约三十来米开外的法院铁栏杆围墙外,突然有一个男人大嗓门高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我用余光侧视了一下,离我们约十来米处的高墙房檐下的台阶上,站着四、五个人,喊话的是一个又高又壮的年轻男人。他见我们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往下走了两三个台阶,又大喊一声:你们是干什么的?什么人?我们就象没听见似的,照样慢行。他止住脚步,没敢贸然前来。他们站在高处,尽管我们做的很巧妙,可能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什么。不知道他们是躲雨的、等公交车的还是什么人,我们连想都没想,始终镇定自若。从他们正前方拐个九十度弯,打着伞碎步慢行从马路的摄像头下飘然而过,安全回家。下身都湿透了,鞋内都是水,膝盖还很疼,可心里很踏实--没辱“护卫法、救众生”的使命!

在修中做,在做中修。近五、六年来,我接受以前学法不扎实的教训,扎扎实实的多学法,不知不觉就有了常怀“心系大法、心系众生安危”的纯净心境。在遇到攻击大法、毒害众生的事时,本能的就要去管。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又不断的暴露出许多根植于为私、唯我的不同层次的“怕心”。再通过多学法,增添正念,又不断的去掉了这些怕心,使自己纯净的心境不断升华!

二、万花丛中一朵小花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初期,我还是处于个人修炼状态,没有走出来。在学习了师父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发表的《走向圆满》等新经文后,才认识到了这次正法的实质、迫害的实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称号的内涵、他所肩负的重大责任和使命……。

走出来的初期,只限于在单位、亲朋好友、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能说上话的人中讲,范围有限、内容有限。

后来有同修送来真相资料,初期的真相资料虽然做的质量不是太好、但内容比较好。根据自己是在职人员的工作特点和内向的性格特点,选择用真相资料这个无形的嘴、无界的嘴讲真相,很适合我做。

到二零零五年十月底前,都是同修送来多少真相资料,我们就努力的发多少,完全是等、靠、要。

1、花蕾初成遇险

在读了同修们写的《家庭资料点应遍地开花》的交流文章后,我也很想开一朵小花。就在零五年十月底,买了一台喷墨两用小型一体机。开始什么也不懂,就把同修送来自认为好的资料或翻印,或剪贴拼接后复印。再后来又给电脑配了一台刻录机,根本不知道还有用“映像文件”、“视频文件”刻光盘,只知道用同修送来的光盘,盘对盘刻。

资料除自给自足外,有时也提供给一两个同修,就这样运作了一年多。

二零零六年底,有一个同修在邪恶的“洗脑班”经受不住迫害,把我们供出去了。得到消息后,我只好把打印机藏起来了。

2、花蕾绽放遇劫

我的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蕾遇险后,又回到原来真相资料等、靠、要的状态。这阶段我市真相资料点,也同我家一样陆续被邪恶破坏,很少有资料。在学了师父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后,深感救度众生时间的紧迫。我想这样下去不行,很难完成多救众生的使命,渴望把我的家庭资料点恢复起来。

师父知道我这颗迫切的心愿,就在二零零七年的四月份,让一名很会做资料的外地流离失所的甲同修来我市,主动与我连系上了。真是久旱遇甘露,我租了一套房子,把已休眠近半年的打印机、刻录机从新起用,购买耗材,真相资料又从新做出来了!开始做的资料主要是自给自足,我们白天做,晚上出去发。后来因我市资料点少,资料来源少,部份同修很想要资料,就又陆续添加了许多设备,这朵小花又快速成长壮大。

这朵小花,花瓣繁茂层叠!她做的资料品种很齐全、数量多多:《九评》、《解体党文化》、各种彩色的小册子、周报、护身符、三退卡片、不干胶贴、打着彩色光盘面的各种光盘、明慧周刊、师父经文、大法书籍等。在数量上,不仅自给自足,也部份外供,每周少则几百份,多则一两千份。

这朵小花,花型俊俏!她做的资料“三精美”:内容精美(明慧同修的智慧、心血)、制作精美、包装精美。有一次我市的一名老年同修把我们做的资料带到省城去发,不慎被人构陷后,被当地的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抄去了部份资料。在派出所盘问他时,所长和所警对着他说:你的这些资料我们都看了,真是很精美。我们在省城这些年来见到过不少法轮功资料,都没有你搞的这么精美,你这肯定是在境外搞来的……。后来他们没有过多的为难这位同修。

我们这个资料点从下载、制作、散发,自成一体,独立运作;送给同修的,也是单线连系。从不让局外人知道资料点的具体位置,更不让局外人到资料点去。除相关的三、四个人外,再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家是做资料的,大家都很注意“修口”。

我们不仅注重做,更注重发。甲同修几乎是专职做资料,我只是每周六、周日去协助做。我们在正常情况下每周出去散发三至五次,为了让更多世人看到,我们一般选周五、周六、周日晚散发,其它视情况而定。这几年把自己做的资料,亲手散遍了本地的大街小巷、公安局住宅楼、大专院校的校园、教室、师生住宅楼……;有些资料还经同修传到省城、京城等地;有些资料通过邮寄,飘撒到市内外、省内外的许多地方。另外还保证了几片同修送来的三退名单、同修被迫害、揭露当地邪恶等信息向明慧网、大纪元网传送……。

这朵小花,正芬芳吐艳时,突遭大劫!今年四月初,住在资料点的外地甲同修突然失踪。我等了、找了两天没有他任何消息,我顿时紧张起来,紧急与同修商量,认为资料点必须立即转移。我找到乙同修,乙同修说把设备暂时放他处、耗材另放一处。资料点在居民区,只能白天整理包装,趁天刚黑,人少时用出租车转移。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干扰因素、请师父加持,整整三天三夜才全部安全转移。

3、劫后重开结硕果

资料点转移两周多,失踪的外地甲同修仍没有任何消息,却传来与我常连系的协调人丙同修又被邪恶绑架了,接着又传来乙同修的那处放设备的房子,不知为何突然被邪恶抄了。我拖着伤痛的腿,和另外三同修冒着极大危险,辛辛苦苦转移去的一万多元的设备,全部落到了邪恶之手,还连累了乙同修被法院传票传唤(万幸的是,当时该同修不在家)。得到这一消息,我欲哭无泪,心一下停滞了、精神麻木了、膝盖疼的更厉害了,心身承受到了极限。

这时,有同修善意的劝我:你太危险了,班是不是不要上了,离家出走观察观察再说。我想了想淡淡的说:我不会主动离开单位,那样就不打自招了!在修炼这条路上,风风雨雨走过了这么多年,我至今虽然没有能力预计和避免会发生任何事,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已经发生的任何事,但我应该有能力去坦然面对所发生的任何事!不回避、更不会逃避。这个能力就是对师尊、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信!

尔后的这段时间,我与同修经常交流、思考:我们家庭资料点的这朵小花,为什么在不到四周年的时间内,就遇大难、遭大劫?特别是这次,从人到物损失惨重!

是的,这些年来,资料点一个个不断被邪恶破坏,资料点的同修一批批不时被迫害。但是同修们又一批批勇敢的走出来,使资料点这朵圣洁的莲花,顶着重压、破石而出,迎着血雨腥风,含笑傲放!我想起曾经有同修在交流中写到:资料点是邪恶迫害的重点地方,也是正神和师父法身重点保护的地方,是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明慧”上许多同修交流的,他们的那朵花为什么长开不衰?通过静心学法我悟到:这危险与安全的临界点,在于其中的每个同修与相关连的整体,心性高低、正念强弱、成熟与否……。向内找,从自身到我们的小整体,都找到了许多的漏。如:注重多干事、没注重多修心;学法有时不能完全入静、不入心;遇到矛盾无条件向内找自己的少、无情指责别人的多;相互协调配合有时不太溶洽等。

尔后的这段时间,我更常思考:我修炼的路,下一步该怎么走、三件事该怎么做、这朵花还该不该继续开、怎么开?我加强多学法、静心的学。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通过学法,心性提高了、思路理清了、认识一致了:我家修炼环境好、经济条件又较好、现在我地资料点少之又少,在大陆目前的环境中,做真相资料是个很有力的多救众生的项目,不能放弃,不能遇难而退。我的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还应该继续开!

首先解决资料点用房,用房安全是第一环节。两个多月后终于把房子搞定了。紧接着就把仍放在别处的耗材运回来了。要想做出以前那样精美的真相资料,至少有一台彩色喷墨连供且能打印光盘贴的高档打印机。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在险恶的环境中,在短时间内,要买到理想的高档打印机是很不容易的事,我正发愁。

这时乙同修在外地发来信息,让我去一趟。去后,他告诉我:他昨天才得知,上次邪恶抄他家前的几十分钟,他的家人把设备紧急转移了一部份,让我赶紧拿走。当时他和我都不知道有些什么东西,包装纸盒湿的不能直接搬,同时也是为了安全,用几个大编织袋统统装上,我乘夜租车拉回来了。

回来一整理,发现有刻录机、光盘托、打印头……,正有一台我急需的那台彩喷连供打印机。接上电源,通电正常、再打测试页,正常。又找到了光盘托,放个刻好的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精彩的光盘面也打印出来了!我双手接过伸出来的光盘托,情不自禁的说了声:这太神奇了!都说喷墨连供打印机特娇气,墨盒都不能放高,打印头几天不用就容易堵等等。可我这台,当时情况紧急,连供系统没拆,整体装在一个普通纸箱中,几番搬运、翻滚挤压、又时隔四个多月,却仍然完好无损,工作一切正常!我的泪水在眼眶内打转!

这是师父的慈悲挽救!是师尊用慈悲的甘露使我们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起死回生,劫后从开!

我们很快做出精美的真相资料,带着慈悲的芳香,无条件的奉送给更多的众生。通过这次历练,我更加成熟了,今后,我修炼的路会走的更好、更正、更平稳,用全部心血,浇灌师父賜予我这朵圣洁的莲花,她必将结出更多众生被救度的硕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