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的遗传肝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由本人口述/同修代笔)我叫曹华妹,女,今年四十三岁。江西省都昌县人。从小体弱多病,生活艰苦,在娘家上过三年小学,十二、三岁就随父亲外出帮工,在工地上挑砂、挑砖,吃了不少苦。后嫁了个忠厚老实的丈夫,长期靠卖苦力度日,日子尤为艰苦。

我娘家人有遗传病史,祖父、父亲都是五十岁左右患肝病去世,兄弟姐妹都有大、小三阳,带乙肝病毒,我也没能幸免,四十岁不到,这可怕的乙肝病就发作了,求医问药,钱没少花。没好上一年半载,病又复发了。一连三、四次,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生活真是贫病交加,苦不堪言。头两次在外地打工,好不容易挣的一点钱,让我治病都给花光了。当第三次病再复发时,生命已经出现危险了。

2008年12月份,我在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二十多天,肚子渐胀渐大,东西也慢慢吃不了。医生说:最好到北京、上海等大医院治疗试试,也许有40%的希望,三天之内不走恐怕再走也就没用,同时,下了病危通知书,一天四次催我转院。

我的生命好象走到了尽头,心中的悲苦有言难诉。我嫂子是大法弟子,曾经经常给我讲法轮大法美好的故事,因我听信了电视邪恶谎言的宣传,心中对大法一直有抵触情绪,哥、嫂给我讲真相的时候,我大多数是碍于情面,并没有真正的听入心里。但是,嫂子始终都没放弃过我给我讲真相。

面对如此可怕的乙肝疾病,我的丈夫、儿子都担心传染,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我嫂子毫不忌讳,半点都没把我当成会传染的病人,真心诚意对待我,耐心看护着、照顾着我。

出于内心的感动,我听信了嫂子的话,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向嫂子坦诚地说:我错怪了大法师父,我曾经甚至不放心儿子去嫂子家,害怕会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可见我受邪党电视毒害太深了,真正错怪了大法、错怪了亲人,不辨善恶,不明是非。

面对嫂子无微不至的关怀,我的心如沐春风,于是我真的诚心念了一夜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我面色好看多了。后来我就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渐渐地好转,医院也不再提转院的事。

二十多天后我就出院了。我出院后继续吃药,定期检查,在家休息调养,饮食起居特别小心,连冷水都不敢沾。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信基督,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每当做礼拜的时候,都虔诚地去教堂。当我出院后,还是放不下基督教,继续到教堂做礼拜,渐渐地把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丢在了脑后。以后,任凭我小心翼翼,护理得再好,身体状况还是每况愈下,在劫难逃。

出院六个月,我的病再次发作了,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又住了二十多天的医院,在医院,我有时一天都要晕几次,肚子也大得难穿衣服,人都变形了,成天千儿八百地花钱,病情不但丝毫不见好转,相反还越来越重。丈夫、儿子到处找亲戚、朋友、熟人借钱,都借遍了,再也借不到钱了。家里人都为我流泪,已经无法可想,我自己也想这次算是死定了,常常暗自落泪。

我想,医院救不了我了,耶稣也救不了我,丈夫更是束手无策。尽管如此,我的哥哥、嫂子仍是一如既往,对我不舍不弃,把我接回了自己家。我坐过的凳子,摸过的东西,人家都不敢碰,嫂子硬是跟我同睡一床,陪同我学习《转法轮》,听师父讲法录音,时刻守在我的身边,叫我一定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三天后我的脸色更加难看,似乎病情更加严重,姐姐、妹妹都劝我回自己家,丈夫也打退堂鼓,我更是没有主意,既担心哥嫂、侄女被我传染,更怕自己随时会死在哥哥家。但是,哥嫂丝毫不被我的表面症状所带动,耐心的开导我,并举出许多修炼大法病情一扫而光的例子,引导我,只要有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一颗心,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因此,我才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

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大法师父的无量慈悲,我用尽人间的语言难以表达。我的信心得到加强,放下了生死之念,不断的学大法,坚持不懈的炼功。就在第六天,我开始不断的小便,嫂子说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是好事。我的精神明显好转,腹胀也消了,脸上也开始红润了,吃饭也越吃越有味。

在哥哥家我共住了十八天,身体感到比没病前更好,回家后,我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坚持学大法、炼功,不到一个月,我又开始帮工做重活,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感谢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佛度有缘人啊!

我放弃了信了二十多年的基督教,真正走进了性命双修的大法。现在,我已经修大法快一年了,我再也没吃过一分钱的药,并且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紧跟师尊返本归真,精神无比的轻松。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中共电视报导的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共产党的谎言骗了我,也毒害了社会,共产党才是真正的害人精。我把我亲身经历写出来,是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佛法,是真正救人的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