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差距 不断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我从二零零一年得到《明慧周刊》及明慧所发表的修炼文章,基本上是全部看一遍,在这些文章的鼓舞下,在同修的带动下,坚持走到了今天。在邪恶几年的跟踪中,在师尊的呵护下一次次度过了险情,并去掉了一些怕心,在做三件事中遇到的突发事件有惊无险。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开始不知道这个功法是什么,只为祛病而来。但一口气通读了《转法轮》这部宝书后,心在震动,原来是我生命等待已久的大法,我心里非常激动,在短暂的炼功学法后,心灵得到了净化,疾病不翼而飞,还出现了特殊的反映,如对打打杀杀的电视节目反感,对肉食感到恶心,又听到了另外空间美妙的声音,修炼信心倍增,坚定了信师信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破坏大法,给修炼者带来了严峻的考验。在恶党的淫威下,很多刚得法和认识不清的学员动摇了、不修了,使有缘人失去机缘,可悲可惜。那时的我内心深处知道这是一部纯正的高德大法,我决不能放弃。后碰到辅导员,她要我一同到省府讲真相,我没多想就和她及同修到了省府,去后被那里的人强行拉上大公交车运到了一个大草坪,我们给那里的人讲真相,他们说上面不准炼,好就在家炼吧,他们给每个人登记姓名并要看身份证。到了深夜,把我们分批运到当地派出所,通知单位来领人。当时我急了,因我是子女在省城工作而暂住,离我本人单位很远,这时辅导员单位来领人,她要求她单位领导把我一块领走,一警察招呼我不能走,但我头也不回的跟着走了,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保护了我。

情况在恶化,电视、广播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造谣诬蔑大法,诬蔑我们伟大的师尊,我很难受。

紧接着各地派出所人员上门登记,要求签字写保证放弃修炼,不签字就進“洗脑班”,我深知恶党是没有人性的,从小目睹了各种暴力整人害人的各种运动,非常残忍,说内心话坚信大法,可到这节骨眼,私心、怕心占据了我,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就应付不了了,不情愿的勉强的在他们写好了的纸上面盖了手印。我知道我错了,心里难过,自己是个背叛师门不合格的弟子,但我确实是坚信大法、坚信师尊的,后师尊慈悲,允许发表严正声明,声明手印作废,才消除了我的思想顾虑。

我的家族只有我一人修炼,初期支持我修炼的先生和子女,“七•二零”后竟反对并劝我放弃,怕我被迫害连累他们,并鼓动兄弟、姊妹、亲戚劝我放弃。看我一点不动摇,家人见阻止不了我,就妥协了。可他们讲,在家怎么炼都行,不能出去讲真相。生活在凶残的暴政管辖之内,他们怕连累我能理解,为了避免被迫害,在人这层面上我很留意,因为现在中国有些人受党文化毒害,有一种意向,比如恶党破坏大法,绑架、迫害修炼人,被迫害者家人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是非曲直,不去评理要人,反而怨被迫害者造成的,有的甚至迎合邪恶主动送去洗脑,多么的可悲啊。

为了不让邪恶钻空子,不给大法抹黑,不连累同修,我比较注意安全。例如邪恶跟踪我时不去同修家,更不去有资料的同修家,不用座机、手机给同修打电话,只用公用电话,常发正念加持同修和清除他们空间的败物,有一颗不连累同修和保护资料点的心。

初期恶党帮凶未能跟踪到我时,我到辅导员家,碰到她正在整理真相资料,她看见我高兴的说,你真有缘份,师父安排你来领真相资料发。我当时领了二十一封,准备留一封自己看,但心里很害怕,不愿带回家,鼓起勇气,胆胆突突放進路边停放的自行车筐子里,从此开始了发真相资料。在一所大学的几个教室门口放了几封,由于怕心,慌忙的放在了门口的地上,我感到心态很差劲,象完成任务一样。后来一次趁先生睡觉,半夜就在我居住的各单元的报箱里投放,因是牛皮纸,装上资料又厚又硬,放到最后把此单元的路灯震亮了,随后有人开门看,我紧张的返回楼层。我到商贸市场发资料时,发到途中被店主发现,她吼了一声,“你在干啥?”急切中我扭头就走,很快我混杂在人群中掩盖过去了。

事后同修告诉我,准备在我居住的小区发放资料,此小区共有十几栋楼房,一夜间几乎放遍了所有宿舍,事后出现警车和川流不息的人员,不知不觉中发现有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跟踪我,走哪跟哪。我不愿让家人知道。怕他们担惊受怕起负作用,但他们老听门外有响动,招呼要注意盗贼,我心里明白。在我们楼下有一种机器从十二点到早上五点才停,经多方证实是在探查资料印制。当时我的怕心很重,一出门就有人盯着,听到警车声就打颤紧张,但一出门心里就记着默念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一次我买菜回来,一辆面包车紧跟着我,停在我面前,里面是全副武装的警察,我紧张的红了脸,心里怕,嘴却在念“法能破一切邪恶”,一念之间车门关上了,可是车仍然在宿舍院里绕了一圈,又开到我面前停住,车门拉开,随手就能拉我上车,我心里不停的念师父的法,他们把车门关上后开走了。事后我悟到,师父在去我的怕心,有惊无险,但是邪恶总是跟着。此时有一念,决不能暴露资料来源,更不能给同修带来麻烦,决不让邪恶钻空子,让他们瞎忙什么也捞不到。我走哪他们跟哪,一次到好友家,警车和恶人就跟到好友居住的社区,停在了单元门口。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监控一直不停,我的电话同样被监听。那时大批同修上京证实法,我也想去,但总摆不脱跟踪,回想那时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突破不了假相,严重怕心所致。

随着正法進程,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发表《发正念两种手印》,发正念解体邪恶,给了弟子们镇邪的法宝,我们应该不折不扣按标准做好。可是我没达到师尊的要求,念力不集中,特别是晚上十二点容易错过全球同步时间,醒后懊丧的很,然后决定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再睡。这个时间学法不入心,哈欠不断,困的很,熬到十二点发正念神志不清,有时还睡过去了。我渴望能突破这个现象,可是一到时间时,决心不够,放任自己的求安逸心,想多睡会儿,没有赶走困魔,细找原因还是安逸心所致。这个困魔至今没有突破,是旧势力迫害我、强加给我的,它压制了我的正念,当然也有状态好时正念也强,可是总是时隐时现。怎么办?我要尽力克制困魔,按照师尊的法归正自己,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唯我独尊的气势,念力集中、强大,真正起到灭邪作用。

师尊在二零零二年八月发表“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时间紧迫,助师正法,立即行动,在同修的带动下面对面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着讲的时间长了,怕心弱了。当面送资料、送护身符及光盘,并告诉看后广泛传阅会得福报。我把兄弟、姊妹及亲戚、朋友、同事分批趁子女上班时,请到家里看真相光盘,他们看后非常震惊,叮嘱我注意安全。二零零四年《九评》出世,用事实证明恶党的罪恶,讲清了它们欺世盗名的惯用手段,揭露了它们反天、反地、反人类,反正信的邪灵本性。

新的正法進程要求更高了,自己如何跟上正法進程,必须严格按照大法归正自己,同化大法,用大法开启智慧,讲清真相,揭露谎言,救世人,促三退,广传《九评》,唤醒世人。但由于自身党文化的余毒,怕人不理解搞政治。幸好由于长期没有脱离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受益匪浅,敬重那些精進同修,受到启发放下自我,救世人。

我开始把《九评》放到各种经营门市部。有一次我把真相资料放到和我同排坐着休息的陌生人的衣包里,她觉察到,摸出来又放進去了,望了我一眼,没吱声起身走了。我注意她的去向,看见她把真相资料扔進垃圾桶,我见状很难过,准备赶去捡回,巧遇另一人看见捡去了。此事后我决心把《九评》和真相资料光盘当面交到有缘人手中。我做到了,但数量不多,每次出去带上几本《九评》和几套资料及光盘,讲真相后再送。有人听真相后同意三退,但不要资料,有人听讲后乐意要资料和《九评》,告诉他们一定要珍惜认真看,广泛传播真相,福寿齐。并告诉资料来之不易,一定要爱惜,并有收藏价值,是个无价之宝。我和同修配合每天出去三个小时左右,给休闲人员,过往行人,打工的,也有各行业的讲真相,主动和他们攀谈,根据对方情况然后归类讲真相,一般一对一讲。每次能劝退几人,最多劝退过九人,有时怕心还是存在。比如碰到七、八人就不敢大胆放开讲,怕有人反对会影响全部,因我曾经给五人同讲,就发生过这种情况,所以就有了不能跟多人讲的这个心,得救的人也达不到大面积的突破,和明慧文章中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太大。我给一位石油局的妇女讲真相,她告诉我她是一名邪党多年培养的干部,不信我讲的。我讲大法强身健体,净化心灵,没有任何企图,只为别人好,师父要求修炼人无私无我,放下自我救人。她态度生硬的说反党反政府,嗓门提的很高,为了安全我离她而去。事后静思师父讲法“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的流泪。”(《新加坡法会讲法》)对照自己善心不够,真相没讲到位,离大法要求差的很远,必须静心学法,用法对照,要求能做到一思一念不离法,一言一行证实法,奋力赶上正法進程。

我和同修配合讲真相共讲退了八百七十多人,后因同修家庭状况,时间统一不了,我们就分头单个讲了,分开讲后至今我讲退了一千一百二十人左右,我是个初小毕业生,认识差,悟性低,文化水平有限,受同修文章启发,写出来找差距,跟上正法進程。

在伟大神圣威严无量慈悲的师尊的呵护下,在这部宇宙大法的威力加持下,《明慧周刊》同修辛勤付出的启示下,我坚持走到了今天,深深的感激师尊,感谢《明慧周刊》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