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

得法

我九七年得法。得法前有一天在街上碰到一位同修,问我你得法了吗?我说啥叫得法?同修说得了法师父就管你了,还给我举了几个例子。就在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有一块田园种的都是架豆角,结的滴里嘟噜的,我就脱掉上衣,摘了满满的一包,怎么盖也盖不严,从园子里出来后,罚了我二十五元钱。醒来后,我反复的想这个梦怎么这么清楚呢?噢(当时我正开商店),原来我進货时人家多给点什么我也不吱声,多找了钱也不吱声,偷偷揣兜里,后来通过学法,明白了法理,改掉了坏毛病。

开天目

得法前我有许多疾病,由于体质过敏,好多药都不能吃,医疗效果不佳,所以就选择了练气功(练了某功),由于我的天目没有堵死,当地气功协会为了弘扬气功,有什么活动都让我参加,还教我怎样透视人体。谁哪里有病,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也都心服口服,我的心里美滋滋的。一条大蛇看见了,就上了我的身体,后来我再练功就不管用了。所有的旧病都复发了,最让我痛苦的是结肠过敏,吃不对付就拉肚子,还伴有腹绞痛,疼的我眼前发黑、满头大汗,难受的黑天睡不了觉。怎么办呢,因为当时不知道真相,就知道练功不管用了,所以我便在公园里到处找能治我病的功法,有一天看见了炼法轮功的人在那炼功,我便跟着炼了起来,到了下午就觉的身体非常舒服,于是我便炼了起来,还请了《转法轮》。人家看了《转法轮》都觉的这是一本天书,都说,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看了却说:完了!完了!坏了!坏了!(附体说的)。有一天睡觉的时候,看见我的场内红光照着一片红,我侧身躺着,师父将象胳膊粗的一条大蛇从我的身体内清理出来,连我的脚丫缝里都清除的干干净净。过了几天,我的前额就象演电影片断那样的,一道道白光不断的闪烁,一天早上醒来看见一只大眼睛,里边的眼珠是透亮的,当时只知道天目开了,后来才知道,那个透亮的眼珠是通道,因为师尊在《转法轮》里讲了:“有的人天目没有堵死,他具备了通道” 。

由于受邪党的毒害,我不信神的存在。得法后我接连不断的看见漂亮的仙女,还看见一位老者头上梳着髻和一位漂亮的仙女挎个笼筐在天上飞,还看到了亭台、楼阁呀等等。我的大脑就承受不住了,每天都在炼功点上对人家说我看到了什么什么了,辅导员看到了说这是气功态,告诉我多学法。由于我深入的学法,这种状态很快就过去了,可功能却接连不断的出现,有一次炒菜时想拿出一个大一点的碗盛菜,还没等拿呢,这个碗已经到眼前了,开始我还以为记错了。记的最清楚的一次,我的上衣兜坏了,我想回家缝上,到家后却怎么也找不到坏的地方。

我有一个一瓦的小灯坏了,我想明天到商店买一个,就在当天夜里睡觉时,好象有人碰了我一下,醒来后看见灯亮了,还看到了灯神,这位灯神是个女的,后来又来了表神,是个年轻小伙子的模样等等,等等。

证实法

师父说:“这么大的法被人随意破坏就不应该去表达一下意见吗?”(《新西兰法会讲法》)看了师父的这段法,觉的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有责任去证实法,向政府表达一下意见。当时听同修们说:去信访办的同修还没等说什么,就被绑架。我想我去天安门去打横幅,向世人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特务们绑架了。后来才知道是怕心造成的。因为师尊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一文中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啥也没做就被绑架了,不行!不能白来,这时恶警们就把我送到了天安门广场旁边的一个派出所,那里抓了许多同修,都不报姓名和地址,我想我该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就说:你给我写上,我叫某某某是某某市来的,我想和政府说法轮功不是邪教,他强身健体,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希望政府给我们一个宽松的环境,让我们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那里的警察说:它(指政府)让你们炼得有一个过程,它刚说完不让你们炼,马上就说让你们炼?得有一个过程。后来我就被送到我所在地管法轮功的二处无理拘留三十天。每当我想到这段历程,就觉的很遗憾,由于当时的怕心没有做出打横幅的壮举。

旧势力的迫害与干扰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和同修挂横幅时,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拘留所,当时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该绑架我,就绝食抗争。九月又被送到劳教所。五个月的绝食使我身体受损,在劳教所体检时,低压一百四,高压一百六,还伴有缺钙型抽搐,劳教所不收,当地“六一零”给了一千五百元好处费,在利益的驱使下,劳教所收了我。这时我就求师父说:师父救我,我不能呆在这里,应该在外面救度众生。迷蒙中看到一个场景,让我觉的师父不要我了,我没有修炼的路了,这种想法被邪恶看见了,就在我抽搐的头脑不清时,犹大们逼着我,让我抄她们拿来的保证书(后来才知道是三书)。在劳教所的日子里,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无名的落泪,后来她们拿来劳教所里的一份说是“转化”了才让看的一份文件,里面有一句话触动了我,说:是你自己要到劳教所来的,你心里有什么不平衡的呢?噢,原来我和它们有约,邪恶达到了目地,用它们的话说:“走完了我的修炼历程”。

二零零二年一月让我回家了。我想起了“七•二零”以前师父的长春讲法录像带来了,就在去同修家看录像的路上,一个声音对我说:别修了,修不成。可见旧势力毁人的险恶用心。

同修们知道我回来了,拿来师父所有的新经文让我看,看后我哭了,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造就我的法。后来看到师尊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一文中说:“在编造假经文、不许学员睡觉、栽赃陷害、造谣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骗、高压下,一些学员在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下了什么所谓的“不炼功”或“悔过书”之类的东西。这都不是学员内心真实的表现,是不情愿的。虽然他们有执著,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可是对一个修炼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认这一切。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从新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此时应该做的,同时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使学员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

由此我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前程,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所有写的不符合法的一切作废,又回到了法中。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下面我再说说旧势力是怎样干扰我的。二零零三年初,在我床边的墙上有一个亮点,开始我还以为抹墙的泥不干净,由于这个亮点的出现,我每天晚上睡不好觉。记的最清楚的:有一天一个乙字形的怪兽来到了另外空间我的家,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我和我穿的衣服一模一样,房间的格局和摆设和我这个空间的家一样,只是放洗衣机的地方没有洗衣机。另外空间的我说:它是冲着金屋来的(那里没有东西南北),金屋有它的蛋。我对另外空间的我说:你为什么不把它清理了呢?他说没有。这时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经文来了,师父说:“大法弟子有的时候会经常看到眼前象一个很亮的金星在划过,那就是。”看到这,墙上的亮点变成了一个小金人,非常快的滑下去,当时我连忙喊“灭”,那个亮点不见了。

还有一次我拉肚子(消业),一个声音对我说:你卧床吧,卧床你就圆满了。我跟干扰的生命说任何生命都不配干扰,只听师父的,从此没再回音。过后我找到了自己有执著圆满的心。

学法小组

师父在加拿大法会《贺词》中写道:“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没走出来的学员纷纷走出来,想参加集体学法。就在我家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在这个小组里谁也不说别人出了问题,都找自己,在我们学法的屋里,有学员看到墙上都是各种形态的功,所以她们说:一進这个屋都感到非常舒服。在这个小组里有一位学员来时,头上牛皮癣的硬痂很厚,听她说话得知她思想中还有其它功派的东西,大家从法中一个一个帮她破除,这位同修得到了提高,头上的硬痂没了,身上的癣也少了许多,哮喘病也没了。

小组里有一位学员眼神不好,同修们争先恐后帮助她,没有怨言,只要学法日就接她,还协助她发资料。在我们小组里这样的事很多,大家都觉的提高的很快。

救度众生

我每次发资料前,都发一念:救度众生,邪恶看不见,让看到真相的众生得度;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发完资料回访时,都看到得到真相资料的众生认真的看,有个别不看的人都恭恭敬敬的放在一个干净的地方,我便把他拿来再送别人。

有一次和同修一起发资料,想发那两个单元,可门前有一个人坐那不走,同修说我想让他進去,我说我也想让他進去,一会儿就看那个人拿着板凳上楼去了,我们顺利的发完了那两个单元。

还有一天下大雨,在家怎么也呆不住,没办法,到银行开支去吧。由于下雨,打了一辆三码车,在车上我和司机说你听过法轮功吗?他说法轮功反党反社会主义,我说不是,你看现在人多坏呀,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可它的根源恰恰是xx党让人不信神,不相信善恶有报造成的,能让它永远坏下去吗?再说一个人如果杀了人就要偿命。xx党仅在八九年“六四”时就杀了很多大学生,它不该偿还吗?灭它时它说把命交给我的人我都得带走,你在入党、团、队举手宣誓时说:“时刻准备着为××主义奋斗终生。”你不就把命交给它了吗?现在神为了救你的命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退出来,小名、化名都可以。他听后说我明白了,你给我起一个能发财的名吧,我姓某,我说就叫某鑫鑫吧,给他退了队。

修炼中,我们经历的太多,太多。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在师父的呵护下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想说的实在太多,由于篇幅有限暂写到这吧,在写的过程中几次落泪,总觉的师父的慈悲千言万语说不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