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出隐藏的色欲之心 不给旧势力迫害留把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家也是一个修炼之家。从风风雨雨中能走到今天,时时处处都深感师父的慈悲呵护。

由于自己在实修方面对法认识不足,十年正法修炼中,我六次被非法关押,虽然没有被“转化”,但是每一关、每一难都过的剜心透骨。虽然知道是自己有执著,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多次迫害,在邪恶的黑窝(洗脑班、劳教所、劳改营)里,虽然天天背法,时时发正念,有机会就讲真相,同时也在向内找自己的执著,但自己始终存在一个疑问:每次被迫害都能正念闯过来,为什么还屡次被抓?我找出自己有强烈的干事心、证实自我的心、私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对时间与亲情的执著、爱听好听话、还有对恶警、恶人和邪悟者存有仇恨之心,等等,每次被迫害都找到一大堆执著,但还是屡屡被迫害,虽然每次都正念正行闯出黑窝,又溶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但还是觉的自己应该深挖一下了,六進六出,肯定还有根本的执著没找到。

这次从黑窝里出来,回到家中,我认认真真的学了师父的全部讲法和明慧网发表的专题文章,当我看到明慧汇编的《修心断欲》中有一篇:《我的教训,色欲之心不去是很危险的》文章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一颗被忽视的色欲之心,再仔细向内找,使我大吃一惊,原来自己这颗色欲之心那么隐蔽,长期以来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意识到。

我年轻时曾与一位男同学有过一段书信交往,但当时因为我的家庭出身不好和其他原因,我俩阴差阳错,各自成家。受道德良心约束,我俩没有任何交往,我和丈夫的关系也很和谐。虽然我不再和他来往,但和他的交往时的书信中一些语句时不时还在我脑海里浮现,时常把那段交往当作美好的回忆。但我自认为我们之间只是纯洁的异性朋友,没有任何妄念。

得法后,我给他送去了大法书,没想到他们夫妻信基督教,未能接受大法,我为此感到很遗憾,临走时他妻子很热情,送我全家一人一双绣花鞋垫,他姑娘还送我一张自己的照片,现在想起来也不是偶然的。长期以来由于自己在色欲问题上对法理认识不清,只认为男女之间有不轨行为才算是色情之欲,所以在男女关系方面就特别注意。修炼后夫妻之间也一直守身如玉,所以还认为自己这方面修的不错呢。

看到师父讲到:“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及明慧网文章的启发下,使我如梦方醒,原来我心里还隐藏着色欲这一根本的执著:肮脏的色欲之心。让旧势力一次一次的抓住把柄把我拖入黑窝迫害。这个隐藏很深的肮脏念头被我真正认识到后,真是后悔的让我捶胸顿足,色欲之心害的我好苦啊!修炼前被它所缠,修炼后被它所害,遗憾的是一次次被绑架,反复的深挖内找,可惜的是在黑窝里浪费的数年时光竟是这个隐蔽的、表面上没有构成事实的肮脏心理造成的,当然很多执著也没修去,但关于色欲之心,师父讲的这么清楚,自己竟没有察觉,害的我好苦!认识到后,我立即从一思一念中抓住它,用坚定的正念清理色欲在我思想中的痕迹,彻底清除它,并且把他以前送给我的物品全部扔掉,快刀斩乱麻,一刀两断。悟到做到后,我在一次发正念时看到一种景象:在我的大莲花手印中,出现一个男性的头,半黑半白的头发,披头散发,没有身体和面部,就是这个色鬼,害了我这么多年,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灭!灭!灭!三个灭字一发出,这个恶鬼色魔立即消失遁形。我是关着修的,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景象,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看到色魔在另外空间的表现,认识它对修炼人的危害。

师父讲:“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写出这段沉痛教训和经历的目地是,也想提醒在修炼中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一定要重视深挖执著,清除色欲,免得邪恶钻空子迫害,提醒那些在色欲方面已经构成行为事实的同修,更要痛改前非,层层空间的神都在看着我们的一思一念,失去千万年等待的、亘古未有的师尊亲度机缘太不值得。救度众生时间紧迫,不能因为这些肮脏的东西和念头毁自己、毁众生。千万不要给自己修炼造成遗憾,千万不要象我一样糊涂。

这是我第一次突破不会写文章的观念,写的第一篇交流稿,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