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修炼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因为按走入大法修炼的日子来算,我已得法十一年了,应该算是一位老弟子了,但是自己在这十一年中并没有真正的同化大法升华上来,而是走了很多的弯路、犯了很多的错误。真正走回修炼是在零八年的九月底,我修的不好,只是谈一下自己走回后对法的浅薄认识。

一、不站在法上修,错误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我是一位年轻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后,虽然自己也多次走出来,上过天安门去过信访办,也曾从看守所绝食闯出来,但是由于自己并没有对法理有深刻理性的认识,对法不坚定,再加上不知道向内找,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人心与观念,把这场迫害当成是世间的邪恶政权组织对人的迫害,内心承认了迫害并消极的承受着。最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前新安劳教所),因以前在别的看守所被电棍电过,在调遣处恶警拿着三万伏的电棍在我眼前晃时,怕心使我认为这样的关、难自己承受不了,过不去只能“转化”,虽然是违心的,但自己认为“转化”就是对大法与师父的背叛,只有被销毁与解体的份,同时又觉的如果自己去寻死也会被邪恶利用来抹黑大法而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就这样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苟且偷生的活着。

非法关押结束后,我回到了正常生活的环境,但是迫害的阴影始终缠绕着我,加之生活学习的环境仍受监视,同时觉的自己这么差劲不再相信师父还会管我;还有,对邪党产生了深深的仇恨,恨它掀起这场迫害让全民都参与使修炼者在世间难以生存,恨它用如此卑鄙的“转化”手段让修炼“真、善、忍”的人自己违心的揭批师父与大法,恨它们用种种酷刑及非人的精神折磨迫害对大法与师父仍有正念的同修。在身心遭受迫害的巨大痛苦、面对貌似强大邪恶的无奈无助、对人生前途的失落无望,我该怎么活着?我没有信师信法从法中找答案而是采用了在人中寻找答案和解决办法的方式。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我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位也反对邪党且貌似“正义”的人士,随着不断的信件来往,我所有的人心都在他那里得到了满足和安慰,我由对他的敬佩渐渐的产生了爱慕,最终在他有计划有预谋的诱骗与勾引下犯了重罪。他家在南方,当看到他妻子妒嫉的眼神,还未泯灭的良知使我深深的愧疚,我才明白为什么师父说:“想过好日子,可能就要损害别人的利益,可能就助长人的自私心理,可能就占有别人的利益,欺负别人,伤害别人。”(《转法轮》),原本认为自己追求美好的爱情是无可厚非的,直到那时我才真正认识到自己伤害了别人。几经思想斗争,我向他提出断绝这种不正当的关系,换来的是他对我百般的刁难与侮辱,我自认为自己犯的错要自己偿还,默默忍受着。后来二零零八年一月南方遭遇特大雪灾,铁路被封火车停开,许多外地人排几天几夜的队伍才买到车票,却又不得不去退票。我得到了飞机票,坐飞机的当天,高速公路因大雾被封,我已经打消了回家的念头,这时听说可以坐新开设的动车组去机场。就这样我准时登上了飞机,出乎我的预料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二、师尊慈悲安排与呵护,使我从新走回大法

虽然离开了他,但是对他的爱、恨、情、仇不断涌来,时而陷在甜蜜的感情中不能自拔,时而想起对我的羞辱又泪流满面……离开了他,但感情和精神仍受着折磨。想不通为什么我的一片真情换来的是满身的伤害?实在是想不通。就这样我在家以泪洗面近三个月,最后我感到自己精神都要崩溃了,再这样下去我就变成精神病了,才开始一点点自拔。

有一件事情令我记忆犹新,就是在南方那个城市找工作时,我看到有一个自己的专业、能力都符合要求也很适合自己的职位,于是進行了充份的准备去面试,但是坐车途中竟然没听到报站误了面试时间,结果以名额有限的原因没有录用我。一直对此事疑惑不解,自己竖着耳朵怎么就没听到报站呢?直到我在家乡找工作时才知道那个工作是干传销的。师父关于传销的讲法顿时打到我的脑子里,我豁然明白不让我找那个工作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原来师父一直在管我,看护着我,也明白了这次能回到家乡也是师父的安排。

后来当地招生考试,我没有任何心情随便复习了一下竟考上了,接下来培训安排在我曾认识的一位大法弟子家附近。那位同修正念很强,曾多次正念闯出魔窟,我很敬重她,于是来到她家。她让我看师父的经文、周刊、《修心断欲》小册子,当看到小册子中那些走过弯路的同修另外空间的可怕下场及师父再三的告诫时,内心很震惊很沉重,看到师父要求要将此事曝光出来,顿感爱面子的心死死的阻挡着我,可是又看到了同修引用师父的话:“你知不知道我在等你?”我的心震撼着,仿佛此话就响在耳边,这句话象当头一棒敲醒了我。正念与人心激烈的角逐后,最终放下了面子,我鼓足勇气向同修曝光此事,迈出了回归的第一步。

由于十年多来自己都处在脱离法的状态,对师父与大法的感觉陌生而又遥远,常常看到同修的交流中谈及对师父的感恩与赞颂,自己却没有这样的体会。于是我从同修那里借来了《忆师恩》,当看到师父把家人丢在垃圾筒里的老白菜帮捡回来做成菜、将掉在地上的米粒送到嘴里、吃弟子剩下的面条时,当读到师父为了传法节省经费每天都只吃方便面、只有一套衣服每晚洗了第二天再穿上、和外地赶来参加传法学习班的学员同样住在睡觉时老鼠满身窜的旅馆时,当看到一个个生命垂危的病人在师父神奇的法力下从获健康而师父却不图任何回报分文不收时……震撼、感动、敬仰与痛悔的心情交织在一起,泪如雨下。原来大法师父这样的高尚伟大、这样的慈悲众生。虽然十多年了大法书就在身边却没有珍惜修炼的机缘,自己都为自己痛心不已;好羡慕亲眼见过、跟过师父的弟子,觉的他们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幸福;同时感到,这么伟大的师尊,如果此生不能做他所要求的人,不能按照他的教导升华自己的境界,不能在精神上追随他,那将是一个生命永远的遗憾与深深的痛悔。

之后我又看了《我们告诉未来》九集系列节目光盘,为大法弟子对真理的坚定与舍生捍卫而落泪,为短短几年正法洪势的迅速推進与在世间的表现而感慨,为师尊带领着众弟子在巨大魔难中依然救度众生的种种壮举而赞叹!我心底生出要真正坚定修炼大法的愿望,我也想做里面那样的弟子。

三、从法上认识这一切

自此我开始严肃对待自己的问题,回顾自己十多年走过的路与这次错误的一思一念。我反思自己是怎样对那个人产生依赖的,是因为我没有认识到这场迫害是对修炼者的邪恶检验,是冲着人心而来的迫害,我的理解完全沦为某政府某党派对人的迫害,因而我在人世间寻找解决痛苦、求得保护的方法,其基点已完全偏离大法。

因为我的色欲情不去,旧势力就利用那个人的坏思想使他变的更坏,从而达到同时毁掉两个人的目地。他最初因我被迫害的经历还萌生出要修炼的念头,他由开始的“好”变为后来的“坏”都与我有直接关系,所以我对他是有责任的。但是当我想归正自己的行为并劝说他时,他之后的表现与行为那是他真实的内心写照,他自己的错误也是一定要自己承担的。

起初我是恨他的,因为他不仅毁了我的后半生也毁了我的修炼。随着法理的升华,我放下了对他的恩怨情仇。师父用最大的慈悲救度旧宇宙中的众生,不计生命历史上的罪过,也不看一时一世的表现。这一点上已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印证,在我犯下重罪之时,师父没有放弃我,而是给我以希望,鼓励我、加持我,使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新生。现在我也要尽自己最大的慈悲对待他,放下一切自我,圆容师父要的。自我走回后,再也没和他联系过,但我内心真诚的希望他能够认识自己的罪错并悔改。他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不要因一时的错误或我俩之间的恩怨错失生命久远等待的大法与修炼机缘,使自己的错误成为生命永远的错误与遗憾!

在劳教所里我“转化”了,结束非法关押后并没有真正的在法中修,旧势力虎视眈眈,没有安排再抓捕我去邪恶黑窝的迫害,就钻我在色欲情上的巨大漏洞,无论什么迫害形式旧势力的最终目地是想彻底摧毁我对修炼的正信与信心,从而毁掉我。当我向同修曝光自己肮脏行径时,她们很震惊,觉的我这样看似单纯善良的女孩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这给社会将造成多恶劣的影响?连我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我都不明白这些事情自己是怎样干出来的,负罪感、羞耻感、给法抹黑无法弥补损失无法偿还业债的恐惧感,使我撕心裂肺的痛苦,痛不欲生。我想到了死,但是转念又想真死了那不正中旧势力的圈套、给大法抹更大的黑吗?如果我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走好今后修炼的路,那才真正的证实了大法的伟大——犯下男女关系重罪的生命,只要真修大法都能够修成光焰无际的伟大的神!

由于自己放纵色欲情,错误的认为只要没有发生实质的行为就不算错,正是这种想法让我已身陷险境却不自知,从而更无法认真的对待自己的一思一念,为自己埋下重大隐患。加之邪党社会开放性乱,使世人都不知道做人的标准,以为追求感情与肉体刺激是天经地义的;又因为家庭原因从小没有这方面的正统教育,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道德约束下胆大妄为、无知无畏的犯此重罪。

我不断的向内找,是自己求安逸、懒惰、怕吃苦、贪图世间所谓幸福的为私为我之心,导致我在法中不能精進、不能严格要求自己;是爱面子、虚荣心、求名的心使我不敢坦诚面对自己的问题,而是掩盖再掩盖着,这样一步步脱离大法走向危险的境地。认识上来了,不好的物质一层层的去掉,我的内心清净起来,渐渐分清哪些是思想业和后天观念,怎样在法上认识所发生的一切。用法审视自己对这些事情的每一个念头,对法的认识也渐渐成熟起来。

邪恶想利用这可怕而巨大的魔难彻底毁掉我,但感谢师父慈悲给我机会走回来,并能从内心深处反省、审视自己的修炼;使我深刻的体会到末劫乱象与世间险恶,从而更坚定了修炼的决心;我真正认识切身体会到色欲情、为私为我、追求所谓人间幸福的可怕!

走过这些魔难,我明白了,无论走过怎样的弯路、犯过怎样的错误,只要能从法上认识上来,心性提高上来,就把坏事情变成了好事。这一切都源于师父,源于大法、同修及向内找。内心充满着对师父巨大承受和洪大慈悲的感恩,以及对大法无边法力与无限圆容的赞叹!

四、法中精進,讲真相有了突破

那位同修让我住在她家,为我提供了没有干扰、充满正念的修炼环境,我开始认真从头学法,看师父所有的新经文、各地讲法及师父评语文章;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明慧编辑部的文章,我才发现早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编辑部就写过《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维护大陆资料点、上网点的稳定运行》,文章指出男女关系的问题,虽然自己零五年有机会能够看到明慧网却没有重视编辑部的文章,没有看过此文,不珍惜明慧真是巨大的损失呀。

学法炼功发正念每天都在做,唯独讲真相迟迟突破不了。不知道讲什么、怎么讲,怕旧势力以我犯过的罪错为借口加大魔难迫害我,如讲真相的时候会不会被人举报、再被非法关押?我向同修道出内心的想法,同修告诉我要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即使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迫害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想起师父在法中讲过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根据学员的心性安排的,只要我想过就能过去,这样自己心里稳定了一些。

我们用了一周的时间把《洪吟》、《洪吟二》按照目录的顺序都背了下来,尤其是《洪吟二》中的《扫除》、《快讲》、《清醒》、《大法徒》等让我感到讲真相救众生的重要与紧迫。同修拿来了明慧网上劝三退经验交流小册子,我一边学着,一边想不能一拖再拖了。在去菜市场的路上我反复默背着《洪吟二》〈道中行〉和〈怕啥〉,那次买菜我带回了三个人的三退名单,劝退过程中没有丝毫的怕心,脑子里空空的。同修为我的進步而高兴,我也为背法能快速突破怕心感到神奇。

我一直很敬佩正念正行闯出魔窟的同修,都是修的这部大法,为什么他们能走过这场魔难,而自己就不行呢?为什么他们面对邪恶那么的坦荡、毫无畏惧,而自己就怕的要死呢?我向这位同修请教,她告诉我要多学法,还有如果天天都能上明慧,坚持一个月下来你就会感到提高的很快,她还叮嘱我说我刚走回来,一定要多和同修接触、交流,千万不可离开大法和同修。

回到自己家里,刚开始还挺精進的,后来就懈怠了,学法时常冒出不想学的念头,讲真相前怕狼后怕虎。想到师父给我们留下了集体学法交流的修炼形式,再加上自己一个人很难精進起来,我必须有集体学法这样一个环境。当即和一位亲戚同修在我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虽然只是两个人,那都不一样,短短两个星期的时间我俩就感到比一个人学提高的要快的多。周末休息时我俩就配合着到外面讲真相劝三退。

后来在别的同修帮助下我们认识了另外的同修,每周在她家学一次法,学法的人多了,四到六人不等。别看每周只有一次,但是学法中不懂的说出来,认识模糊的讲出来,看到不符合法的地方指出来,大家就是这样互相帮助、促進,共同提高着。每次集体学法时,同修们都带来好东西:有条件得到零钱的同修拿来了真相币,上面印着彩色的莲花和“法轮大法好”、“佛光普照”及“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等字样,能接触资料点的同修带来了最新的光盘,还有的拿来了不干胶贴、传单、小册子等等,有的同修向大家推广在没有资料的情况下怎样手工制作的经验。大家交流着讲真相中的经验心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办法和方式,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每次离开学法小组都感到心性在提高,每次离开都感到正念更足,每次离开都带着救度众生的资料满载而归!自从我走回来后,就再也不愿失去这样的环境,每天都盼着集体学法的那一天,每周都把事情安排开给那一天让路。

在这从新走回的一年时间里,我一共劝退了八十八个世人,虽然没有达到一天救一人的基本要求,与那些救下成千上万人的同修更是无法相比,但是我相信只要自己坚信师父与大法,不断在法中精進,就会做的越来越好。

五、浏览明慧,受益良多

我想起同修提到跟随明慧的事情,我也想上明慧网,可家里没有网线,也没有电脑。我想到我今天能有一个收入不低、上班不忙的工作都是为了我有更多的时间学法修炼,有更好的经济条件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安排的,我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收入开创上网环境呢?就这样在亲友的帮助下我买来了电脑、拉上了网线,用以前保留的破网软件,终于可以自己独立的浏览明慧网了。每当心情不好时,打开明慧看到理性认识的文章,就觉的思想中的结被打开了,心情开朗了;每当信心不足,又陷在所犯错误的自责和自卑中时,看到明慧上同样犯过此错误的同修精進修炼后发生的巨大变化,就使我满怀信心的对待修炼、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好;每当讲真相感到没有突破口时,看到明慧上的经验交流,就又有了新的启发和心性上的认识。尤其是神传文化中的内容,对没有道德约束缺乏这方面教育的我来说,更让我受益匪浅。我明白了具体做人的规范与准则,尤其是古人在男女关系的正反两方面的例子,更是时时警醒着自己,归正着我的一思一念。

看到明慧的交流文章《背法的故事》,对我触动很大。特别是这次走回来后,学法时来自自身空间场的干扰非常大,不亚于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另外空间对我的干扰,要么是学法不入心,要么是学完了合起书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自己看书时看着看着就没有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看到这篇文章我如获至宝,决心自己也要背法。背第一讲时还算容易,可是到了第二讲就非常困难,有时半页长的段落我却要用两个小时才能记住。坚持一段时日后,每次再打开《转法轮》准备背法时,身体都会一阵发热,时间很短只有几秒,但是每次都出现,我想也许是我身体内的众生为我能学法背法而欢呼雀跃吧,或者是师父在鼓励我。

有一次背法中出现了严重的干扰状态,背着背着就失去了意识,缓过神儿来后脑子闪出睡一觉的念头,我就跟着人的这个观念睡过去了,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后内心极度不安,心想自己走回来的已经很晚了,正法都快结束了,我怎么还在背法的时候睡觉?另外空间的干扰明明是不让我背法么,法都学不成了还怎么修呀?心情十分沮丧。再加上那两天三点五十炼功没起来,早六点的正念也被睡过去了,因为睡前想着请师父一定叫我起来炼功但是都没起来,这时我又认为师父不管我了,绝望与无助席卷而来,我立刻感到恐慌,师父不管我了,我怎么修?修不成了,越想越绝望越痛苦,最后冒出这样的念头:别修了,干过那么多错事、这么差劲的还修什么呀。想着想着突然觉的不对,难道师父这么苦心慈悲的把我领回从新修炼的路,自己因为没按时起来炼功发正念就是师父不管我了吗?我又这样轻易的放弃、不信师不信法,对的起师父的巨大承受与付出吗?直到那一刻才分清告诉我师父不管我了的念头不是自己,而是邪恶阴险的在离间我与师父大法!想起“转化”后不再相信师父还会管我、要我的思想,从那时至今都把它当成了自己,都在旧势力安排的思维中对师父对大法造业。悟到这一点,正念渐渐升起,我从新回到大法书前,接着往下背。这时奇迹出现了,自从结束非法关押后,我就感到脑袋、身上有象很厚的硬纸板一样的壳包裹着我,学法、请同修帮我发正念,却收效甚微,我想这是自身的问题,别人帮不了我,只能靠自己,但一直是这个状态没找到问题所在。七年了,却在这次背法中,它们象洋葱皮一样一层一层的往下脱。我真切的感到它们很顽固、粘腻,从我的耳朵、大脑中落下去。这些败物消去一部份再背起法来就不象先前那样阻力大了,这件事情更坚定了我背法的信心。

六、帮助同修开创上网环境

我把明慧的重要讯息及时的通知了学法小组的同修,也讲述了自己能上明慧的美好,亲戚同修当即提出也想自己上明慧,还有年纪大的同修想先学些基本操作,等时机成熟了也要上明慧。我很高兴,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每日跟随明慧,整体提高将会多快呀!

我来到了明慧网推荐的天地行技术论坛,下载了加密系统的教程及软件,自己有一点电脑基础,但是这样复杂过程的软件还是让我有畏难情绪,教程写的很详细,我看完后却觉的理不出头绪,很多专业术语让我一头雾水;安装过程已经给设置成“傻瓜”式的了,可自己还是不敢碰它。反复读了教程不下十遍后,把所有需要注意的方面列了出来,过程一步步怎样進行在纸上勾画出来。从正版操作系统到工具启动光盘,从防护软件到破网安全,每个必用的软件都按照天地行论坛的要求备齐,并学习它们的安装、使用、注意事项等问题,这段准备过程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当软件设置不当导致系统无法运行时,当使用英文版软件中途出现问题而找不到解决办法时,当电脑无缘无故出现问题找不到原因时,焦虑、烦恼、埋怨、委屈一下涌上心头。我想是旧势力的干扰,盘起腿发正念,心里和这种干扰顶着干,可是没有效果。弄来弄去焦头烂额,一个问题没解决接二连三又出新的问题,最后干脆想放弃了算了。可是一想到同修的期盼,一想到明慧再三要求注意技术上的安全时,我又收回放弃的念头。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无法解决,这下我才想起要向内找,发现这里隐藏着许多执着:显示心、好大喜功的心、急于求成的心、干事心、求名心、争斗心。

这时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的一段讲法打入脑中:“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着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法理上清晰后,一切苦恼委屈烟消云散,倍感轻松。在论坛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在自己的电脑上建成了加密系统。但是在给亲戚同修做时,恼人的问题又出现了,原本一切正常接近收尾的时候,总是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状况,因为自己水平有限对出现的问题都不知道该怎样提问,只能从头做。越是这样我越着急,越觉的时间不够,甚至四个整点的正念都不能发完整,向内找时,觉的那些心都在抑制和铲除啊,没找到。这种情况连续出现了三次,常常弄的我一、两点才睡觉,功也没有炼,真觉的快精疲力竭撑不住了。后来,集体学法的时候我讲出自己的状态:三件事没一天做全的,装电脑也老出问题,向内找也找不着,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位同修说这不就是问题吗?三件事都不做了,状态能好吗?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原来为了让同修尽快看到明慧,又陷入了做事中,连法都不学了,这不是本末倒置吗?修炼的人做任何事情,无论是救度众生还是帮助同修,都要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大法是基础是根本,是做好一切事情的保障啊。唉,自己的悟性可真差呀。

认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再从头装电脑便一气呵成,同修的电脑用了二十天的时间。通过这两次的经历,对学法的重要、向内找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为今后更能理性对待技术上的问题打下基础。

亲戚同修自上网一段时间后,经常在集体学法时谈到明慧给自己的帮助、受益,鼓励不能上网的同修也争取自己上网看明慧。虽然目前为止只给一个同修开创了上网的环境,但是只要能对同修的修炼有帮助、能为整体的提高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事情不在做多做少,我的内心都是踏实喜悦的。

正如此文的开头,内心很惭愧,对很多同修来说都在走最后圆满的路,而对于我来说才是修炼的开始。我知道自己还存在诸多不足,还有许多人心观念与执着,今后还会碰到魔难与考验,但是我有信心,因为我有伟大的师尊看护着我,有大法指导着我,有同修关心帮助着我。这里也向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致谢,向伟大的师尊叩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